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相逢
    在赵靖慈的心中,他姐将来就该嫁一个为了她,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男人,除了他姐之外,这世上任何女人在他眼里都是空气,不,这世上除了他姐之外,就该没有女人存在。



    像萧庭月这种有初恋前女友的,这么招桃花的,就该第一轮被秒杀掉。



    赵靖慈见星尔很快振作起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就是看不得姜星尔有一丝丝的不高兴,就是看不得她的脸上没有笑容。



    “这骗子的名片丢了吧。”



    赵靖慈以为星尔不过是说着玩玩,却不料星尔却把名片抢了过去,装在了自己的包包里:“丢了干嘛啊,万一真是国师在挑角色呢,说不定我就一炮而红了。”



    “你还真想往那个圈子里挤啊?”



    “也不是啊,我只是恰好比较崇拜国师而已,如果真的能参演他的电影啊,这将会是我人生中很酷的一件事啊,难不成我学建筑,这辈子就要老死在建筑这一行?我不能百家争鸣百花怒放吗?”



    赵靖慈无奈摊手:“好好好,姐姐总是对的。”



    星尔得意一笑:“你知道就好。”



    “走吧,回家守岁,爸妈都等着呢。”



    “大哥回来了吗?”



    听得星尔问,赵靖慈才蓦地想起,赵靖之前几天曾打来电话,说除夕未必能赶回来。



    “我给他打电话,让他现在立刻就回来,大过年的一家人不团圆,自己待在京城有什么意思?”



    赵靖慈立刻翻出手机打给了赵靖之。



    赵靖之宿醉回来,车子快到赵家宅子外时,他让司机停了车子,一个人徒步走回家去。



    阿慈,靖恩,都去了瑞士与父母团聚,原本他也该回去的,但今年事务繁多,他一时走不脱却也是实情,但纵然再忙,除夕夜也能赶回去与家人团聚。



    但这次,他却迟迟不愿启程动身。



    就在一周前,阿慈与他说,他遇见让他一见倾心的女孩儿,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新年时想带着那个女孩儿来家里拜访父母。



    也让他这个做大哥的,见一见,掌掌眼。



    赵靖之觉得现在的自己很怪,事情只要牵扯到阿慈,他好像就失去了所有的沉稳和缜密。



    整个人都变的浮躁而又易怒起来。



    他今晚喝了很多的酒,可脑子里却还是清明无比,赵靖慈电话打来的时候,他望着屏幕上闪动的阿慈两个字,指腹轻柔磨蹭在那两个字上,许久之后,他自嘲笑了一笑,按了接听。闪舞



    “大哥,过除夕你不回来一个人在京城干嘛啊,大家都等着你呢……”



    他在他面前,向来都是这样无法无天。



    赵靖之笑了一笑:“让我回去看你的小女朋友吗阿慈?”



    赵靖慈愣住了,他只觉得心底说不出的怪异,可这怪异,却又不知为何。



    “大哥你说的什么啊,过年不就是要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吗?”



    “我回不回去无所谓,阿慈你开心就好了。”



    赵靖之挂断了电话,留下赵靖慈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大哥好像因为我交女朋友的事儿很不高兴,过年都不回来了……”



    赵靖慈有些不解的对星尔开口说道。



    “大哥那么疼你,怎么会呢。”



    “可是他从来没有过年不回来和我们一起守岁过。”



    “也许是太忙了吧……”



    赵靖慈眉宇微蹙,没有吭声。



    但赵靖之第二日却来了瑞士,可赵靖慈却没有带小女朋友回家来。



    原因很简单,甚至让星尔有些啼笑皆非。



    因为那小女朋友说笑着来了一句等我嫁给你之后,我就是你们家唯一的小公主,你姐姐也得排在我后面了……,赵靖慈直接翻脸不说,还将人从车上轰了下去,直接丢在了大街上。



    赵靖之看着赵靖慈阴沉着一张脸回来,并半是赌咒半是抱怨的说:“以后我算是不会再谈恋爱了,一个个还没跨进我赵家大门呢,就想把我姐踩在脚底下了!”



    “你现在本来就该学业为重,你才多大,谈什么恋爱。”



    赵靖之说的云淡风轻,心情却忽然间就好了起来。



    赵靖慈不免抱怨:“若不是知道你是我去亲大哥,我都要怀疑你暗恋我了,怎么我失恋你高兴成这样儿!”



    赵靖之指间夹着烟,眸光淡淡落在赵靖慈脸上:“那你的意思,我若是不是你大哥,我就能暗恋你了?”



    赵靖慈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连连摆手:“还是不要了,我想到有男人喜欢我,我就恶心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赵靖之垂眸看着积攒了长长的一截烟灰,他什么都没说,伸手将烟灰掸掉,云淡风轻说了一句:“喜欢你可不是划算的生意,你这混球儿还不要把人欺负死?”



    赵小爷骄矜的一翻白眼:“我若当真爱上她,又怎么舍得欺负她?”



    赵靖之忽然有些神思恍惚。



    ……



    萧氏集团的年会上。



    顾庭安手指轻轻拨动着酒杯透明的杯壁,月亮穿一袭带民族风元素的黑白短裙,立在顾庭安身后几步远,目光却落定在不远处,如山脊料峭一般挺立的男人身上。



    那人渺了一目,身材高大结实,观之可怖,让人心头生悸。



    月亮怎样看,都未能从他脸上身上看出一丁点的旧时痕迹。



    可顾庭安却曾对她说:“月亮,你和你哥哥打小相依为命,幼时,多得你们同村一个哥哥的庇护,你们这一对儿失去父母双亲的孤儿,方才能在村子中安然无恙长大。”



    “如果我的人查探的消息没有错的话,你念念不忘的那个哥哥,就叫徐问东,如今,跟在我大哥身边是,是他最信赖的下属之一。”



    “你曾说,那个哥哥在离开村子的时候曾对你们二人说过,将来有一日他飞黄腾达了,不会忘记你们兄妹二人,大家要一起享福,尤其是小月亮,你当时曾哭着喊着说要嫁给他……”



    “月亮,观他话中之意,他待你也非同一般,月亮,你说,如果今日他知道你就是那个小月亮,他会为你做到哪一步?”月亮深吸一口气,迈步向东子所在方向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