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狂妄自大
    &nsp;&nsp;&nsp;&nsp;手机更精彩, .q.

    

    &nsp;&nsp;&nsp;&nsp;“绝不可能!”

    

    &nsp;&nsp;&nsp;&nsp;姜慕生 最是大男子主义,闻言不由得恼羞成怒:“她是我姜慕生的女儿,不姓姜,难不成姓赵?”

    

    &nsp;&nsp;&nsp;&nsp;“未尝不可。手机看小说。gq8。 才是最佳选择!”

    

    &nsp;&nsp;&nsp;&nsp;盛若兰神色平静,毫无退让。

    

    &nsp;&nsp;&nsp;&nsp;姜慕生望着她这张脸,就是这样的神情,就是这样的倔强,就是这样一步都不肯退让,她和当年一模一样。

    

    &nsp;&nsp;&nsp;&nsp;如果她但凡给他服个软,如果她骨子里没有那么的心高气傲,如果她给他一个回头的机会,他又怎么会和她走到这一步……

    

    &nsp;&nsp;&nsp;&nsp;他从来没想过和她离婚,他从来爱的女人,也只有她一个。

    

    &nsp;&nsp;&nsp;&nsp;姜慕生怒到了极致,反而失笑出声:“若兰,你如今图的是什么呢?嫁了一个连姜家门庭都不如的男人,他能给你什么好日子?若兰,我对你的感情,你很清楚……”

    

    &nsp;&nsp;&nsp;&nsp;“啪!”

    

    &nsp;&nsp;&nsp;&nsp;姜慕生愣住了,盛若兰那一双眼眸却明亮夺目,犹如漆黑寒潭一般,几乎洞穿他心底最污秽的一处。

    

    &nsp;&nsp;&nsp;&nsp;这一巴掌,用尽了她的全部力气,手掌心都震的发麻。

    

    &nsp;&nsp;&nsp;&nsp;可盛若兰却又抬起手,又是极重的一耳光不,落在姜慕生脸上。

    

    &nsp;&nsp;&nsp;&nsp;“第一个巴掌,我不为别人,只为我的女儿在姜家受过的 委屈,这第二个巴掌,是为了我的丈夫,你若再敢羞辱于他,姜慕生……”

    

    &nsp;&nsp;&nsp;&nsp;姜慕生此时终是醒过神来,暴跳如雷咆哮出声:“我羞辱他,我羞辱他又如何?不过是个捡了我穿过的破鞋的瘪三……”

    

    &nsp;&nsp;&nsp;&nsp;“慕生……”

    

    &nsp;&nsp;&nsp;&nsp;姜老太太忽然抖抖索索的轻轻唤了一声。

    

    &nsp;&nsp;&nsp;&nsp;姜慕生却是头也不回,理都不理姜老太太,依旧冲着盛若兰大吼:“我告诉你,你若是聪明,就老老实实回我身边来,你跟着那姓赵的穷光蛋,将来有你的苦头吃……”

    

    &nsp;&nsp;&nsp;&nsp;“姜慕生。”

    

    &nsp;&nsp;&nsp;&nsp;盛若兰忽然漠漠笑了一笑:“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嫁给你!”

    

    &nsp;&nsp;&nsp;&nsp;姜慕生目眦欲裂望着面前的女人,几乎要失去理智,恨不得伸手将她撕成碎片。

    

    &nsp;&nsp;&nsp;&nsp;可对着这张脸,这张漂亮无双,世上再找不出第二个的漂亮的脸,他却依旧下不去手。“姜慕生,你也许永远都不会懂我的先生他有多好,我有多么的爱他,遇到他之后,我才知道这世上还有 这样让人幸福感恩的爱情,如果不是为了星尔,这辈子,我都不想再看到你这个人,你有钱又怎样,

    

    &nsp;&nsp;&nsp;&nsp;姜家如何的煊赫又如何,姜慕生,你这辈子都得不到一个真心待你的人,可我得到了。”

    

    &nsp;&nsp;&nsp;&nsp;盛若兰说到最后,轻轻一笑,她再不想看到这个人,更是半个字都不愿再对他多说,她转过身去,却呆住了。

    

    &nsp;&nsp;&nsp;&nsp;不远处的空地上,一字排开数十辆千万级的豪车,而赵正勋就立在一辆车子边,阳光,暖风,树叶沙沙的响,他对着她轻轻的微笑,伸出手来:“兰儿。”

    

    &nsp;&nsp;&nsp;&nsp;盛若兰终是由衷的璀璨一笑,她快步的向着他丈夫的身边走去,走到最后几米的时候,她甚至忍不住的不顾矜持的小跑起来。

    

    &nsp;&nsp;&nsp;&nsp;赵正勋展开双臂,双眸亮的摄人夺目:“兰儿!”

