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时隔两年了,他还想对星尔死缠烂打
    赵靖之睨他一眼,笑容浮于表面:“萧先生请说,赵某洗耳恭听。”

    萧庭月眸色沉沉端凝:“我想请问赵公子,星尔现在何处。”

    赵靖之闻言不由笑出声来:“萧先生这话问的真是好笑,星尔这样一个大活人,自然是想去何处就去何处,谁还能藏得住她不成

    ?”

    “赵公子既然不愿说,那也好,我自会去找她,只是……今日我多嘴一句,若今后有得罪之处,还请赵公子海涵了!”

    萧庭月说完,起身就向外走,赵靖之脸色一沉,霍然起身:“萧先生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们赵家人都是好欺负的?两年前萧

    先生你派人跟踪阿慈,我瞧在过去的情分上并未计较,怎么,你当真以为我赵靖之这般好说话了?”

    萧庭月停了脚步,回过身去看着赵靖之,讥诮一笑:“赵公子,明人不说暗话,我心里想的什么,您清楚的很,我之所以跟踪三

    公子的原因,您心里也明白,我知道星尔这两年的行踪,大抵都和你们赵家,和赵家的三公子有关……”

    “萧先生,我也不妨告诉你,我这个人没什么长处,也没什么缺点,唯一就是,我赵靖之护短,极其护短,只要事情牵扯到我的

    两个弟弟,不管是何事,我都会为他们摆平……”

    “这么说,赵公子是想要和我彻底撕破脸了?”

    “不敢。”赵靖之淡淡一笑:“只要萧先生不越了我的底线,江湖再见,依旧是朋友,可若是萧先生想让两年前的事再重来一次,

    我也不介意撕破脸。”

    “好。”萧庭月怒极反笑,他放下身段好生来与赵靖之说,既然无果,那就干脆硬碰硬好了。

    他如今终于没有后顾之忧,可以让星尔回来,给她安稳无忧的生活,那么,任何人都没有可能阻拦住他。

    赵靖之看着萧庭月转身向外走,他面上笑容终是一点一点敛去。

    倒真是不曾想到,时隔两年了,他倒是还未曾对星尔歇了心思,还想这样死缠烂打上去。

    他也得给靖慈和瑞士那边的下属好生交代一番,凭萧庭月的能力,他就算花费一些功夫也能找到星尔所在,但有备无患,总是

    还要让他们心中先警醒起来。

    ……

    星尔的试镜很成功。

    就算没有赵正勋出面,没有这一份人情在,赵导演也对星尔极其满意。

    而更让星尔吃惊的是,赵正勋在提出修改剧本之后,赵导演看了看星尔,直接就答应了。

    就连赵正勋都吃惊不已:“……我记得你从前可是九头牛都拉不回的性子,怎么这一次这么容易就应下了?”

    赵导演是个完全没有架子,十分随和的老人,闻言就笑道:“我之所以答应,是因为我捡到了星尔啊。”

    “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剧本是根据一位旅美的华人作家的小说改编的,原著中的情节是,宋红缨在被日本人抓去之后,就在遭遇凌辱之前,遇到

    了日本的宗室朝香宫亲王,亲王本就是反战派,同情中国人民的遭遇,红缨美丽勇敢,亲王对其一见倾心,方才将她保下……”

    赵导演说到这里,又是一叹:“我本来将这一段剧情删掉了,因为我原本以为,我找不到一位如原著中描写的一样的美丽女子,

    可是现在,既然我找到了星尔,那么这一段剧情拍出来,也是能服众的,何乐不为?”

    星尔闻言不由有些脸红,她在萧庭月那边栽了很重的一跟头,以至于离开蓉城很久,在瑞士念书的这两年,很多人见到她第一

    眼都惊为天人,连连赞叹,可她却从不曾真的当真,以为自己就美到天上人间独一无二了。

    如今见这享誉国际的大导演这般赞叹于她,星尔身为一个年轻小姑娘,又怎能不欢喜?

    只是欢喜之余,心中终是滋生了几分说不出的怅惘。

    就算见过她的人都称赞于她的美貌,就算赵导演也这般赞赏于她的容貌,可是又如何?

    在萧庭月的心里,她依旧还是一无是处的那一个,比不得他的白月光。

    唯一的庆幸,也大概就是,她现在想起从前,也能十分坦然的想起了,就算会有难过和痛楚,可却已能自己克制住。

    赵正勋满眼疼爱的看了星尔一眼,又握了握盛若兰的手:“既然这样,那我和她妈妈也就不担心了,孩子交到你手里,我很放心

    。”

    “拍我的戏,可是要很能吃苦的,正勋你当真不心疼?”

    “年轻人历练历练,也是好事。”

    “还有一点,在电影拍摄完成之前,我还需要星尔签一份保密协议,你知道的,我拍电影向来如此,就算女主角定了她,可也不

    能透露出去分毫,任何社交工具上,星尔都不能提起有关电影的一切,直到拍摄结束……”

    “既然答应让她来拍,那自然是遵循你们的意思。”

    赵正勋看向星尔:“星尔呢,你觉得赵导演的条件你能不能接受?”

    星尔自然能接受,她本来也不是为了出名,为了谋利。

    只是纯粹的喜欢而已。

    签完保密协议,星尔回去收拾一番,翌日就要开始封闭培训。

    瑞士那边请了一年的假,过些日子赵靖慈只能一个人回去上学,而星尔要留在国内,继续各项专业培训。

    盛若兰依依不舍,宝贝女儿还没在她身边享几天福,又要进组去吃苦。

    非但要学骑马,格斗,开枪,毫无任何拍电影经验的她,自然要比其他演员更辛苦。

    送了盛若兰赵正勋和赵靖慈一行回瑞士,星尔直接拖了箱子去了剧组培训的基地,到了基地第一件事就是把一应的通讯工具都

    交了上去。

    星尔向来都是做事极有恒心毅力的那一类人,她既然对拍电影感兴趣,想要好好演这一部戏,自然会投入百分百的心力去做好

    。

    而赵靖慈在回到瑞士的第二日,中午从学校下课刚出校门,还没走到公寓楼下,就被两个中国男人给‘请’到了一辆黑色的越野车

    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