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一夜煎熬
    翌日,蓉城传出爆炸性新闻,萧氏集团的年会晚宴之后,那个口碑逆转已经博得很多赞誉的‘二少爷’顾庭安,却传出桃色新闻

    ,并被人拍下了实证。

    若说只是风流韵事,倒也罢了,不过是男人好色,世人多了一项谈资而已,重要的是,那一晚与顾庭安春风一度的数名女人之

    中,却被人拍到了有两位不足十六岁的未成年少女。

    而随后,忽又有铺天盖地消息传出,说当年顾庭安之所以被驱逐就是因为他招女票未成年少女,方才激怒萧家长辈,将他拘禁

    海外,若非萧老爷子忽然病逝,他不可能有机会再重新回国。

    因着这一关节,萧老爷子暴毙一事,又被人翻出——老爷子暴毙,顾庭安这个孙子才得以回国,这件事差点将萧庭月害的身败

    名裂,可顾庭安却成了最大的受益者,那么,幕后真凶是谁,已经很明显的要浮出水面。

    顾庭安被警局传唤数次,且被勒令近期不得离开蓉城,随时等待警方传唤。

    他干脆闭门不出,身上所有职务尽数卸下,就留在萧家老宅,陪在萧南山的左右。

    萧庭月随即派得力助手去国外将原本顾庭安负责的一应产业都重新收入囊中,随后又召开董事会宣布,将顾庭安彻底逐出萧氏

    集团董事会,这一次,却再无人有异议。

    月亮在萧家老宅外跪了整整一日,可顾庭安却一直闭门不见,直到最后,月亮支撑不住晕倒在地,顾庭安身侧一名下属方才出

    来。

    月亮没有看到顾庭安的身影,她知道,顾庭安这样心高气傲之人,最无法容忍的就是自己无条件信任的人,却背后捅了他一刀

    子。

    她知道,他永远都不会原谅她了,他不杀她,已经是恩赐。

    “这是二少爷给你的。”

    那下属却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月亮。

    月亮摇头,摇摇欲坠跪在那里,不肯接。

    “别这样了,少爷不会见你的,拿着这点钱,走的远远的,永远都别回来了,少爷说,如果再让他见到你,他一定会 亲手杀了

    你。”

    下属将那张银行卡丢在月亮的身边,转身走进了大门。

    月亮忽然以头撞地,重重叩了三下,额头撞破,鲜血四溅。

    她终还是将那张卡拿了起来,然后撑了早已麻木的双腿,缓缓站起身来,她最后往那深深庭院之中看了一眼,然后转过身去,

    踉跄走了几步,却又回过头去……

    半掩的窗帘后面,一道瞧着颇有几分孱弱的身影,就静静的立在那里,视线里,那小小的影子渐渐的模糊了,到最后,消失无

    踪。

    他无声的勾唇自嘲一笑,转过身去,口中不知哼着什么,不成曲调。

    ……

    顾庭安既然有心算计,那自然行事极为周全,萧庭月饮了三杯酒,杯中所放的药物都极其霸道而又难解。

    宋恒亦是束手无策。

    最初臂上疼痛还能克制药性,可后来,却到底还是药性占了上风。

    霍霆琛与傅子遇几人也赶来,甚至众人都商议好,若当真没有法子,不如就找个干净女人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可萧庭月煎熬到极致却还是存着一丝理智,咬死了牙关不肯应下。

    宋恒给他注射了镇静的药物也并无太大的用处,片刻的安静之后,换来的却是更汹涌的一波一波煎熬。

    萧庭月干脆让东子放了一缸冷水,他就整夜泡在其中。

    寒冬的天气,纵然房子里有暖气,这样泡在冰水中也难捱至极。

    东子一直都守在浴室外,不肯离开半步。

    如果不是他的一时疏忽,就不会有这样得事情发生,他以死谢罪都不能抹平心中悔恨愧疚,更何况,先生这般轻易就原谅了他

    。

    可是月亮的事情,到底该怎么解决?

    她为顾庭安做事,让人钻了空子在先生酒水之中下了药,可却又在最后关头,对他说了实情,反而助先生彻底将顾庭安踩在了

    脚下。

    东子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月亮的动向,他一直让人盯着,最终还是决定,等先生恢复清醒之后,交给先生来处置好了。

    萧庭月在冷水中泡了一夜,待到东方露出鱼肚白,他身上的热度方才渐渐的褪去,整个人却脱力了一般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宋恒将他臂上的伤口重又包扎了一番,见他体温逐渐恢复正常,这才松下一口气来。

    霍霆琛等人俱是一夜未睡,此时东子送了众人回去休息,他依旧守在楼下。

    萧庭月黄昏时方才转醒,除却宿醉有些头痛之外,他并无其他大碍。

    睁开眼,正是残阳如血,半开的窗帘里落进来黯淡的余晖,萧庭月缓缓起身,踱步走到窗前。

    臂上伤痛隐隐,脑中渐渐清明,昨夜种种,尽数浮现脑中。

    白芷,顾庭安……

    很好,也许,从顾庭安第一次凌辱白芷那一刻开始,他们就在一条船上了。

    ……

    “白芷,经理让你去办公室一趟!”

    秘书小王的声音忽然响起,白芷整个人蓦地一颤,手中的签字笔都掉落在地,旁边的同事惊讶的看了她一眼:“你怎么了?脸色

    这么白?”

    白芷强自稳了稳心神,对同事一笑:“刚才在想事情,忽然听到喊我名字,就吓了一跳。”

    同事也善意一笑:“快去吧,经理叫你呢。”

    白芷‘嗯’了一声站起来,双腿却似灌了铅一般,怎样都挪不动。

    她站了好一会儿,知晓今日大约是躲不过了,扶了桌子转过身去,走出办公间,向经理室走去。

    片刻后。

    白芷抱了一沓文件出来,脸色却比刚才看起来好了许多。

    原来经理找她,不过是给她安排了新的设计工作,而不是她所想的……

    白芷刚松了一口气,正要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忽然她的目光却定住了,而下一瞬,她脸上血色尽数消去,抱在怀中的一沓文

    件,纷纷乱乱落了一地。

    一身黑色正装的傅子遇,甚少亲临傅氏旗下这一家建筑公司的傅子遇,此刻身旁站着明艳妩媚的秦姒,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