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公然丢脸
    不管顾星洲是将她视若珍宝的疼惜,还是后来,顾星洲也开始糟践起她来。

    萧庭月的眼里,都再也没有了她的存在。

    白芷有一次无意中听人说起萧庭月,说他手指上常年带着一枚婚戒,说他依旧对那人念念不忘。

    她回去后曾大醉了一场,她曾经也是他念念不忘的那一个,可是如今呢?

    所以,她不怕,她等着,她等着姜星尔也成为下一个白芷,甚至比她白芷还要惨!

    因为她当年的转身离开,庭月那些年一直惦记着她,她从白若和父亲那里知晓,当年她离开之后,庭月不也是戴着他们昔日的

    情侣戒指不肯摘下,一心一意想着她?

    可她回来之后,又是何等境况?

    当初有姜星尔乱了他的心,将她白芷一步一步逼入这样的境地,那么姜星尔将来,也会遇到赵星尔陈星尔,让她重蹈她白芷的

    覆辙。

    她等着那一日,等姜星尔一无所有,等她怎么把那张让人作呕讨厌的脸低下来,她要过的更好,至少也要比姜星尔过的好,她

    更不能失去顾星洲……

    更何况,段家振,就要出狱了……

    白芷想到这个名字,今时今日,依旧会如深重的梦靥一般让她不寒而栗。

    如果是三年前,是庭月仍在不遗余力帮她的时候,她定然不会有这样的顾虑。

    可是如今,她和庭月之间,已经再无转圜的可能,顾星洲又是这般境况……

    白芷真是觉得匪夷所思,顾太太这女人忒心狠了一些,堂堂的长子嫡孙,这样优秀的一个继承人,竟是说舍弃就舍弃了。

    顾家如今一应大事,跟着顾太太出面的都是顾家小儿子顾平洲,往日根本不起眼的小儿子,如今渐渐也能独当一面了,还有顾

    家的那个三小姐,一个姑娘家好生去做她的千金小姐好了,也跟着来凑热闹。

    而顾太太更是放了话,顾家的产业将来一分为二,顾小姐也有一份。

    顾星洲最初也未曾将顾太太的决定当一回事,他向来是顾家最优秀的一个,顾太太对他更是寄予厚望,弟妹资质平平,难当大

    任,他早晚还要回去挑大梁,可后来眼睁睁瞧着顾太太手把手的把弟弟带出来,顾星洲是再也坐不住了。

    男人爱女色,可更爱江山,没有了顾家继承人这个闪耀的身份,谁还会把顾星洲给放在眼里?

    可他从小被人捧着长大,怎会愿意主动去向顾太太低头?

    顾星洲满腹怨气无处撒,也曾想过和白芷一拍两散,只是不知为何,每每狠下心来要分手,可最多三日,他就如犯了毒瘾一般

    心里长草了往白芷那跑。

    这边割舍不下,那边又舍不得到手的家业拱手让人,顾星洲两难之下愁绪不展,整日借酒浇愁,白芷知他心中烦躁,越发温存

    小意的哄着他,瞧着他被哄的心情好一些之时,方才软语劝他去找顾太太求和。

    亲生母子怎会有隔夜的仇恨?只要一方先低头,顾太太有了台阶下,哪里还会一直和自己儿子计较下去不肯原谅?

    顾星洲被白芷说动,两人商议一番,特意备了厚礼择了一日顾太太在家,专程回了顾家一趟。

    孰料顾太太听得下人说长子回来了,最初还心中宽慰高兴无比,可刚迎出来,却看到了跟在顾星洲身后的白芷。

    因着今日要见长辈,白芷特意打扮的得体优雅,连妆都不敢化的太过,只是淡淡的薄敷了一层脂粉,浅驼色的束带大衣,长发

    也规规矩矩的扎了起来,该是十分讨长辈喜欢的样子。

    白芷也有信心,白家虽然落败了,可她却比姜星尔那样打小在山村里长大的女孩儿出身好的多,更何况她又不是那种空有相貌

    的无脑草包,她必定能做好顾星洲的左膀右臂。

    可没想到顾太太瞧见她就如瞧见了洪水猛兽一般,那眼神恨不得能直接吃了她。

    白芷当时就如一瓢冷水泼在了头上,整颗心都沉了下来。

    顾太太的脸阴沉无比,抿紧了嘴立在那里不说话,目光从白芷身上又移到顾星洲脸上,神色里却带了愤怒,和彻骨的失望。

    白芷心头一凛,赶紧推了顾星洲上前,孰料顾太太毫不给面子,冷笑一声,转身直接就往楼上走去,还扬声吩咐佣人:“……把

    门户给我看好了,别什么阿猫阿狗的都给我往家里放!”

    当着一屋子佣人的面,顾星洲吃了这样一个没脸,当即也恼了。

    他总不能和自己母亲发脾气,自然所有怒火都发泄在了白芷身上,若不是她怂恿他回来求和,他这个堂堂的顾家的大少爷怎么

    会在下人面前丢这样大的脸?

    顾星洲转身把提来的礼品砸在了白芷身上,白芷慌忙抬手护住脸,饶是如此,却还是被**的纸盒子砸的手臂生疼,顾星洲

    砸了东西上车就走了,白芷双眼通红怔怔然的立在那里,咬的牙根生疼,只觉一口气提不上来,就要晕死过去。

    换了心脏之后许久都不曾再有过的心痛忽又冒了出来,白芷按住隐隐作痛的心口,一遍一遍劝自己不能再动怒,冷静一点,再

    冷静一点,如果这颗心脏再出事,一切就全都完了……

    顾家的佣人自然也没有人理会白芷,顾星洲驾车离开之后,管家甚至阴阳怪气的开口赶白芷离开。

    白芷强咽下了这口气,甚至依旧落落大方的将一地狼藉收拾妥当,这才转身出了顾家的宅子。

    顾太太自始至终都站在二层的落地窗后看着庭院里的这一幕。

    白芷的种种做派她都看在眼中,不由得眉宇蹙的更深更紧。

    自己生的儿子,她当然了解的透彻,顾星洲实则并不是个过分倔强的孩子,自小到大,顾太太对他管教严格,可他却也未曾如

    这一次这般,生出过这样的逆反心理来。

    白芷到底有什么地方吸引了星洲,让他如此的欲罢不能?

    顾太太原本以为顾星洲在外面吃点苦头就会受不住,老老实实分手回来,可却实在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和白芷在一起过了一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