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狠狠咬在了他的唇上
    星尔还未开口,慕浠白却忽然一笑,他唇生的菲薄,笑起来却春水浮动一般的艳色:“她不方便,你看不出来?”

    萧庭月眸色骤然阴鹫锐利望向慕浠白,慕浠白却笑意越发不羁了几分:“怎么,小爷的话你听不懂?”

    空气,瞬间凝滞。

    傅子遇清晰看到萧庭月面上神色瞬间变了,而他周身,更是怒气高炽缭绕。

    “小白!”

    星尔伸手轻轻将慕浠白拉到一边:“小白,你先去座位上。”

    慕浠白却不肯走,星尔复又握了他手臂将他拉到一侧:“小白,我很快就回来……”

    “那个男的他对你有意思。”

    慕浠白缓缓开口:“姜星尔,你瞧不出来?”

    他这般声调,萧庭月自然清晰入耳,垂在身侧双手,已然攥紧到极致,手背上根根青筋毕露,仿似下一瞬,就会按耐不住,将这重重一拳砸在慕浠白脸上。

    “星尔。”

    傅子遇忽然开了口:“你今日还叫我一声二哥,不妨给二哥一个面子,借一步说话,好不好?”

    星尔与傅子遇并无恩怨,又有秦姒的情分在,无论如何,星尔都不会这样公然下了傅子遇的面子。

    她微微颔首,笑道:“二哥,您这话说的,我又怎会不给二哥面子?”

    “小白,你去座位上等我,帮我给赵导说声抱歉,就说我很快回去。”

    慕浠白闻言,深深看了星尔一眼,薄唇紧抿成线,却是转身走了。

    星尔瞧他走了,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这家伙,也不知怎么了,性子这般古怪。

    萧庭月转身向外走,星尔心内轻叹一声,今晚这样的场合,她本就是众人的焦点了,人人都盯着她,恨不得找出她的一丝纰漏出来,她实不想再和萧庭月起了争执,落入有心人眼中。

    星尔将长长裙摆提起来,随同他向外走去。

    傅竟行没有说话,直到二人身影都看不到了,他方才看向傅子遇,目光中含了探寻。

    傅子遇深知,星尔很快就会大红大紫,她的过去自然会被人挖的滴水不漏,她的经纪约签在傅竟行的星耀传媒,傅竟行早晚都会知道她和庭月的过往,因此,也就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

    “不瞒您说,星尔和庭月,三年前曾是夫妻。”

    傅子遇这话一说出来,傅竟行这样持重的人都有些懵了。

    “可……姜小姐瞧着这样年轻,据说之前还在念书……”

    傅子遇微微苦笑了一声:“他们认识的时候,星尔才十六岁,他们领结婚证的时候,星尔还未到二十岁,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星尔执意离婚,离开了蓉城,这三年,庭月一直都没能忘记她。”傅竟行不由得眉宇深蹙:“电影很快就会上映,上映后姜星尔必定会大红大紫,你知道的子遇,她一旦红了,她的所有过往,都会被人挖出来,艺人没有可言,我有些担心,这些过往会被有心人恶意的

    描黑,于她名声不利……”

    “那你有什么打算?”

    傅竟行沉吟了几秒钟:“凭借我和萧先生的力量,还是可以将过去种种全都压下去的,只是,瞧着萧先生今日的反应……”

    傅竟行摇摇头,没有再说话。

    萧庭月一直走到走廊尽头,他伸手推开门,然后站定,回身看向星尔走来的方向。

    走廊里的灯光自然没有宴会厅内那般明亮,可这样晕黄的淡淡绯色的光芒,却将她晕染的越发美好了几分。

    鲜红的长裙此时被覆上了淡淡朦胧的光泽,她的肌肤从那霜雪一样的白,变成了此刻柔软娇媚的蜜色。

    三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

    她变了,曾经身上娇憨的任性的那些孩子气,此时却全都蜕变成了娇媚的女人味。

    化了淡妆的那一张脸,越发长开了一些,眉目之间已经风情万种。

    星尔停了脚步,婉转的眉微微蹙了蹙:“萧先生,你想和我说什么?”

    萧庭月的手从门扶手上移开,他肩背靠在门框上,深浓的眉眼锁定她,只有她。

    “你知道的。”

    星尔忽然轻漫的笑了一笑,直接转过身去。

    “星尔。”

    萧庭月的声音影影绰绰传来,星尔的步子顿了一下,依旧向前走去。

    “姜星尔!”

    他拔高了一截声调,她听出了那暗沉微哑之中,压抑不住的隐怒。

    他在生气什么呢?

    星尔忽然很想笑,怎么,是她这个前妻表现的不和他的心意?

    星尔停了脚步,只是她没有转过身来,她的姿态是轻漫而又闲适的,她的语调也是亦然:“萧先生,那我就再问一次,您找我有什么事?”她的话音刚刚落定那一瞬,被鲜红礼服紧紧裹住的纤细曼妙的腰肢,忽然就落入了一个滚烫的掌心之中,而下一瞬,她的身体在他怀中半转,脊背骤然贴在冰冷墙壁上,后脑勺却落入他的掌心,而他另一

    手撑在她脸色,就这样将她禁锢在窄小的空隙之中,四目相对。

    “萧先生,这里人来人往,您是想明日就和我上个头条?”

    星尔红唇潋滟,眼底波光粼粼的含着笑,可他却听出了她话音里的愠怒。

    可他太想她,他什么都不想管,也并不想去理会会不会被人盯上,被人拍下来这一幕,盯上又怎样,拍下来又如何。

    他什么都不想管,他只想吻她。

    他这样想着,他也这样做了。

    星尔被他摁在墙上,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他的唇压下来那一瞬,星尔忽然瞠圆了一双漂亮的眼瞳,不躲,不闪,在他的唇落下来那一刻,她张开嘴,狠狠咬在了他的唇上。

    温热的鲜血立时涌入口腔,耳边听得他吃痛的倒抽冷气之声,星尔松开牙关,萧庭月抬手,手背抹在唇上,鲜红血渍触目惊心。

    可他镜片后的一双眼瞳,却如火滚沸热烈,灼灼夺目。

    “星尔……”他忽然就笑了,唇角还有嫣然鲜血,那笑妖孽却又勾魂,时隔三年,她以为自己心如磐石,可无可否认的,这一瞬,她的心仍是微微激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