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他隐约看到面前站着一个雪肤乌发的女人……
    “徐家哥哥……”



    女孩儿的声音怯怯柔弱,褪去了幼年的稚嫩和青涩,却一如既往的美好动听。



    徐问东转过身来,那娇小的女孩儿,激动不已的望着他,泪眼已经婆娑。



    他定定看她很久,辨认不出她到底是谁。



    直到她哽咽对他说出:“徐家哥哥,我是小月亮,巫月亮啊……”



    “小月亮……”



    徐问东眼底一片璀璨夺目光亮,他怔怔上前,颤栗双手将月亮纤细双手紧紧握住。



    “许家哥哥,这么多年,月亮想你都要想疯了……”



    徐问东面上浮出痛楚神色,只余一目的眼瞳中,赤红一片,慢慢的氤氲散开。



    “月亮,这么多年,我也一直都在找你……”



    月亮伏在东子宽厚结实的肩背上,泪滴滴落下,洁白贝齿却紧紧咬住了下唇,她闭了眼瞳,不知多久,方才再次挣开,那些挣扎和痛楚,一点一点的散去了。



    酒宴之上,人人都高举酒杯,人人面上都笑容洋溢。



    萧氏集团在萧庭月这一年呕心沥血的付出和带领之下,终于再上层楼。



    萧庭月上台致辞,致辞结束,掌声雷动。



    萧庭月伸手接过东子递来的一杯酒,他长身玉立立在台上,举酒杯与台下众人遥遥致意。



    萧庭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冰凉酒浆滑过喉管,随后却是火辣辣的烧着食管里的每一寸,后劲儿极足的洋酒,让他这往日不甚贪杯的人,颇有些承受不住。



    三杯酒过,萧庭月觉得有些上头,肖城带了下属,代他应酬众人,他脚步有些虚浮的向早已准备好的休息室走去。



    顾庭安摩挲杯子的手指微微一顿,光影浮动之中,他狭长眼眸微微扫过某一个角落,只是短暂一瞬,眨眼间的余光,他的目光收回,重又落在杯中琥珀色的酒浆之上。



    有人上前寒暄,颇为精明的唤一声:“二少。”



    顾庭安脸容上果浮现难得笑意,微微颔首,与那人碰杯。



    又有人端酒过来,此次年会,倒比从前数年,他身边围拢的人更多一些,也更为热络。



    顾庭安来者不拒,很快喝的微醺。



    下属帮他挡了余下过来敬酒的人,转身之时,附耳低低说了两个字:“成了。”



    顾庭安不露声色,只是抬手摁了摁微痛的太阳穴,声音沉沉:“月亮呢……”



    “已经先送她回去了,醉了酒,吐了一场。”



    顾庭安嗯了一声,脚步趔趄一下,下属赶紧及时的扶住他,对身侧看过来的人歉意道:“二少高兴,喝多了几杯,醉了……”



    顾庭安脸色潮红,显然醉的厉害,半个身子都靠在下属身上。



    这一路走到休息区,这狼狈醉态被数人看在眼中,自是各种猜测纷纭。



    顾庭安不理会这各色目光,到了休息室,下属退出去,他坐在沙发上,缓缓点了一支烟。



    他想,他大约是错了。



    他并没有喜欢或者爱上白芷。



    如果他爱白芷,不,如果他有一丁点在意她的话,他不会用她做棋子,工具,来算计他的对手。



    顾庭安靠在沙发上,轻轻闭了眼,闭上眼那一瞬,他心头拂过异样的念头,如果今晚这个人,换做是月亮呢……



    他倏然睁开了眼,只是想一想,就觉得心头烦躁无比,月亮,只能是他的。



    可白芷,他执念了这么多年,也终于将她弄到了手,可却好似一切都变了,再不是当年,最初的心情了。



    此时,萧庭月与白芷,到了哪一步呢?



    如果到明日,这些旖旎香艳的画面公开出去,萧庭月的形象怕是会跌到谷底,而京城赵家,方晋南,都会将萧庭月视为死敌。



    赵靖慈和姜星尔的关系那样好,赵靖之又对这个弟弟宠到了极致,姜星尔的委屈,就是赵靖慈的委屈,给赵靖慈委屈,倒还不如和赵靖之为敌死的好看一点。到那时,尝到四面楚歌的滋味儿,再将当年姜星尔意外杀人萧庭月护短遮掩下去一条人命就此葬送的事情揭出来,姜家二房承受丧女之痛的两个苦主,拿了丰厚的报酬,难道还不为自己惨死的女儿讨回一



    个公道?



    真好,真好啊,老天爷还是偏爱他的,要不然,怎么会将月亮送到他的身边来。



    萧庭月两个下属对他死忠,任何人都休想插进去一个钉子,可是人就有软肋,是人就有死穴,是人,就有疏漏。



    看看今日,徐问东不就被人钻了空子?



    祭出月亮这个大杀器,徐问东这堵铜墙铁壁也被凿开了一条缝隙。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古人,诚不欺我啊。



    顾庭安伸开双臂,菲薄的唇抿成一条线,微微的上扬,他的手指在沙发扶手上轻轻的弹过,犹如拨动琴弦一般。



    此时到了哪一步了呢?



    刚刚入港,还是已经打的火热?



    他那个从来都不将他放在眼中的大哥啊,那个天之骄子,那个自负无比的大哥,他这一次,要让他也尝尝被踩入泥地的滋味儿究竟如何!



    热……



    热的恨不得将自己身上衣服尽数扒光,恨不得寻到冰凉的水源跳进去,将自己的身体淹没。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似曾相识,却又来势更汹,较之那一次,更让他难以控制。



    有软软微凉的手隔了衬衫贴在他的手臂上,轻柔拂过,最初缓解了那一阵燥热,可很快,却又带来了更疯狂的一波燥热。



    萧庭月试着想要睁开眼,可视线里却一片模糊闪烁,只隐约看到几乎周身的雪肤乌发的女人立在他的面前,俯身低头,往他的唇上吻来。



    身体的本能要他控制不住的想要迎合上去,可最后关头,脑中残存的一抹理智,却要他用尽全力,将面前女人狠狠推开。



    白芷未想到他此刻还有这样的定力,明明药效已经发作到了极致,他蜜色肌肤上汗珠滚烫,而那一处,更是早已剑拔弩张的厉害。



    她不着寸缕,房间里又燃了催情香,此时她自己尚且有些无法自持,可他在双重药力下,竟然还能存留着理智?白芷觉得太不可思议,可事情偏偏就这样的发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