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作呕
    &nsp;&nsp;&nsp;&nsp;手机更精彩, .q.

    

    &nsp;&nsp;&nsp;&nsp;赵靖慈做出一副苦不堪言的表情来连连求饶:“姐,留点面子,留点面子啊……”

    

    &nsp;&nsp;&nsp;&nsp;星尔终于欢快笑出声来。

    

    &nsp;&nsp;&nsp;&nsp;她长大了,成熟了,她终于可以用这样平静的姿态,和他认认真真的道别了。

    

    &nsp;&nsp;&nsp;&nsp;她的心里,也终究不会再觉得遗憾了。

    

    &nsp;&nsp;&nsp;&nsp;如果还有缘,也许将来某一天,她还会再遇到他,但也许,她会爱上另一个优秀的男人。

    

    &nsp;&nsp;&nsp;&nsp;管他呢,谁知道明天会怎样,但是现在,她想要在飞机上好好的睡一觉,然后睁开眼,就是新的一天了。

    

    &nsp;&nsp;&nsp;&nsp;……

    

    &nsp;&nsp;&nsp;&nsp;车子停下,头顶隐约看到一架飞机飞过,将夜幕刺破,划出长长的弧线。

    

    &nsp;&nsp;&nsp;&nsp;她的手机仍是关机的状态,这一路上打了无数次,却永远不能再打通了。

    

    &nsp;&nsp;&nsp;&nsp;萧庭月没有下车,他一个人在车上坐了很久。

    

    &nsp;&nsp;&nsp;&nsp;他忽然有些明白她打这个电话过来是为了什么了。

    

    &nsp;&nsp;&nsp;&nsp;三年时间过去,她再不是当日为了爱情疯狂,不管不顾的那个姑娘了。

    

    &nsp;&nsp;&nsp;&nsp;她终于长大了,成熟了,所以,就连告别,她都不会再如从前那样,用尽决然的手段,不留任何退路。

    

    &nsp;&nsp;&nsp;&nsp;她可以平静的对他说再见,她是真的放下了。

    

    &nsp;&nsp;&nsp;&nsp;如果她一声不说就离开,他心中还会有小小的希冀在。

    

    &nsp;&nsp;&nsp;&nsp;可是这样一个洒脱而又理智的她……

    

    &nsp;&nsp;&nsp;&nsp;他真的不知该怎么做了。

    

    &nsp;&nsp;&nsp;&nsp;曾经轻易就攥在掌心里的人,如今想要握的更紧,可是,却再也握不住,就像是掌心里的沙子,握的紧了,却从指缝中漏下来,全是徒劳无功。

    

    &nsp;&nsp;&nsp;&nsp;……

    

    &nsp;&nsp;&nsp;&nsp;顾星洲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境下见到白芷。

    

    &nsp;&nsp;&nsp;&nsp;她是个很注重自己仪表的女人,不管处在怎样的境地,她都不会让自己看起来有一丝的狼狈。

    

    &nsp;&nsp;&nsp;&nsp;可是现在……

    

    &nsp;&nsp;&nsp;&nsp;顾星洲望着自己租住的公寓里,那个坐在实木地板上蓬头垢面狼狈无比的女人,他甚至有些疑惑,他是不是进错了房间。

    

    &nsp;&nsp;&nsp;&nsp;屋子里隐隐有一股恶臭,难以形容是怎样的一种味道,只是让人觉得直冲脑门,想要作呕。

    

    &nsp;&nsp;&nsp;&nsp;“白芷?”

    

    &nsp;&nsp;&nsp;&nsp;顾星洲立在门口,有些迟疑的唤了一声。

    

    &nsp;&nsp;&nsp;&nsp;那蓬乱的头发里缓缓抬起来一张脸,白的如纸一般,却又似纸上染了点点的污秽。

    

    &nsp;&nsp;&nsp;&nsp;顾星洲大吃一惊,细细看去,才看清楚那些干涸的黑色竟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血渍!

    

    &nsp;&nsp;&nsp;&nsp;“顾大公子。”

    

    &nsp;&nsp;&nsp;&nsp;屋子里忽然又响起一道声音,顾星洲这才陡地发现,公寓里竟然还有人……

    

    &nsp;&nsp;&nsp;&nsp;“你是谁!”

    

    &nsp;&nsp;&nsp;&nsp;顾星洲怒目望向那立在阳台边缘的男人,一步上前,拎着白芷的头发就将她拎了起来:“贱人,你敢带野男人回来羞辱我?”

    

    &nsp;&nsp;&nsp;&nsp;白芷死命摇头,口中发出古怪的‘呜呜’声,却说不出话。

    

    &nsp;&nsp;&nsp;&nsp;“顾大公子先别着急啊,好戏还没开始呢。”

    

    &nsp;&nsp;&nsp;&nsp;东子嘴里叼了一支烟,转过身来看了一眼暴怒的顾星洲,讥诮冷笑出声。

    

    &nsp;&nsp;&nsp;&nsp;“是你?”

