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情敌满天飞
    但慕小爷很快被打脸了。

    试镜的一场戏是和女主初见的戏份,风华正茂的年轻军人回乡探亲,遵母命去宋家拜访,与宋红缨初见钟情。

    慕小爷没想到一次试镜,都是和女主角亲自对戏,慕小爷更没有想到,这女主角这样的漂亮,差一点就把他实力碾压了。

    慕小爷更没有想到,他和这个漂亮的女主角对戏的时候,他竟然害羞了……

    慕小爷死都没有想到,宋红缨掀开布帘子从闺房走出来,一双妙目水汪汪却又火辣辣的看着他,渐渐又羞怯的脸红到耳根那一

    刻时,他整个人都被看懵了。

    他完全忘记了一个演员的职业操守,完全忘记了下一步该做什么,该说什么台词。

    经纪人闭目哀嚎,真想让自己一头碰死在墙上。

    星尔也有些吃惊,可她很快反应过来,将自己的台词又说了一遍。

    慕小爷这一次回过神来了,可他却直接把台词跳到了后面的戏上去——

    “宋红缨,你嫁给我,给我当媳妇儿呗!”

    星尔懵了,好一会儿,赵导却是拍拍手笑了起来,他一笑,众人也跟着笑了起来,星尔摇摇头轻叹,也跟着笑了。

    慕浠白却似还未出戏,依旧盯着星尔,直到人家转身进了休息室,他还像是愣头青一样,想要追过去。

    “行了行了,以后有你追媳妇的时候,现在,小白啊,你回去第一件事,剃头,染发,听见了吗?”

    赵导笑眯眯的开口,经纪人还没回过神来,慕浠白却已经点了头:“好,那我什么时候进组?”

    “你准备妥当随时可以。”

    “那我下午就过来。”

    “我们剧组的规矩小白你知道的吧?”

    慕浠白点点头,转身直接把手机丢给了经纪人:“我下午进组,手机你收着。”

    “你……这是决定接了?”

    经纪人接住手机,还有些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这也太轻易了吧,就试镜成功,接了这个男二号了?

    “接啊,这么漂亮的女主角,我不接,谁能接?”

    “可这是男二号啊……”

    “但他是女主角的老公。”慕浠白抬手摸了摸下巴,真好,他能光明正大和她拍亲热戏了。

    没看剧本就接戏的 慕小爷不久就后悔了。

    尼玛,他这个老公,新婚三个月就走了,然后一晃五十多年过去,再出场他就成负心汉老头儿了……

    亲热戏呢?卿卿我我呢?

    洞房花烛夜灯一关他连人小嘴儿都没亲上呢,他都恨不得和后面演朝香宫亲王的那个日本演员换一换了。

    再后来,拍到宋红缨冰天雪地解开衣服救美国大兵加西亚那一场戏的时候,慕小爷差点就要冲上去砸摄影机了。

    一向目中无人高傲自负牛逼轰轰的慕小爷,一夜之间发现,他多了很多隐藏的情敌。

    男主角就不说了,慕小爷就不打算正眼看人家一眼,那些掳走宋红缨的日本鬼子,朝香宫亲王什么的,甚至连民间抗日联队里

    的男性队员,都成了慕小爷看不顺眼的对象。

    而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让慕小爷十分讨厌的,却是他随同部队到台湾之后,以为宋红缨死了,心灰意冷之下遵从上级意思娶的

    那个妻子。

    在他看来,一个男人喜欢过宋红缨这样漂亮的女人之后,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宋暖这样的庸脂俗粉嘛。

    是了,剧中只有两场戏,加起来不到一分钟戏份的钟崇礼后娶的那个台湾妻子,扮演者就是星尔昔日的大学同学宋暖。

    钟崇礼之所以答应娶了她,就是因为她也姓宋,所以剧中干脆用了宋暖的本名。

    宋暖进剧组的特别晚,兼之因为她和女主角没有任何交集,所以宋暖自始至终都不知道女主角扮演者是谁。

    最开始她知晓能和慕浠白对戏,她简直要兴奋死了,可莫名其妙的,慕浠白好像特别的讨厌她,平日拍对手戏的时候,慕浠白

    更是一秒出戏,离开镜头就像根本不认识她似的。

    宋暖是在后来电影拍完,开始后期制作和宣传的时候,她才知道女主角是谁,又在看到慕浠白望着姜星尔时的眼神时隐晦猜到

    ,他为什么会那样的讨厌她,当然,这种种一切,宋暖都把债记在了星尔的身上,并且翻出一桩陈年旧事,意图狠狠的报复星

    尔一次。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时间回到星尔离开蓉城的第三年。

    电影刚刚拍完,还在后期制作阶段,剧组所有演员都在保密状态,萧庭月的人盯了赵靖慈一整年,却离奇的发现这一年星尔与

    赵靖慈都无任何来往,与赵家亦然。

    而在这一年中,顾星洲与白芷之间渐渐爆发出了各色掩不住的矛盾,据说,顾星洲曾在一次酒醉后,对友人吐露过他后悔了,

    还曾试着询问林瑞妮如今的境况。

    可林瑞妮半年前已经在国外嫁了人,如今怀了身孕。

    而顾太太仿似铁了心,开始亲力亲为的带着小儿子经营家族产业,竟似真的不会再让顾星洲回顾家来。

    曾经围在顾星洲身边的那些狐朋狗友渐渐也散了,渐渐也不再有人肯借钱给他,顾星洲一掷千金惯了,怎么能忍受这样束手束

    脚的生活?

    他们已经搬了一次家,将那一栋豪华公寓退掉,换了稍微普通的寓所,甚至在最初的捉襟见肘的时候,白芷将顾星洲送她的订

    婚戒指都退掉了。

    可饶是如此,连个人之间仍是一次一次的开始爆发大规模的战争,当又一次的争吵之后,顾星洲连着一个星期都没有回来,当

    他再一次回来的时候,白芷在他的衬衫衣领上,看到了一抹嚣张的口红印。

    这一年来在蓉城,白芷也曾与萧庭月见过几面,只是随着顾星洲的处境越来越尴尬,她连见到萧庭月的机会都失去了。

    不在一个层次一个世界的人,自然交集也是少的可怜。

    而在那仅有的几次见面中,也不过是匆匆一瞥的短促相见,萧庭月从不曾正眼看过她,从来不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