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摊牌
    “给我一点时间考虑一下可以吗?我的家人,可能会不太会支持。”

    “当然。”马导演态度很是和蔼:“姜小姐,我们很看好你,很希望你能回国去试镜,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不瞒你说,赵导希望

    凭此片去冲刺奥斯卡的……”

    星尔闻言却是一笑:“这些对我来说并不是 最重要的,不瞒您说,我对于演戏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我只是对宋红缨这个人

    物很感兴趣。”

    她们有一点很像,而这一点像,是打动她的最重要原因。

    戏中钟崇礼在台湾另娶,结婚生子,儿孙绕膝,纵享天伦之乐,知晓宋红缨还活着的时候,他对宋红缨十分愧疚,想要见她,

    补偿她,可宋红缨至死都未曾答应和钟崇礼见面,更遑论去接受他的歉意和补偿。

    闻君有两意,特来相决绝。

    宋红缨苦等的是那个与自己情投意合的丈夫,一心一意的丈夫。

    当知晓钟崇礼有了新的家庭之后,在宋红缨的心中,她和钟崇礼的这一段婚姻和感情,就已经彻底的了断了。

    她们都是飞蛾扑火一样的女人,她们都是决绝而又坚韧的性子,她们都是宁折不弯的那一类,在知晓男人有了二心之后,无论

    怎样都绝不允许自己再妥协,回头。

    “那我们等你的消息,无论如何,我们都希望姜小姐你试一试。”

    “好,这样吧,三日后,我会给您回电话。”

    “那不打扰姜小姐了。”

    星尔送了他们上车离开,她也结账回家。

    剧本依旧还在她手里,她又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

    关上灯,已经是地球的深夜。

    星尔闭上眼,眼前仿佛已经有了一个鲜明的年轻女孩儿的影像。

    初嫁时秀美娇憨的女孩儿,怯怯的站在高大帅气的丈夫身后,他知书达理,忧国忧民,说的都是她听不懂的一些话,可她知道

    他说的都是对的。

    新婚分别时她哭成泪人,可他依旧义无反顾跨上战马回归部队保家卫国。

    她追在他的马后,哭喊着他的名字,他骑在马上红了眼圈,却不肯回头看她一眼。

    ‘红缨,国家已到最危险的时刻,我辈必要前赴后继以身赴险,救国民于水深火热……”

    “红缨,守好家门,多多念书识字,等我回来。”

    一别再无音讯,她用羸弱的肩膀撑起整个家,战火烧到家乡,公婆相继离世,她带着幼子在乱世里挣扎,她渐渐明白了他的决

    绝,他信奉的那些信仰。

    她投身民间抗日队伍之中,苦练枪法,渐渐让敌寇闻风丧胆……

    ……

    星尔这一夜都未能安睡,待到黎明将至,她困倦入睡后,梦中自己却仿佛变成了宋红缨,随着她或喜或悲。

    她想,如果一个人一辈子可以有机会去体验一下另外一个不同的人生,那么,这想必也会成为她人生历程中,最难得的一个体

    会。

    她很想去试一试。

    只是不知……盛若兰那一关,到底怎么过。

    盛若兰对她的疼爱,远远超过了对赵靖慈兄弟的宠爱,她似是恨不得将全世界最好的一切都给她,将从前她亏欠的,尽数都补

    偿了她。

    如果她是玩票性质的,盛若兰想必会直接让赵叔叔给她投资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轻轻松松的拍完,拍的美美的。

    可拍国师的电影,却绝不可能有这样的特权。

    而她也不喜欢这样的特权。

    更何况,这一部电影拍下来必定艰苦无比,还有那些尺度较大的戏份,盛若兰又怎么肯让她宝贝的小公主去拍这样的电影?

    星尔早晨起床时就顶了两个黑眼圈,下楼吃饭的时候还在想着心事。

    待到盛若兰下楼来,星尔终究还是选择第一时间对母亲摊牌。

    赵正勋和赵靖慈父子俩都有些讶异,赵靖慈还好,毕竟之前星尔收到名片时就曾笑着说过她对拍戏有些兴趣。

    可赵正勋却觉得很吃惊,他自问待星尔如亲生女儿一样,星尔又是这般讨人喜欢的性子,他没有女儿,也愿意娇宠若兰的女儿

    ,将来星尔的前程是不用担心的,他难道还会亏待她?

    可星尔怎么就有了进娱乐圈的想法?

    赵正勋不免有些不解,那个圈子可着实乱的很,星尔放着锦衣玉食的小公主不做,怎么想着去受这种罪?

    盛若兰若知晓自己这个女儿向来都有自己的主意,她既然开了口,八成已经有了决定。

    而她在和女儿相认之后,她更是从来都不舍得让女儿失望,违拗她的心愿。

    星尔说出口,见盛若兰面色如常,并无太大的反应,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将事情一五一十和盘托出。

    赵正勋闻听导演是那位赫赫有名的赵国师,倒是一乐:“这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若当真是我这个老朋友执导的,星尔去试

    试,触触电也是个好事儿。”

    “你们认识?”盛若兰不免吃惊询问,国师的名头那样响亮,哪个国人没听说过?

    可她却从未听赵正勋提起过。

    赵正勋闻言就笑道:“我们俩脾气投缘,又是同姓,当年我也曾投资过他的一部文艺电影,没赚到什么钱,甚至还赔了不少,但

    后来我仍是支持过他几次,直到后来他声名鹊起,不再需要这样辛苦的拉投资,这才作罢,他还一直都说欠了我一份情呢。”

    这虽然是赵正勋的说笑,可却也侧面说了两人关系亲厚,星尔没想到还有这样一出,不由得心头微喜,若有这样的渊源,家中

    长辈自然不会再担心她去拍戏受委屈或者受欺负,有赵叔叔出面,盛若兰大约也会很放心,不再阻拦了……

    那么如今,唯一的隐忧就是电影中的大尺度戏份了……

    “星尔你很想去拍这部电影吗?”

    盛若兰虽然心中放心了一些,可她最在意的却还是女儿的想法。

    星尔点点头,干脆又拿了剧本递给盛若兰:“我很喜欢剧本,我也很喜欢这个人物,只是……里面,有两场戏,可能会有些尺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