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被神眷顾的女孩儿
    只言说当日和大哥有约在先,他只要国外的一部分产业,不管蓉城之事,那么他自然不会插手萧氏集团在国内的产业,但是身

    为人子,萧南山病中多虑,他自当服侍病床前。

    因此,他决定,一个月飞回国内一趟,照顾父亲一周,这样,既全了他的孝心,也信守了她当日的承诺。

    这一番言论一出,在他拥戴之人鼓吹之下,顾庭安的名声不由越发上了层楼。

    就连 萧家一些爷爷辈的老人儿也出面劝说萧庭月,萧家长房就这两位兄弟,不要做的太绝了,萧南山如今身子不好,何不让庭

    安也回来呢?

    萧家又不是没有可以用的人了,随便找人将庭安换回来,算什么大事?

    萧庭月心知顾庭安绝不能回来 蓉城,咬牙将种种非议和重压全都担了下来。

    顾庭安也婉拒了所有各怀心思的‘好意’,竟是当真一心一意开始经营起国外的产业。

    他本来脑子就聪慧,用心做事向来也是不输人的,萧庭月心里清楚,若是顾庭安在生意场上再压他一头,以后萧氏集团鹿死谁

    手,还真不好说。

    这一年,他心思多半被星尔占据,说句真心话,用在生意上的心思,怕是十中不占其二,萧氏集团内部私底下也多有怨言。

    甚至人心都开始动荡起来,若最终萧氏集团落于顾庭安之手,那么他们这些一心一意追随萧庭月的人,岂不是要落得一个竹篮

    打水一场空的下场?

    萧庭月心知,他如今再不能分心,如果一个男人不能给一个女人稳固的家庭和后方,又何必将她卷入是非之中?

    他知道他必会将她寻回来,但是此时,她和他,都有更重要的事情该去做。

    萧庭月看着掌心中六颗白色药丸,他眉宇深锁,片刻之后,将床头摆放的药瓶再一次打开,复又倒出两颗。

    他今夜需要一场安眠,来面对明日桌案上堆积成山的公事,就算是身体提前透支,损耗亏空,又如何?

    他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顾庭安这个麻烦需要解决,而星尔那边,他更是不能久等。

    仰首,安眠药物尽数和水吞服,片刻后,睡意终是沉沉袭来。

    萧庭月闭目躺在床上,手腕内侧红绳打的结微微硌着腕上肌肤,星尔……

    他心底轻轻唤了一声。

    愿你每一天,都会快乐。

    ……

    又是一年,年光将至。

    旧金山的唐人街,春节的气息已经浓郁至极,到处张灯结彩,家家春联红通通,游龙舞狮,秧歌高跷搭彩船,这是专属于中国

    人的节日和热闹。

    而此时,街头无数个来自世界各地的欢快笑脸,无数的长枪短炮,对准了那漫天的烟火和飞舞的气球,最耀人眼球的,却是那

    个一袭红衣的年轻女孩儿,双手各执取了两支烟花,烟花蓬勃燃烧,明亮耀眼,可更璀璨夺目的,却是那女孩儿一双眼睛和笑

    脸。

    乌黑长发扎了两个丸子,若放在数年后,那是无数女明星趋之若鹜的‘哪吒头’呢,她这样扎起来头发,瞧着俏皮可爱至极,而那

    两个讨人喜欢的丸子上又簪了垂着鲜红流苏的发饰,流苏随着那女孩儿挥舞烟花的动作摇摆,宛若是年画上跃下来的小仙女一

    般。

    摄影师的镜头对准了她,再也挪不开,一路追随,直到那精力旺盛的女孩儿,玩够了烟火,又挤入欢腾的人群之中,跟着游龙

    舞狮雀跃起来。

    摄影师一路追来,几乎气喘吁吁,可观那小姑娘,却仍是生龙活虎一派精神抖擞。

    不由摇头叹息,还真是年纪不饶人了。

    沉重的相机放下来,摄影师追过去,拿了名片递到小姑娘的面前,漫天的热闹之下,谁都听不到彼此说话,只是那小姑娘笑嘻

    嘻的接了名片,隐约听到风中送来那熟悉的中国话。

    星尔随手将名片放入口袋中,摄影师却还不松手,怕她不会打来,想要留下她的号码。

    斜刺里却有一穿了极其骚包英伦格子大衣的年轻男人过来,满脸戒备的直接横插进了两人中间。

    摄影师不由一怔,今晚真是大发了,苦苦寻觅了那么久的合适演员,一忽儿就来了两个。

    可他觉得最惊艳的还是那个女孩儿,虽然这两人相貌略有肖似,但娱乐圈里这样的小鲜肉还能找出来一二个,可这样的女演员

    ,却再找不出第二个。

    摄影师想,他大约是体会到当年金粉世家的导演在国外见到刘亦菲之时,惊为天人的那一种心理了。

    可这一愣神的功夫,那两人却随同汹涌人流渐渐消失无踪了。

    摄影师徒劳的想要追过去,可人 实在太多了,很快连背影都看不到了,他只能失神站在远处,希冀那女孩儿会打来这一通电话

    。

    回程车子上,星尔忽地想起自己接下来的那一个名片,从口袋中拿出来,还未看一眼,就被赵靖慈给抢走了。

    赵靖慈只瞄了一眼,就啧了一声:“这样的骗子,我一天怎么也得遇上三五个吧。”

    打着星探的名头,挖掘你去做大明星,骗财骗色都是幸运,卖到暗网丢了小命的才叫倒霉。

    星尔探过头一看,不由低呼一声:“赵大导演啊,这不是被我们尊称国师的吗?御用摄影师……真的假的啊,这要是真的,我错

    过了不就赔大发了?”

    赵靖慈斜睨她一眼:“我们是缺你吃缺你穿,还是缺你花钱了?要你往娱乐圈去挤,你知道那什么地儿吗?”

    星尔一巴掌拍在他头上,丸子头上的红色流苏晃了晃,晃的人眼睛都要疼了:“谁说我要去娱乐圈了?我这不是看到国师的名字

    我有些敬仰向往嘛,要知道当年在b大,我可是一炮而红的台柱子,要是姐姐当年没有退出那个圈子,现在哪里还有那四小花

    旦的事儿?”

    “趁早熄了你这心思,妈也绝不可能让你进这圈子的,拍戏可不是闹着玩,再说了现在娱乐圈里乱的很,潜规则满天飞,你要是

    万一吃了亏遭人算计了,妈可要哭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