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他宁愿自残,都绝不肯碰白芷一下
    那痛楚的男人,在将她推开之后,却又做出了让白芷不敢相信的举止



    萧庭月咬死了牙关,忽然抬起一只手臂,重重砸在了身侧桌角上,剧痛袭遍全身,眼皮上沉重的力道忽然消去大半,萧庭月倏然睁开眼,目光落定在白芷身上。



    他看清楚了,看清楚了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谁。



    此时若能轻松的说句玩笑话,那么萧庭月大概会说,这一刻换做世上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但偏偏白芷不行。



    他知道的,他纵然此时快要再一次被药力吞噬,可他却还是清楚的知道。



    如果他碰了白芷,如果敢碰她一下,星尔不会回来,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非但她不会回来,这一辈子,下辈子,永生永世,她都会厌恶他,绝不会原谅她。



    “庭月……”



    白芷清楚看到他手臂上因为剧烈的碰触而青紫破皮,渗出鲜红的血来。



    她心疼无比,扑过去将他受伤手臂托了起来:“庭月,你别这样伤害自己,没用的,你怎样做都没用的……如果你不碰我,你今晚会死……”



    萧庭月嘴唇干裂,面上不正常的涨红浮现,他用力将手臂从白芷怀中抽出,他转过身去,声音沙哑却又冰冷:“滚出去!”



    “庭月……”白芷双瞳泛红,眼底闪出泪光来:“你别这样庭月……你现在很难受,你需要一个女人,庭月,你相信我,唯有我是真心爱你,不会辜负你,也不会害你的人……”白芷柔软的身体缠上去,双臂雪白沁凉,如最诱人的解药一般,她的唇花瓣一样绽放,贴在萧庭月的耳畔轻喃:“庭月,你摸摸看,我的心脏……我换了健康的心脏了,我可以嫁人,我可以生孩子了……庭



    月,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任何阻碍了……”“你是爱我的,我知道,你是在意我的,只是因为舆论,有些事你为我做了却也要否认,我知道那五百万就是你为我捐的,我也知道你让我去傅先生的公司是为了避嫌,不然你不会给我这样丰厚的报酬,庭



    月,我们那么多年的情分啊,我们是彼此的初恋,我们一见钟情,谁能比得过我们之间的默契?”



    白芷将自己的身体贴的更紧,直到那娇软的身躯紧紧压在了萧庭月滚烫结实的臂膀之上:“庭月……我们重新开始吧,好不好……”



    “白芷……”



    那被药效折磨摧残的男人,竟然还有力气用这样的语调说话,白芷不由微微一怔:“庭月……”



    “你终于肯说实话了,这才是你的真心话,白芷,你从回国那一刻,就在等着这一天,等着将星尔取而代之,是不是?”



    “庭月……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只是爱你,默默的在爱着你而已,如果你没有离婚,这些话我永远都不会说……”



    “白芷,我再说最后一次,滚出去,你现在滚出去,我会给你一条生路……”



    “庭月,别犯傻了,没有我,顾庭安不知道会让什么样的人来糟践你……”萧庭月忽然一笑,那笑容却森白阴沉,让人心头生悸,白芷身子微顿,就那一错愕的功夫,萧庭月手中不知怎地多了一把锋利匕首,白芷只看到眼前白光一闪,下一瞬,那匕首扎入手臂间,鲜血立时汩汩



    涌出……



    白芷一声不要还未叫出口,萧庭月却又拔出匕首,复又扎进手臂伤处,他眉眼平复,眸光沉沉却又讥讽,鲜血汩汩从那血洞中流出,他却自始至终眼也未眨。闪舞闪舞



    “庭月……”



    白芷颤栗着扑过去,想用手捂住那汹涌血流,可萧庭月却已经再次将匕首拔出:“白芷,别白费心思了。”



    “不要……庭月,不要再伤害自己了……我走,我现在就走……”



    白芷的泪忽然掉了下来,她踉跄的站起身,想要抬手抹一把眼泪,可眼泪越发汹涌淌下,眼前视线,已经是一片模糊。



    她从来都不肯承认的,可是这一刻,她承认了,他不再爱她了。



    他记挂在心里,捧在手心里的那个人,已经不是她了……



    可她不甘心啊,明明是她先出现的,明明他对她一见钟情啊……



    “庭月,我想问你一句,如果我没有嫁给段家振,如果我没有……把身子弄脏,我现在回来,你会不会要?不管姜星尔出现与否……”



    白芷喃喃的问,她的心脏一点点的揪紧了,她希冀着能听到那个让她安慰的答案,可她最终却还是失望了。



    “没有如果,白芷,不管怎样,只要她出现了,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我的生命中,我都会爱上她。”



    白芷忽然抬手捂住嘴,她笑着,眼泪却又纷乱落了下来。



    萧庭月却怔然失神了,他从不曾对她说过这个爱字,在她在他身边的那些时光里。



    最多也只是一句喜欢。



    她就能开心的蹦起来,无尾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



    如果那时候他对她说一句爱她,那么他们的结果,会不会就不一样?



    他自己尚且都不知晓,到底什么时候爱上的她。



    他的一切都被她填满,再无法装下任何其他人。



    可这一切,她都不知晓了……



    萧庭月闭了闭眼,手心被鲜红的血液濡湿透,几乎要握不住那一把匕首,他干脆将匕首哐啷扔在一边:“白芷,出去,立刻!”



    “庭月……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



    白芷声音颤栗,她抬起双臂,将自己的身体环抱紧,他终究是她深爱的人,就算是他这样无情决绝的伤害她,可她仍是不想他万劫不复。



    萧庭月闭紧了眼,再也未曾看她一眼。



    “庭月……你今晚,很危险,顾庭安他……”



    “出去!”



    萧庭月再一次低喝出声,而伴随着他这一声低喝,房门忽然被人从外撞开。



    白芷心中咯噔一声,萧庭月亦是心口一沉,来了,终归还是来了。



    “先生……”东子目佌欲裂,一步上前将白芷重重推开,他整个人噗通一下跪了下来:“先生,你一枪毙了我,都是我,都是我的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