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蓉城不会再有人听到白家和白芷这样的字眼
    “白小姐,别来无恙啊。”

    秦姒倒是先开了口,她的声音娇软动人,闻之骨头仿佛都能酥了醉了,白芷却觉一盆冰水霍然从头顶浇下,将她整个人都浇了

    个透心凉。

    “秦小姐。”

    白芷不知自己怎么开的口,就连声音都仿佛不是自己的了。

    事发到今日,已经整整过去五天,她每一天都像是踩在刀刃上,等着头顶悬着的利剑落下来,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而此时,那利剑终于落下来了,不管是何结果,她却反而一点一点的平静了下来。

    白芷对秦姒笑了一笑,又看向傅子遇:“傅先生,给我五分钟时间,我把文件放好。”

    傅子遇神色冷淡,微微颔首,揽了秦姒细腰走到了一边。

    白芷深吸了一口气,弯下腰,将散乱一地的文件捡了起来,一一整理好,方才回到自己办公桌前。

    她关了电脑,将桌面收拾了一下,这才在同事们有些讶异又好奇的目光之中,挺直了脊背,向傅子遇身边走去。

    这一路走过去,不过短短一分钟时间。

    可这一分钟内,她却想了很多很多。

    六年前……不,她回来蓉城,已经将近两年了,该是八年前的事了。

    那时候她也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她站在傅子遇和霍霆琛这些传说中的男人面前时,也不过是落落大方的跟着喊一声,二哥,

    大哥。

    他们待她亦是十分的客气,亲和,霍霆琛不苟言笑,傅子遇却更好相处一些,偶尔还会与她说几句玩笑,真的将她当作弟妹看

    待。

    可如今,不过数载光阴,一切全都变了。

    他们看着她的目光里,含了冷漠,厌弃,她白芷,已经全然变作了洪水猛兽一般的人物。

    白芷在傅子遇的面前站定,秦姒不知去了哪里,这样也好,她真是很讨厌秦姒,讨厌看到她那张恃宠生娇的脸。

    “傅二哥。”

    白芷轻轻开口。

    傅子遇的眉毛微微蹙了蹙:“白小姐,我来,是替庭月问你一句话。”

    白芷自嘲一笑:“怎么,他连见都不愿见到我了?”

    傅子遇微微颔首:“确实,你们之间的问题,原该你们自己来解决,但是庭月说,他实不想看到白小姐你,所以,才让我来问一

    问你。”

    白芷有些微微的恍惚,她回来近两年,就算他们之间越来越生疏,越来越冷漠,可他却也从未曾这样直截了当的说出对她的厌

    弃。

    “他想问什么?”

    “白小姐很早就和顾庭安坑壑一气了吧。”

    白芷又是一笑,眼底却浮出淡淡泪光:“如果不是为了他,我为什么会被顾庭安糟践?”

    傅子遇冷笑一声,站起身来:“这些话,也就骗骗小孩子吧。”

    “傅二哥,我对庭月的感情,我想你们都很清楚,我承认,我心里放不下他,我想和他重修旧好,我不该在他和姜星尔结婚之后

    ,还存了这样的心思,可我敢对天发誓,我从来没有想过去害庭月……”

    “可是白芷,你没有想过害他,但是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害他。”

    “还有,傅二哥这个称呼还是算了吧,我和白小姐,如今不过是上下级的关系,更何况,很快这上下级的关系,也要不存在了。

    ”

    “你要开除我?”

    傅子遇微微挑眉:“怎么,不可以?非但如此,从这一刻开始,整个蓉城,不会有一家公司录用你……白芷,以后,蓉城不会再

    有人听到白家两个字了……”

    白芷整个人都颤栗起来:“我不相信庭月会这样对我,他曾说过,他希望我好好的工作,生活,过正常人的生活……”

    “庭月是说过,可是那是对从前那个善良的白芷所说的,在你做了这么多事之后,你觉得你还能去过所谓的正常人的生活?”

    “子遇,你和她说这么多干什么?庭月只是让你解雇她,可没让你与她说这些废话。”

    秦姒面上带了几分的不满神色,立在傅子遇的身后,婉丽的眉微微蹙着。

    傅子遇捏了捏她的手,“我们家姒儿不高兴了……是呢,是我的错,不该与她说这些话,我们走吧?”

    秦姒点头,挽住他的手臂:“嗯,我肚子饿了,你带我去吃好吃的……”

    傅子遇自然无有不应,白芷怔愣的看着傅子遇和秦姒离开,很快,她就会收到人事部的辞退函,很快,整个蓉城建筑业内都会

    知晓,白芷这个人,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得录用,很快,蓉城将不会再有白家这两个字出现……

    包括她白芷。

    这是他给她的报复,他终于还是知道了,他终于知道她一步步算计着为的是什么,他终于还是彻底的,将他们之间所有的情分

    都斩断了。

    就算他明知道她这样做不过是因为太爱他想要回到他的身边去……

    白芷绝望的瘫坐在椅子上,过往种种,犹如走马灯一般在她眼前浮翩闪过。

    是从哪一步开始的,她走错了?

    明明在她最初回来蓉城的时候,他是怜惜她的,他帮她打离婚的官司,帮她对付段家振和段家,他抱她去医院,他唤她阿芷,

    他说希望她将来会过的好,希望她会幸福,明明那时候,他待她那样的好……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错了?一切都错了……

    她怎么就走上了这样一条不归路,她怎么就……让她和他之间,有了这样一条永远都无法跨越的鸿沟呢……

    不,他不会这样绝情,他对她仍是有着旧情的,若非如此,他又怎会这样手下留情?只是让她离开蓉城而已?

    是了,因为他知道,她是爱他的,她做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爱他,更何况,之前种种,到底还是他误会了她,更何况,还有姜

    星尔将她推下扶梯一事。

    所以,他对她还是有愧疚的……

    白芷深深吸了一口气,她的身体好像又有了一些力气,不管怎样,她有了健康的心脏,她能好好活下去了,这一切,来日方长

    呢……

    她总能证明自己,她总能让他明白,她爱他的心,从来都没有变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