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两年未见,他瘦了很多
    星尔一说,盛若兰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她连剧本都没有再看,合上来推到星尔面前:“星尔,你还这么年轻,学业优秀,前途

    光明,咱们不去趟这趟浑水……好不好?”

    星尔咬了咬嘴唇,没有吭声,盛若兰不由轻叹一声,知晓她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她是真的很喜欢,很想去尝试。

    赵正勋眼见两人之间有些僵持,他赶紧开了口:“不如这样,星尔如果真的很想试一试,我们一家一起回去一趟,我与我那老朋

    友见一见,看看有些剧情能否更改一下……”

    盛若兰又看向女儿,见她眸子亮闪闪的,颇是期待的样子看着她,她只得无奈的轻轻摇头:“你啊……”

    “妈……”星尔笑嘻嘻拉着盛若兰的胳膊晃了晃:“你最疼我了,我保证,就这一次,等到拍完我就乖乖回来继续念书,工作……”

    盛若兰佯怒的瞪她一眼:“你就是不念书不工作又怎样,难不成我还养不了你一个?”

    星尔就抱着盛若兰在她身上扭股糖似的拧来蹭去,磨的盛若兰完全没脾气了,只得松口应下来:“那还是先听你赵叔叔的,总之

    我是有底线的,决不允许你在大荧幕上袒胸露肉的……”

    “妈……什么袒胸露肉啊,人家那是为艺术献身,是必要的,也是正常的好嘛!”

    盛若兰抬手戳在她眉心上:“你少拿这些话来唬我,我好好的女儿,可是绝不能演这样的戏码,让人背后指指点点的……”

    星尔吐吐舌尖:“好啦,我知道啦。”

    反正她说了也不算,国师肯不肯改戏还是个未知数,如果人家不改,盛若兰又不肯松口,她也只能谢绝这一次机会了。

    ……

    “爷,小爷,我的小祖宗,算是我求求您了,您就去试镜一下那个男二号怎么样?”

    经济人一路跟在他家小祖宗的身后,连声的哀求。

    可不管他怎么说,怎么求,慕小爷依旧是嚣张无比的一句:“小爷我踏进娱乐圈时就说过,除了男主角,我什么都不会演!”

    “可这是国师的电影啊,要冲击奥斯卡的啊,男主角是好莱坞一线,拿过奥斯卡金像奖的啊,你知道多少一线男明星都要挤破头

    了吗?你知不知道就像是梁影帝那样的,都直截了当的说能在里面打酱油都愿意……”

    “他们愿意是他们的事,小爷我不愿意,我可是有原则的!”

    慕浠白点了一支烟,停了脚步靠在骚包的跑车上,他的头发又换了颜色,是现如今还没流行起来颇惹人非议的奶奶灰。

    慕浠白的白粉们刚刚捏着鼻子接受了他的一头粉色头发,可这小爷一夜之间又成了这样……粉上他也真是糟心的事,心脏病都

    历练好了。

    经纪人嘴皮子都要磨破了,慕浠白完全不为所动,他真是要吐血了,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儿,这辈子他做了慕浠

    白的经纪人。

    人家别的偶像小鲜肉都把粉丝捧在手心里宠,偏生他们家这位爷,向来以和粉丝对抗为乐趣。

    别的小鲜肉偶像剧一部一部演,吸粉无数,偏生这位小爷,对偶像剧嗤之以鼻,整日热衷于什么惊悚,暴力,变态……

    但也许粉丝也是斯德哥尔摩属性的,慕浠白越是牛逼的不**他们,跟他们唱反调,她们一个个的越是爱他爱的死去活来,硬生

    生将这位爷拱上了国内第一流量小生的宝座。

    “算了,不演就不演吧。”

    经纪人仰天长叹:“到现在女主角还没定下来,男二号人设其实也不怎么讨喜,不演就不演吧。”

    慕浠白掐了烟,吊儿郎当靠在车门上:“女主角现在还没定下来?不就是一村姑吗?这么大中国还找不到一个合适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国师他老人家多挑剔,又要漂亮,又要上镜,又要新面孔,身手还要好,英文又要讲的醇正,还要有拍戏的灵

    气……中国多少年才出了巩俐章子怡,哪有那么简单呐。”

    慕浠白耸耸肩:“国师他老人家现在眼光也不行了,瞧瞧之前挑出来那女主角,绿豆小眼,前后平板,没一点女人味儿,我倒是

    要看看,这一次能挑个什么天仙出来。”

    “不好说,万一当真挑个天仙出来了呢?娱乐圈怕是又要洗牌了……到时候你别后悔没演这个男二号!”

    “我倒是想看看,这天底下有女人漂亮的让我心甘情愿演男二号没有!”

    慕浠白开了跑车门:“不和你废话,我一哥们儿从国外回来,这两天别找我,小爷我不开工。”

    经纪人急的跳脚:“和苏总约好了拍杂志封面啊!”

    “推到后天去!”

    “那可是芭莎,开年封,慕浠白!!!”

    “小爷不稀罕,要么等着小爷我的时间,要么换人呗!”

    慕浠白一脚油门,车子窜的无影无踪,经纪人恨不得拿头撞墙,他能申请换个正常点的艺人带带不?

    ……

    京城赵家迎来一位不速之客。

    赵靖之听到佣人通报之后,却是头也未抬,又在书房忙碌了一个小时,方才慢条斯理的从书桌后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略微僵

    硬的颈椎,缓步走下楼来。

    萧庭月正站在楼下的落地窗前,身子笔挺,长身如玉,脊背挺直,不动如山。

    赵靖之与他原本算是略有几分交情,但时至今日,二人除却没有公然的撕破脸之外,却是当真再无任何往来。

    听得楼梯上传来的脚步声,萧庭月缓缓转过身来:“赵公子。”

    近两年时光未见,他比记忆中的样子消瘦了一些,整个人气质也略显沉郁。

    若说从前,赵靖之对他最深的印象就是,温文尔雅,去清风朗月一般,那么今时的萧庭月,却更添了几分的阴鹫和锐利。

    “萧先生,别来无恙啊。”

    赵靖之淡淡一笑,吩咐佣人上了新茶。

    萧庭月不动声色的落座,待到赵靖之低头饮了几口茶,他方才将茶盏放下,不紧不慢的开了口:“今日来拜访赵公子,不为别的

    事,我不妨开门见山的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