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可我真的吃醋了……星尔
    他伸出手,指腹将她唇上沾染的他的血渍轻轻抹去,离的那么近的距离,他的声线就擦着她的耳廓,撩动着她最敏感的那一寸神经。

    隔了三年,他仍是清晰记得,她最怕的,最敏感的,就是他亲吻她耳的时候。

    男性的气息强烈滚烫,他嗓音微沉里含了一丝愉悦的低笑:“星尔的味道,还和三年前一样呢……”

    星尔抬手,手背蹭过被他手指拂过的地方,他笑,她亦是笑的媚色生香:“萧先生,三年未见,您年岁渐长,脸皮也越发厚了。”

    “星尔。”

    萧庭月唇角的笑意一点一点敛去,神色认真深沉:“星尔,跟我回家去,好不好?”

    星尔垂眸笑了,抬手将鬓边微乱的发拂到耳后:“萧先生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请让开,我该回去了。”

    “星尔……”“我不喜欢吃回头草。”星尔淡淡看了他一眼:“我也不喜欢重蹈覆辙,萧先生,我现在过的生活,让我很快乐,很享受,我不想回到从前,也从来都没有想过再回到从前,所以,以后,不要再来找我,各自

    安好吧。”

    “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三年?”

    星尔眨眨眼轻轻笑了:“那你的手下办事效率还真是低的让人发指。”

    “赵家人将你保护的太好,而我,又不愿与你在意的人撕破脸……”

    “多谢,他们确实是我在意的人,不,该是这世上,我最重要的人。”

    “这个圈子不适合你,星尔,如果你喜欢,我亦是可以筹备电影让你过足戏瘾……”

    “不用。”星尔抬起手制止他说下去:“我现在就很开心,也很过瘾,我无所谓进哪个圈子,我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

    她本来就不打算进娱乐圈,拍这部电影只是纯粹的喜欢这个剧本,她请的假已经快要结束,她很快就要重回瑞士去念书,她明年夏天就要毕业,余下这些时间,她都会把精力放在毕业设计上。

    她很忙,她没有时间再来应付这些过去感情上残留的琐事。

    “不要再来找我,如果我觉得厌烦的话,萧先生,我会让你如那过去三年一样,再也找不到我的踪迹。”“而现在。”星尔扬唇一笑:“你该感激我涉足了这个圈子,拍了这部电影,能让你通过大荧幕再次欣赏到我的美色,哦对了,我还要顺便告诉你一句,如果你现在心脏依旧很好的话,那就无所谓了,因为在

    电影里,我和很多男人都有感情戏,如你方才所见,还有裸露的戏份,我的身材很棒,所以我没有用替身……”

    “你在让我吃醋,是么星尔?”

    星尔忍不住扬眉:“萧先生真是幽默,您如今只是我久不联系的前夫,何来让你吃醋一说?”

    “可我真的吃醋了……星尔。”萧庭月忽然又上前一步,光影迷离之中,他低头望着她,镜片后的那一双瞳仁,有微弱火光在隐隐跳动,他贴近她,额头几乎要抵在她的额上:“如果我早一些知道你拍了这样的戏,我会不顾一切把你劫回

    去,哪怕你恨我,也在所不惜……”

    他并不是这样喜欢情绪外露的人,在他们短暂的婚姻之中,也往往都是她主动的比较多一些,他连回应都少的可怜。

    她知晓他自来都是性子较为清冷的一类人,从前她身边也有追求者,可他却从未这样直截了当的说出过他吃醋了。

    但星尔也只有一瞬的失神。

    他吃醋又如何?

    因为她如今依旧美丽无双,因为她如今身边依旧围绕那么多的男人,因为她如今没有沉寂黯淡下去,因为她比三年前还要美艳动人,所以他看不得她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但若是一切相反呢?

    如果她失去了容貌,没有赵家人这样的庇佑,如果她现在潦倒凄惨,再仰或,她是可以随意被人欺凌的弱小无助的蝼蚁,那么萧庭月,还会是这样的反应吗?

    他大约依旧该是高高在上的那个救世主嘴脸,他大约会对她说,姜星尔,你以死相逼要离婚,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可她现在依旧活的精彩,所以他才会心有不甘。

    就如他曾深爱过的那个女人白芷一样。

    如果白芷不是落魄归来,如果白芷依旧是数年前高高在上的女神,他面对她时的心境,大约也与此时面对她姜星尔没有分别吧。

    男人忘不掉他永远不曾得到的那一个,可却更忘不掉,原本属于他,可却又离开他不再回头的那一个。

    盛若兰把自己毕生的血泪教训都一一说给了女儿知道。

    星尔方才知晓自己从前错的多么离谱,她先失去了自己,将自己的自尊践踏在尘埃里,又怎能换来男人的珍惜和重视?

    可她如今做这一切,却也并非是要他回头继续纠缠不放,她从来都是绝不肯重蹈覆辙的人,她只是在提醒着自己,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我也不会让这如果发生,萧先生,一切都结束了!”

    星尔深吸一口气,抬起手腕,她腕上带了一枚精致的手镯,直到她按下手镯上一粒凸起,开口说话那一瞬,萧庭月才知晓这手镯还有另外的功效,可他却已经来不及制止。

    走廊的尽头,很快传来男人沉稳的脚步声,光束自他背后打来,只隐约看到那人极高的身影轮廓,却又莫名透出几分熟悉。

    萧庭月不由蹙眉,星尔却已经伸手将他推开:“萧先生,还请自重。”

    “星尔……”

    “姜小姐。”

    那迎面走来的男人却已经开了口,晕黄灯影之下,他的脸容逐渐清晰,眉梢下有一道隐约的伤疤横亘,要他整个人都透出阴鹫森寒的气质来。

    萧庭月蓦地攥紧了手指,方晋南却已经快步走到星尔身边,伸手握住她手臂,将她护在了身后。

    “这位先生,请你立刻离开这里。”萧庭月眸子微倏,眸光滑过方晋南,又落到星尔脸上:“星尔,他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