    

    &nsp;&nsp;&nsp;&nsp;一看到渺了一目,顾星洲自然立时认出是萧庭月身边的那个得力下属徐问东。

    

    &nsp;&nsp;&nsp;&nsp;“你不跟着你们家萧先生,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nsp;&nsp;&nsp;&nsp;顾星洲当年苦追白芷,白芷却瞧不上他,转脸就和萧庭月苟且在了一起。

    

    &nsp;&nsp;&nsp;&nsp;时隔多年,他将白芷睡了,白芷服服帖帖的跟着他,他却又没有那种扳回一局的快感。

    

    &nsp;&nsp;&nsp;&nsp;因为萧庭月根本对白芷毫无感情,毫无任何在意情绪。

    

    &nsp;&nsp;&nsp;&nsp;所以他这所谓的‘胜利’,也不免太过可笑。

    

    &nsp;&nsp;&nsp;&nsp;此时看到徐问东出现,顾星洲心底竟是有了微妙快感。

    

    &nsp;&nsp;&nsp;&nsp;面上装的再怎样毫不在意,实则心里还是觉得耿耿于怀吧。

    

    &nsp;&nsp;&nsp;&nsp;“我当然不是闲的发慌吃饱了撑的才来顾大公子这里,若不是这贱人犯到了我们家太太……”

    

    &nsp;&nsp;&nsp;&nsp;东子摘了嘴里烟,眼底带了几分讥讽笑意看向顾星洲:“顾大公子,这贱人暗害我们太太,被我们抓了一个正着……”

    

    &nsp;&nsp;&nsp;&nsp;“你们太太?”

    

    &nsp;&nsp;&nsp;&nsp;“对,我们太太。”东子口气决绝,毫无任何迟疑:“我们先生说了,这辈子只有一个太太。”

    

    &nsp;&nsp;&nsp;&nsp;顾星洲松开手,将白芷推倒在地上:“你们帮你们太太出气,找我干什么……”

    

    &nsp;&nsp;&nsp;&nsp;“因为我们发现了她的另一个秘密,而这个秘密,却和顾大公子有关。”

    

    &nsp;&nsp;&nsp;&nsp;东子一步一步走到白芷身边,白芷伏在地板上,整个人剧烈的颤着,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音,唇角却有血渍缓缓沁出。

    

    &nsp;&nsp;&nsp;&nsp;“什么秘密!”

    

    &nsp;&nsp;&nsp;&nsp;顾星洲对萧庭月的态度很复杂,一方面,他不得不承认萧庭月是个人物,另一方面,出于男人的攀比心和嫉妒心,他却又对萧庭月的一切,都厌恶嫉恨。

    

    &nsp;&nsp;&nsp;&nsp;“顾大公子难道不想知道,您自己为什么会对她这样难以割舍?”

    

    &nsp;&nsp;&nsp;&nsp;东子抬脚踢了白芷一下,一个小小的黑色盒子,从白芷裙摆下滚了出来。

    

    &nsp;&nsp;&nsp;&nsp;顾星洲不由得深深蹙眉,那种让人作呕的恶臭,越发浓重了。

    

    &nsp;&nsp;&nsp;&nsp;他不由得掩住口鼻向后退了一步:“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臭 ?”

    

    &nsp;&nsp;&nsp;&nsp;东子却面不改色,沉沉一笑:“顾大公子难道以前都没有发现异样?这可是顾大公子,每天都在品尝的好东西啊……”

    

    &nsp;&nsp;&nsp;&nsp;顾星洲大惊:“你胡说什么!这么臭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品尝!”

    

    &nsp;&nsp;&nsp;&nsp;“顾大公子可真是贵人多忘事……”

    

    &nsp;&nsp;&nsp;&nsp;东子将那盒子踢到顾星洲的面前,盒子并没有封死,随着滚动盒盖分开,却是一块血肉模糊的肉团滚了出来,随着那肉团滚出,恶臭的味道越发浓密刺鼻,几乎将整个屋子都充斥满。

    

    &nsp;&nsp;&nsp;&nsp;顾星洲连连后退几步,胃里一阵翻腾,再忍不住的俯身干呕起来。

    

    &nsp;&nsp;&nsp;&nsp;“顾大公子想知道这是什么吗?”

    

    &nsp;&nsp;&nsp;&nsp;东子却依旧是面不改色,只是微微蹙了蹙眉。

    

    &nsp;&nsp;&nsp;&nsp;人的尸体炼出来的尸油,那味道自然让人作呕,可东子能有今日,什么场面没见过?

    

    &nsp;&nsp;&nsp;&nsp;顾星洲是锦衣玉食的公子哥,可他徐问东,却是从最底层爬上来的,自然没这么娇贵。

    

    &nsp;&nsp;&nsp;&nsp;“这什么东西,你赶紧给我扔出去……”

    

    &nsp;&nsp;&nsp;&nsp;顾星洲几乎快要把胆汁都吐出来了,可房间里的臭味越来越浓烈,他开口说了一句话,复又弯腰吐了起来。

    

    &nsp;&nsp;&nsp;&nsp;东子却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他。毕竟,他还没将实情讲出来呢。

    

    &nsp;&nsp;&nsp;&nsp;最快小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