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毙命
    &nsp;&nsp;&nsp;&nsp;手机更精彩, .q.

    

    &nsp;&nsp;&nsp;&nsp;姜家日子不好过,她为了几百万迷了心,现如今却被一把火烧光了家业,姜二太太心里自然难受至极。

    

    &nsp;&nsp;&nsp;&nsp;丈夫儿女此时跳出来一个个劈头盖脸的指责她,姜二太太一时脑子没转过弯来,受不住这几重打击,半夜一根绳子就把自己吊死在了残垣废墟外。

    

    &nsp;&nsp;&nsp;&nsp;苦主都吊死了,姜家二房此时哪里还敢再追究下去?

    

    &nsp;&nsp;&nsp;&nsp;亲生父母兄弟都不管了,谁还去刨根究底姜心语当初到底怎么死的?

    

    &nsp;&nsp;&nsp;&nsp;那两个跪在公安局门口给自己儿子喊冤的两个老人,很快也吐露了实情。

    

    &nsp;&nsp;&nsp;&nsp;老实巴交的两个山里老人,哪里禁得住萧庭月手底下人的盘问,不过几句话后就兜了底,只说有人给了他们钱,让他们来为儿子伸冤……

    

    &nsp;&nsp;&nsp;&nsp;说是伸冤,可儿子离开家都十几年了,两个老人只当自己这个儿子早就死了,又怎么知道他在外面干了什么事儿?

    

    &nsp;&nsp;&nsp;&nsp;事情到此,已经逐渐露出了清晰眉目,有人私底下嘀咕几句萧庭月拿势压人,可却也不敢公然声张和萧家打擂台。

    

    &nsp;&nsp;&nsp;&nsp;更何况,世人都懂得一个人红是非多的道理,姜星尔现在拿了影后,红的发紫,她又没什么黑点,前途一片锦绣,不知挡了多少人的道儿,岂能不让人生恨?

    

    &nsp;&nsp;&nsp;&nsp;萧庭月在蓉城自来低调神秘,他甚少接受什么采访,也甚少在电视媒体前出现,露面。

    

    &nsp;&nsp;&nsp;&nsp;可这一次,他却难得的将各大媒体一一请来,亲自公开澄清此事。

    

    &nsp;&nsp;&nsp;&nsp;而在记者会后,萧庭月直接让他的私人律师团开始公开起诉污蔑星尔之人,还有散布谣言之人。

    

    &nsp;&nsp;&nsp;&nsp;事情看似已然尽数在掌控之中,此时,却忽然有人跳了出来,声言他曾是方晋南的心腹下属。

    

    &nsp;&nsp;&nsp;&nsp;对四年前的姜心语身亡一事,知之甚详。

    

    &nsp;&nsp;&nsp;&nsp;他愿意出来指证,指证当日杀人凶手到底是谁,他也愿意公然举证,指控方晋南因为恋慕姜星尔,从而花费重金让那杀人犯多担了这一层罪名,替姜星尔瞒天过海了这一切……

    

    &nsp;&nsp;&nsp;&nsp;这个人左手五指齐根斩去,只留下光秃秃的一截手掌。

    

    &nsp;&nsp;&nsp;&nsp;他曾是方晋南的心腹下属,说出来的话,自然更让人信服几分。

    

    &nsp;&nsp;&nsp;&nsp;事情急转直下,对方特意挑在这个时间下手,却是明晃晃的公然打了萧庭月的脸。

    

    &nsp;&nsp;&nsp;&nsp;东子恨的牙痒,立时就要找人去剁了那狗杂碎,萧庭月却眸光锐利看了他一眼:“你就算是杀了他,又怎样,只会更让人以为他说的是实情,我们恼羞成怒了才会出手杀人!”

    

    &nsp;&nsp;&nsp;&nsp;“那现在该怎么办,难不成就任他们这样任意妄为下去?”

    

    &nsp;&nsp;&nsp;&nsp;萧庭月此时亦是心乱如麻,这一颗棋子,想必很久之前就已经布下了吧,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这样的时刻祭出来,还真是一鸣惊人。

    

    &nsp;&nsp;&nsp;&nsp;“东子,别自乱了阵脚,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出对策,解决麻烦,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他们毁了星尔……”

    

    &nsp;&nsp;&nsp;&nsp;……

    

    &nsp;&nsp;&nsp;&nsp;“当时我和方晋南赶到公园的时候,正好听到半山腰处传来一声凄厉惨叫……”

    

    &nsp;&nsp;&nsp;&nsp;“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先是看到了姜心语的尸体,她当时已经没气了,后心窝处插着一把匕首……”

    

    &nsp;&nsp;&nsp;&nsp;“……后来,我们又看到了姜星尔,她当时都吓傻了……”

    

    &nsp;&nsp;&nsp;&nsp;“现场只有姜心语和姜星尔两人吗?”

