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这一句‘前姐夫’,真是刺耳
    赵小爷原本还有些心惊肉跳,可在看清车后排坐着的那个男人是谁时,他却反而彻底放松了下来。

    “我要是没认错的话,这是我前姐夫吧?”

    赵小爷开口一句话就能把人气一个半死,可萧庭月面上却没有露出丝毫不悦,仍是那样不动如山的平静。

    萧庭月眸色静静掠过赵靖慈那张越发妖孽起来的年轻脸庞,不知为何,从前还不觉得,现在再看赵靖慈,竟觉得莫名和星尔有

    些肖似。

    若说唯一没变的,大约就是两年前他瞧赵靖慈不顺眼,如今,依旧不顺眼。

    尤其这一句‘前姐夫’,更让他觉得刺耳。

    但是……

    他与星尔姐弟相称?

    萧庭月换了一个闲适的坐姿,薄唇含了淡淡笑意望向赵靖慈:“三公子还是和从前一样,孩子气十足呢。”

    赵靖慈闻言立时就要炸毛,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说孩子气。

    打小大哥把他当小孩子,一直到如今,赵靖之仍是潜意识中把他当幼稚的小孩儿看待。

    还有星尔,整天拿年纪压他一头,欺负他,在家里搞的他一点地位都没有……

    赵靖慈刚要反击,忽然想到了什么,赵小爷气定神闲的翘了二郎腿看向萧庭月:“我就是幼稚,就是孩子气,又怎么了?我有人

    疼有人宠啊,哪里像某些人,孤家寡人一个,怕是晚上被窝都暖不热!”

    萧庭月眸子一倏:“这么说来,三公子是有人暖被窝了?”

    赵靖慈得意洋洋:“当然有,还是个顶顶出名的大美人儿,追求者无数,但是偏偏,她谁都不喜欢,整日就和我腻在一起,同吃

    同住同睡,你说羡慕人不羡慕人!”

    星尔和盛若兰相认,与赵靖慈赵靖恩双胞胎兄弟是异母的亲姐弟这些事,因为星尔自己的意愿,除却赵家几人之外,无人知晓

    他们的关系。

    赵靖慈每一句说的都是实情,其实不过是他们姐弟的日常,但听在并不知情的萧庭月耳中,这一切意思却又变了。

    赵靖之为什么这般上心,千方百计阻挠他知晓星尔下落,难不成是为了给他亲弟弟铺路搭桥抱得美人归?

    这两年来,难不成真如赵靖慈所说,星尔已经与他住在一起了?

    眼见萧庭月脸色阴沉下来,赵靖慈心中却不免畅快无比,让他这个负心汉欺负他亲姐姐,如今就该让他好好瞧瞧,离了他萧庭

    月,还多的是男人喜欢她,他赵靖慈就是头号迷弟!

    “萧先生今日来找我,到底是所为何事?”

    赵靖慈抬腕看表,目露几分的不耐出来。

    他可没工夫和他歪缠不清,他姐现在又不在瑞士,连他都不知道在哪封闭着培训呢,那赵老头儿的保密工作向来做的最好,狗

    仔上天入地的都拍不到一丁点线索,更何况萧庭月怕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她姐要去拍戏了……

    “我找三公子,为的自然是星尔,还请三公子帮我带句话给星尔,我想见她一面。”

    萧庭月说的客气,赵靖慈却下巴颏儿一扬:“那还真是不巧了,我姐早就说了,她这个人呐,向来是最不喜欢吃回头草的,尤其

    是被别的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吃过的回头草,她更是想一想就觉得恶心……”

    萧庭月神色越来越阴鹫,闻言似是真格动了大怒:“既然三公子不愿意帮我带话,那今日可要给三公子说声抱歉了。”

    他话音落定,对下属摆一摆手:“把三公子请回去,好生安顿起来,千万别慢待了,三公子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来见我。”

    萧庭月说完就要下车,赵靖慈瞧见他动真格了,不由也有些慌神,“萧庭月,你敢限制我人身自由,我大哥知道了饶不了你!”

    萧庭月眉稍微动,声音清冷:“三公子,我既然敢这样做,那就必定有后手,三公子还是好好想一想吧。”

    赵靖慈眼睁睁看着萧庭月下车,上了其他车子直接离开,他这才傻了眼。

    他就这样莫名其妙被人给禁锢了人身自由?

    赵靖慈‘失踪’第二日,赵靖之就直接飞来了瑞士。

    赵靖慈铁了心不肯说出星尔行踪,萧庭月硬顶住赵家压力不肯放人,赵靖之怕赵靖慈会被慢待受到磋磨,亦是不敢冒然用强硬

    手段,三人一时之间僵持下来,直到蓉城那边传来萧南山病重的消息,萧庭月才不得已将赵靖慈放回去,启程回了蓉城。

    萧南山病重却并非‘人为’,顾庭安被萧庭月的人明里暗里看管的滴水不漏,有了上次萧老爷子的前车之鉴,萧庭月又怎会让顾庭

    安再一次得逞?

    萧南山旧疾复发,又赶上蓉城今冬大寒,十年未遇的酷寒侵袭,很多老人,病人都没有捱过去这个寒冬。

    萧南山病的厉害,萧庭月亲自组织了专家团队会诊,才让他的病情稳固下来。

    萧南山病中糊涂,又有顾太太在一边哭天抹泪,不免再一次对萧庭月提起让顾庭安重回萧家之事。

    从前萧南山提起这些事,萧庭月敷衍过去也就罢了,但这一次,萧南山却大有不肯罢休之势。

    萧庭月斟酌再三,终究还是决定寻一个合适的时机,将过往种种,对萧南山和盘托出。

    一个秉性阴狠毫无人性嗜杀亲爷爷的不孝之徒,又怎么还可能重回萧家门庭?

    萧南山一向以为自己这个小儿子只是有些顽劣罢了,却未曾想到,他竟大逆不道到了如此地步。

    顾庭安再一次去医院探望萧南山的时候,萧南山就未曾再与他见面,此后数次,顾庭安都未能在医院见到萧南山,他自然知晓

    ,过去种种,大约萧南山已经心知肚明,所以他才会选择不再见他这个儿子。

    顾太太为此与萧庭月大闹一场,可依旧无济于事,萧庭月如今独掌萧氏,萧南山再不过问外界之事,将萧家所有大小事务一概

    交到长子手中,春日将来之时,他远赴海南养病,自此再不理会蓉城之事。

    而他此去海南,没有带顾太太同行,却将顾庭安带在了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