    

    &nsp;&nsp;&nsp;&nsp;盛若兰直接扑入了他的怀中去,那么多人都在看着,有他的下属,有姜家的人,有她曾瞎了眼嫁的那个男人……

    

    &nsp;&nsp;&nsp;&nsp;可是那又如何,她什么都不愿再管了,矜持了半生,她这一次不想再矜持了。

    

    &nsp;&nsp;&nsp;&nsp;盛若兰仰首吻在赵正勋的唇上:“正勋,我爱你……”

    

    &nsp;&nsp;&nsp;&nsp;盛若兰是与星尔截然相反的性子,她极内敛,而又克制沉静。

    

    &nsp;&nsp;&nsp;&nsp;与赵正勋夫妻多年,二人就算相濡以沫,可盛若兰也甚少有这样的真情流露。

    

    &nsp;&nsp;&nsp;&nsp;更不要说,是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是在这般众目睽睽之下。

    

    &nsp;&nsp;&nsp;&nsp;不要说赵正勋惊呆了,就连盛若兰,都在说完这一句之后,整个人羞赧不已,再也不肯抬头看赵正勋一眼。

    

    &nsp;&nsp;&nsp;&nsp;赵正勋知她性情,还以为这一生怕是都不能等到她开口说一句喜欢,今日实是未曾想到,会有这样一番意外之喜。

    

    &nsp;&nsp;&nsp;&nsp;但他心中越是因此喜悦,却反而越发对姜家恨之入骨。

    

    &nsp;&nsp;&nsp;&nsp;数年前姜家和姜慕生对盛若兰的伤害和诋毁,他若不是顾及盛若兰,早已不会纵容姜慕生逍遥至今。

    

    &nsp;&nsp;&nsp;&nsp;但今时今日,他却是绝不会再忍他下去。

    

    &nsp;&nsp;&nsp;&nsp;就凭当年他娶了兰儿却不肯好好待她,以至于她受了这样多的磋磨,赵正勋就恨不得将他活剐了。

    

    &nsp;&nsp;&nsp;&nsp;更何况今日,下属又与他说,姜慕生竟是这般狂妄至极,言语之中更是多有羞辱之意。

    

    &nsp;&nsp;&nsp;&nsp;“兰儿,你先上车,我让人送你回去,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好不好?”

    

    &nsp;&nsp;&nsp;&nsp;盛若兰毫不犹豫点头:“正勋,我只有一个要求,万事都不要牵扯到我的女儿身上。”

    

    &nsp;&nsp;&nsp;&nsp;赵正勋低头轻吻她眉心:“放心,我疼她的心思,不比你少一分。”

    

    &nsp;&nsp;&nsp;&nsp;盛若兰心满意足,快慰笑了起来,亦是踮脚回了他一个吻,柔声道:“我在家里等你回来,别打鼠伤了玉瓶,让我担心你。”

    

    &nsp;&nsp;&nsp;&nsp;赵正勋点头应下,眼看着盛若兰乘车离开,他方才折身对另一辆车子中人道:“萧先生,今日之事,你是什么意思?”

    

    &nsp;&nsp;&nsp;&nsp;萧庭月方才见二人情浓,他身为晚辈,总不好去当这个明晃晃的电灯泡,因此一直未曾下车。

    

    &nsp;&nsp;&nsp;&nsp;此时听得赵正勋询问,他方才拉开车门下来,沉声道:“赵伯父您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nsp;&nsp;&nsp;&nsp;赵正勋微微挑眉,轻哼一声:“事到如今,你还叫我赵伯父?”

    

    &nsp;&nsp;&nsp;&nsp;这是依着从前萧家和赵家的一些交情,萧庭月才没有更改称呼,此时赵正勋话里意思却很明白。

    

    &nsp;&nsp;&nsp;&nsp;赵家如今可不愿意和他萧庭月亲近,因此,这一声亲亲热热的赵伯父,还是不要喊的好。

    

    &nsp;&nsp;&nsp;&nsp;萧庭月微微 垂眸,“就算看在两家交情上,我唤您一声赵伯父也是理所应当。”

    

    &nsp;&nsp;&nsp;&nsp;毕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赵正勋也不会再公然给他没脸,小两口的事情谁都说不清,就像是他和兰儿,谁能想到他们时隔多年又在一起了?

    

    &nsp;&nsp;&nsp;&nsp;“姜家,你预备怎么处理?”赵正勋眸光轻淡扫过姜慕生,却是渐渐眸色沉郁,紧攥的双拳,已是青筋毕露。

    

    &nsp;&nsp;&nsp;&nsp;最快小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