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爷不要你了!
    随同他进来的下属用床单将近乎**的白芷裹住推到门外,自有人会将她处理妥当。

    萧庭月睁开眼,定定看着东子:“今晚酒中下了东西,东子,你知不知情。”

    东子抬手,一耳光狠狠搧在自己脸上:“先生,都是我的错,是我一时疏忽,被人钻了空子,我该死,我宁愿以死谢罪……”

    “叫宋恒过来。”

    萧庭月声色疲惫,臂上伤口,已经压不住再一次躁动的药效,他抬起手臂:“你扶我起来。”

    东子赶紧扶他站起身:“先生,今晚一切都是顾庭安的下三滥手段,好在一切来得及,好在月亮她……”

    “月亮?”萧庭月忽然目光锐利落在东子脸上:“月亮是谁?顾庭安身边那一个,之前跟着他做阶下囚的女孩儿?”

    东子脸上浮出一抹痛楚挣扎的神色,可很快,他还是将所有的情绪都敛了下来:“是,就是她,她叫巫月亮,是我从小相识的一

    个妹妹。”

    萧庭月目光在东子脸上定格了一瞬,而后方才缓缓开口:“东子,我还能不能信你?”

    东子再一次噗通跪下:“先生,我徐问东若再做一次对不起先生的事,就让我九泉之下的父母不得一日安宁……”

    “好了。”

    萧庭月抬手制止他:“人不是神,总会有疏漏,好在一切还来得及,顾庭安想算计我,那我们就连本带利的还回去好了。”

    “先生……”

    “你按我的吩咐去做。”

    萧庭月招手,示意东子近前。

    ……

    顾庭安一夜好睡。

    可当他再次睁开眼来,床侧却趴着小小一个身影。

    “月亮?”

    顾庭安想要起身,可全身每一寸骨头都像是被重重碾过一般,疼痛难忍,而更疼的,却是那一处。

    像是被磨破了皮一样火辣辣的疼着,烧着。

    顾庭安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鼻端敏锐嗅到了什么异样糜乱的味道,而月亮已经怔怔抬起一张哭的肿胀的脸,她的双眼早已红

    肿如桃,几乎肿成了一条线,无法睁开。

    “月亮……”

    顾庭安蹙眉,又唤了一声。

    月亮的泪顷刻如断线珠子般洒落:“少爷……你杀了月亮吧。”

    月亮缓缓在他床边跪了下来:“少爷,收手吧,我们不要再和大少爷斗下去了,我们还回去……”

    顾庭安忽然如豹一般 从床上跃下,劈手就是一耳光搧在了她的脸上:“你背叛我?连你都背叛我,我这样相信你,我帮你做这

    么多事,你背叛我,算计我?他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说,你给我说清楚!”

    月亮被这一巴掌搧倒在地上,她捂住脸,泪却渐渐停止了;“少爷,我做不到,他那么相信我,可我却算计了他……我实在做不

    到眼睁睁看着自己毁了他……”

    “所以你就毁了我?”顾庭安一脚将月亮踹翻在地:“你知不知为了这一天,我绸缪了多久?眼看我就能让他身败名裂了,让他万

    劫不复……”

    “少爷,人活在世上,不是只有斗的死去活来这一件事可以做……”

    “是啊,你的仇我帮你报了,所以你可以大言不惭的说这样的话,因为我对你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所以你准备把我一脚踹开了

    是不是?”

    “少爷,我没有,我从没有这样的想法……不管少爷怎样,我都会陪着少爷……”

    “巫月亮,趁少爷我没有改变主意,现在给我滚,滚的远远的,永远不要回来!”

    顾庭安指着门口,月亮摇头,爬过去抱了他的腿连连哀求,顾庭安不愿再看她一眼,抬脚将她再一次踹翻在地:“巫月亮,别让

    我再说第二次,爷不要你了,从现在开始,我他妈的不要你了!”

    月亮怔然跌坐在地,“少爷,我们还回那里去好不好……”

    顾庭安点了一支烟,冷笑出声:“巫月亮,你们两小无猜的情分,我算什么?如今想来,你当初年纪轻轻扒着我不放,为的就是

    让我帮你报仇而已,也难为你了,装出一副情深意重不离不弃的样子,连我也蒙骗了……如今倒好,转眼我就被你插一刀,这

    也赖我自个儿,是我自己眼瞎……”

    “少爷,不是这样的……我对少爷的心,从来没有变……”

    “别说这种话恶心我了小月亮……”

    顾庭安坐在沙发上,指间夹着的烟送到嘴边,青白烟雾缭绕之后,他面色模糊却又透着几分的自嘲:“从小我就知道,我不能和

    这个大哥争,不能和这个大哥抢,因为他是长子嫡孙,因为他占了正统,我做的再好都没用,所以我干脆放纵自己,也麻痹他

    ,我终于有了一个机会,我连自己的亲爷爷都利用了,这么些年,我手上沾的血也真是不少了,如今我栽了,我顾庭安也认了

    ,这辈子我没信过几个人,你是我最相信的一个,从今往后,我顾庭安,谁都不会信了……”

    “少爷……”

    月亮手脚并用的爬过去,想要抱住他的腿,顾庭安却一笑避开:“你现在就走,趁我改变主意要你的命之前,现在就他吗给我滚

    !”

    “少爷,我不走,我说过的,不管怎样我都不会离开少爷……”

    “你以为我会让一个背叛过我的贱人还留在我的身边?”

    “少爷……”

    月亮哀哀哭泣,她在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就知道,萧庭月能走到今日这个地步,他必定有他过人之处,顾庭安算计他,若成

    事,谁赢谁输还未可知,可若不成事,被他捏住把柄,那么顾庭安,必定再无翻身可能。

    可她还是这样做了。

    只因她心里很清楚,她不能眼睁睁看着顾庭安彻底走上一条不归路,她想让他悬崖勒马,想让他早一点回头,想让他过上正常

    的,普通的日子,不要再这样斗的死去活来了……

    他身上背负的东西已经太多了,如果他执意这样一条道走下去,他绝对只有死路一条,可她想让他活下去。

    “少爷……”

    月亮再一次跪地哀求,顾庭安却闭了眼,再不肯看她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