    

    &nsp;&nsp;&nsp;&nsp;“对,我们去的时候事情刚刚发生,没有发现其他任何人的行踪,而且当时姜星尔害怕成那样,还不停的说自己‘杀人了’,我当时听的清清楚楚……”

    

    &nsp;&nsp;&nsp;&nsp;“再后来,就是你们都知道的了……郭桐被方晋南买通,顶了杀人的罪名,数罪并罚,几个月后就被枪毙了……而真正的杀人凶手,却至今依旧逍遥法外……“

    

    &nsp;&nsp;&nsp;&nsp;“彭先生,可是据我们所知,你早就被方晋南赶走了,这几根手指被斩断,也和方先生有关,你今日的供证,有没有挟私报复的成分在?”

    

    &nsp;&nsp;&nsp;&nsp;“若说没有,那自然是骗人,但我所说,句句都是实情,若有一句,就让我不得好死……”

    

    &nsp;&nsp;&nsp;&nsp;他话音还未落定,忽然一声剧烈闷响,破空而来,而下一瞬,离他最近的那一个手持话筒的记者,缓缓抬手,茫然的抹了一下自己的脸,掌心摊开来,一片血红……

    

    &nsp;&nsp;&nsp;&nsp;而那方才还在对着镜头侃侃而谈的人,却眉心被子弹射出一个血洞,圆睁了双眼,靠在身后座椅上,死不瞑目。

    

    &nsp;&nsp;&nsp;&nsp;死一样的寂静,旋即却是此起彼伏的惊呼和嘈杂大乱。

    

    &nsp;&nsp;&nsp;&nsp;纷沓脚步声连绵而至,无数黑衣持枪凶神恶煞的男人簇拥着一个软布衣衫,面泛苍白的高大的男人,缓缓走入会场。

    

    &nsp;&nsp;&nsp;&nsp;他身侧下属,举枪对准天花板,连开四枪,子弹射穿屋顶,将吊灯打的摇摇欲坠,惊呼声骤然消弭下去,现场一片死寂。

    

    &nsp;&nsp;&nsp;&nsp;所有人抱着头蹲在地上,状似筛糠,颤栗不敢言,连呼吸都紧张的屏住了。

    

    &nsp;&nsp;&nsp;&nsp;“南哥,接下来,怎么做?”

    

    &nsp;&nsp;&nsp;&nsp;身侧下属毕恭毕敬开口,方晋南将搀扶他的人推开,他一步一步,缓缓走上台阶,转身,站定。

    

    &nsp;&nsp;&nsp;&nsp;软布外衫隐约能看到血渍溢出,那是胸口的几处重伤,还未曾痊愈,又因为这一番行动而撕裂出血的缘故。

    

    &nsp;&nsp;&nsp;&nsp;所有下属持枪分列两排站定,将会场所有出口都控制住,方晋南这才望向那些吓的面无人色的记者,缓缓开口:

    

    &nsp;&nsp;&nsp;&nsp;“彭四口出妄言,已经如他所说,不得好死,在场众人,今日之事,谁敢传出去半个字,和他一般下场!”

    

    &nsp;&nsp;&nsp;&nsp;他的声音还透出几分的孱弱,嘴唇泛白干裂,双眸却如鹰一般锐利阴鹫,环视众人,目光所过之处,却无一人敢抬头看他。

    

    &nsp;&nsp;&nsp;&nsp;当夜。

    

    &nsp;&nsp;&nsp;&nsp;萧庭月的宅子里,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nsp;&nsp;&nsp;&nsp;当 他看到方晋南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也不由得微微抬眉,眼底泛出了疑色。

    

    &nsp;&nsp;&nsp;&nsp;“方先生,您来我的府上,是有何贵干?”

    

    &nsp;&nsp;&nsp;&nsp;萧庭月语气并不怎样的客气,两人之间都对彼此心中所想心知肚明,此时 也用不着维持一个面子情。只他这般口吻,方晋南却混不在意,缓步上前,却并未走入宅子。

    

    &nsp;&nsp;&nsp;&nsp;最快小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