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星尔,我在这个房间等你
    星尔下颌微扬:“你也知道赵导的规矩啊,我这个女主角的一切都要保密保密再保密,所以……方先生是我的私人保镖,我在国内的一切活动,出行,都由他来负责安保工作。”

    萧庭月二十四岁接手萧氏集团,自那一日开始,他从未尝过什么叫挫败感,可这一瞬间,他看着方晋南护在她的身前,他看着星尔信赖的立在方晋南的身后。

    方晋南在他完全不知情的时候,已经知晓了星尔的行踪,已经到了她的身边去,甚至,不惜屈尊去做她的私人保镖。

    就算当日被顾庭安设计,让他差点背负上杀死爷爷的嫌疑之时,他也未曾有过这样的无力和挫败之感。

    “姜小姐,宴会已经开始了,方才赵导还在问您……”

    方晋南已经收回视线,回眸温声对星尔说道。

    “好啊,我也正想回去,总不好让人以为我这个新人耍大牌吧。”

    星尔言笑晏晏说着,方晋南眸色柔软,将她护在身后,两人转身,往宴会厅走去。

    萧庭月立在那里,视线中是她窈窕绝美的一道背影,护着她的方晋南,是蓉城黑道中赫赫有名的人物。

    三年前,他对她即有情,三年后,他对她情意越发深重。

    而星尔,却对他并无排斥,甚至,颇为信赖。

    方晋南这般人物,并非碌碌之辈,三年之前,他为星尔那一次事故摆平一切,就已经在他心中种下挥不去的一片阴影。

    他待她不是最好的一个,可他曾是她最爱的那一个,所以他所向披靡。

    但是,今日呢。

    萧庭月知道自己如今该克制,不该乱了分寸,不该让她对他越发厌烦,但让他这般眼睁睁看着她从他面前,由另一个男人护着离开,他却仍是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星尔,酒会结束之后,我在这个房间等你,如果你不来……”

    他话音落定,她倏然停步转过身来看向他:“萧先生,你是在威胁我?”

    “如果你认为是威胁,那就是威胁好了。”

    星尔微微扬眉,“随便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我不会来的。”

    “赵靖慈的安危你也不顾了吗?”星尔一直都没有动怒,从他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从他逼着她借一步说话,从他方才强吻她那一下,她都在克制着,没有让自己动怒,但这一刻,在他说出这句话之时,她的怒火忽然无法遏制的衍生而出

    。

    “萧先生,你知道我的性子。”

    “星尔,你也知道我的性子。”“好,真好。”星尔怒极反笑:“你想怎样就怎样,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反正你萧先生从来都是这样无所顾忌为所欲为的人,你如果想动阿慈,你尽可以去,他若少一根头发有一丝不好,我与你拼命就是!

    ”

    星尔说完,转身就走,方晋南目光涔涔落在萧庭月脸上,片刻后,他讥诮淡淡一笑跟上了星尔的步伐。萧庭月没有再开口,也未曾再追上去,他点了一支烟,转身走了几步,伸手,将那方才已经推开一条缝的门全部推开,然后他走进去,虚掩了门,却未曾开灯,他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指间星点的微光浮

    动着,他的脸容却沉没在这黑暗之中,再也瞧不清楚了。

    星尔回去与众人应酬了一番之后,拨了赵靖慈的电话。

    他正睡的沉沉,被星尔电话吵醒却也不生气,趴在被窝里睡眼惺忪的听她在耳边唠叨。

    待听到星尔说让他这几日回家去住,注意安全,赵靖慈立时睡意全消,直接坐了起来:“是出什么事儿了?”

    “我遇到萧庭月了。”

    赵靖慈先是一怔,旋即却又 释然,她既然回国拍电影,那么早晚都会和萧庭月遇上。

    “总之你这几日先回爸妈那里吧,要出门要最好带人一起。”

    “他难不成还想再绑架我一次?”

    “再?”

    赵靖慈一直都未曾对星尔说起过那件事,可是眼下,很显然的瞒不住了。

    待他说完,星尔深蹙了眉心;“我知道了,我会解决好这件事,你不用管了。”

    “姐,你想怎么做?你……心里还有他吗?”

    星尔的手指摩挲过冰凉的杯壁,她的眸光却是渐渐变的决然:“阿慈,我不会再回头了。”

    那些久远的噩梦,已经彻底的结束了,她再不会回到十六岁那一年,也再不会去做那个低到尘埃里的姜星尔。

    母亲给了她这一条生命,不是让她这样作践自己的。

    她素来眼中揉不下一粒沙子,他身边的莺莺燕燕,她也没有兴趣与之周旋。

    酒会结束,星尔又被赵导拉着介绍给他的一些圈内朋友和前辈,方晋南从酒会开始就一直尽职尽责的守在星尔身边。

    虽和其他保镖一样,都带了黑超,但他这样气度根本遮掩不住,这一会儿功夫,已经吸引了不知多少眼球和目光。

    就连赵导都笑着打趣对星尔道:“早知道你这个贴身保镖是这般风采,电影里也留一个角色给他了。”

    傅竟行送了赵导和剧组众人离开,星尔却没有上车。

    “姜小姐还有事?”

    傅竟行客气询问,星尔微微颔首:“还有一点私事。”

    “那我让司机在楼下等着姜小姐。”

    “多谢。”星尔点头致谢。月朗清辉满地,星尔静默立在月下,看傅竟行走到傅子遇身侧,两人不知说着什么,肩上忽然多了一条披肩,她回首看去,却是方晋南在她身后,对上她的目光,他有些不自在的别过脸去,声音轻柔:“外

    面有点凉,怕你冻着。”

    这可是六月的天气,又怎会冷?

    星尔摇头失笑:“你先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

    她话音刚落定,慕浠白的声音忽然清冷传来:“你是去见那个男人?”

    方晋南微微蹙了眉,却没有开口,只是沉默立在星尔身后。

    “小白,你怎么还没走?”

    “你很想我赶紧走?”星尔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慕浠白酒会上多喝了一点酒,此时有些微醺,说话也大胆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