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她要让他知道,这世上爱慕她的男人,不知凡几
    她总能证明自己,她总能让他明白,她爱他的心,从来都没有变过。

    而一个男人,就算他再怎样的决绝,再怎样的冷硬,对于一个全身心爱她的女人,他又怎能做到全然的狠心和无动于衷?

    她只是太过爱他,所以连伦理道德都不顾及了,可她曾是多么骄傲而又清高的性子?

    他不忍心再伤她了,这已经是他能对她残忍的极限。

    白芷不知自己是怎样回到的家中,白家的宅子一片死寂,连微弱灯光都没有。

    白芷将车子停好,隐约听到房子里传来几声哽咽,随即却又是东西砸碎的声音。

    她只觉得头疼难忍,转身预备向外走,白若却一阵风一样从房子里冲出来,冲到她身边,狠狠推了她一把。

    白芷被推的踉跄摔倒在地,白若却愤怒至极的哭喊出声:“你就是个丧门星,白芷,你把我们一家都害死了,马上房子没了,车子也没了,你让我们一家子怎么活?离开蓉城我们去哪里?去喝西北风?”

    白忠林闻讯出来,见到小女儿对着大女儿又是吼又是叫,他这次却并没有出言阻拦,反而立在一边,冷眼看着。

    他就是要让白芷知道,如果她毫无价值了,那么就连亲生父母,也不会将她当成一回事儿。

    白芷撑着膝盖站起身,春寒料峭,她身上衣衫有些单薄,在冷风中只是稍立片刻,整个人就被冻透了。

    可比这料峭的风割在身上还要冷的,却是这薄凉的骨肉亲情。

    如果她能狠心一点,如果她能决绝一点,她又怎会被白家和白忠林拖累到这一步?

    如果不是有他们在背后吸血鬼一样祸害着她,她又怎会和萧庭月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白芷从未曾这样恨过,恨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亲人,恨自己为什么身在这样的家庭。

    她将所有委屈和愤恨全都咽下,她平静的望着白忠林:

    “那你们说,要我怎么做?只要你们愿意,只要能把白家从困境中拉出来,你们让我去做什么,我都愿意!”

    白芷脸色苍白,一字一句,轻轻出口。

    白忠林脸上浮出虚假的一抹笑来:“阿芷啊,我就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

    白忠林示意佣人上前将白芷扶进房间,又瞪了白若一眼:“你怎么敢对你姐姐动手?还不给我滚回房间去!”

    白若刚欲反驳,忽地又想到了什么,嘴角溢出淡淡冷笑,竟是不吵也不闹,直接上楼去了。

    白芷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坐着的,那个被自己称作父亲的男人。

    光影晦暗的世界里,白忠林却像是伺机而动的兽类一般,眼瞳亮闪闪的望着她。

    白芷有时候都忍不住相对白忠林说,你半截身子都埋在土里了,还汲汲钻营做什么,不如干脆死了拉倒。

    可她却比任何人都清楚,白忠林这样的人,最怕的就是死,就算苟且偷生一般的活着,活的像是阴沟里的老鼠一样,他也要活下去。

    “阿芷,你这孩子向来就讨男人喜欢,爸爸也想明白了,与其这样苦着你,让你在姓萧的跟前受尽委屈,还不如跟着一个喜欢你疼爱你的男人……”

    白芷眼帘微微垂着,“您是又给我找好了下家了?”

    “怎么算是下家?你现在单身一人,谈恋爱结婚再正常不过了,更何况,那人多年前就喜欢你,现在又肯花费追你,自然会对你好……”

    白芷心头微微一动,恍惚猜到白忠林所说的人是谁了。

    果不其然。

    “顾家的大公子,对你上心的很,阿芷啊,你若是跟了他,爸爸和你妈妈还有妹妹,以后的日子也就有保障了……你想想看,打从你和你妹妹出生到现在,哪里吃过苦头,过过苦日子,还有你妈妈……”

    “那顾星洲已经订婚了,你不知道?是了,萧庭月当初没有和姜星尔离婚时,你就恨不得立时把我塞过去了,更何况只是订婚。”白忠林被女儿这样讽刺,却连丝毫的羞恼都没有:“那又怎样,哪个公子哥儿外面不金屋藏娇几个?阿芷,你可别糊涂,顾星洲顶着这么大的压力也要留下你,这可是你唯一的机会了,你别告诉我你还想着

    萧庭月,你看看我们白家如今被祸害成什么样了?”

    白芷惨淡一笑:“行啊,我这一副身子要是还能卖个好价钱,我也甘愿卖了,但是白忠林,我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你从我身上榨取到这可怜的价值……”

    她如今已经无路可走,离开蓉城她能去哪里?

    与其被白忠林操纵着许给那些让人作呕的男人,还不如跟着顾星洲。

    可她却也不会让顾星洲这般容易就得手。

    怎么说顾星洲也是蓉城赫赫有名的人物,她借此要让庭月知晓,这世上爱慕她的男人,不知凡几。

    顾星洲都有未婚妻了又如何,还不是照样为了她神魂颠倒?

    白忠林闻言大喜,立刻让白芷梳洗打扮了一番,就亲自开车把她送到了顾星洲所说的那个酒店外。

    白忠林颇有眼色的不曾跟进去,侍应生领着白芷往包厢走去。

    还未走到包厢门口,就隐约听到了里面嘈杂无比的人声。

    侍应生正要叩门,白芷却抬手制止了他。

    “你先去忙吧,我稍等下再进去,先打个电话。”

    白芷礼貌开口,从皮夹里拿出一张钞票递给侍应生,侍应生道谢转身离开,白芷拿了手机,却没有拨号,复又往门口方向走了一步,屏息听着内里的说话声。

    “星洲,我可记得当年你狂追咱们白大美人,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大美人的眼光可不是一般的高,当年和那位确定关系,可着实轰动一时,星洲,我可记得很清楚,那时候,咱们哥几个还陪你大醉了一场呢……”“陈年往事还提它做什么,再说了,美人又如何,如今也不过是个落魄潦倒的破落户罢了,旧情人一丁点情面都不留,星洲现在就是让她跪下来抱大腿,她也不会有二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