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两处相思
    他人在蓉城,他知晓,她离开这近一年,萧庭月一直孑然一人,他身边没有任何女人的身影出现,他没有传出任何绯闻,甚至

    ,他的左手无名指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一枚婚戒,再没摘下过。

    那婚戒,无数次出现在媒体,记者的镜头里,无数的流言蜚语围着他打转,他口中提起太太的频率比之前低了很多,可他的戒

    指从来没有摘下过。

    他的婚姻,成了一个谜团。

    “星尔,你的心里,还有他吗?”

    方晋南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开口询问。

    星尔的目光一片澄澈:“你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实话。”

    “方晋南,如果你的生命里出现过一个你真切爱过的人,你就会知道,什么已经忘了,不再爱了,都是骗人的假话而已,但是…

    …”

    星尔微微一笑:“人的身体和心,都是有自动防御系统的,当它们疼到了一个极致,失望到了一个极致的时候,那个 系统就会

    自动开启,自动的把带来伤害的人和事,都摒弃在你的思绪和心脏 之外。”

    “我现在正处在这样的阶段里,我不会主动的想起他,想起过去,我每一日都过的很快乐,但是听到有关他的一切人事时,我心

    里还是会有些淡淡的难受,但也只是难受而已,我不再会像过去那样,奋不顾身,孤注一掷了。”

    “星尔,谢谢你对我如此坦荡。”

    “因为我把你当作我的朋友,对于朋友,我自来真诚。”

    “我很荣幸。”

    “我也很荣幸。”

    “那为我们共同的荣幸,干一杯?”

    “好啊。”星尔笑的眉眼弯弯。

    回国的夜班飞机上,乘客们都沉沉睡去了,方晋南却毫无睡意。

    他所有的思绪,尽数都被那一张明媚的笑脸填满,无论他怎样的努力,都不能让她的脸从他的脑海里挥去。

    他想,他 会用这辈子最大的耐心,等着她,等着她想起那个人的时候,不会再有淡淡的疼痛。

    星尔再一次从梦中醒来,窗子外月华满地,星光璀璨。

    她掀开毯子走下床,站在窗前。

    白日里电视上的那些画面,又在她的面前闪现。

    白芷甜蜜而又满足的笑容怎样都挥之不去。

    没有她再横插其中,想必他们的感情会进展飞快。

    真是好笑,都已经是前夫了,为什么还要管他的事情。

    他就算是娶妻生子又如何,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就像是她将来,或许某一日遇到一个合眼缘的人,她又会嫁人一样。

    可她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她离开蓉城,离开他们的那个家的时候,她带走的只是一些自己的东西,与他有关的,她什么都没带。

    不,或许有一样东西,也是与他有关的。

    他们在京城济源寺情人树下求来的两根红绳,那时候,她还在信誓旦旦的说,要看这情人树到底灵验不灵验,是不是就能让有

    情人白头到老。

    可如今瞧来,就算是月老真的降临人间,怕是也不能拴住一个不爱你的男人的心。

    星尔席地而坐,将袖管微微的卷起两层,手腕上系着的那一根红绳,微微的褪去了一些鲜红的色泽,稍显陈旧了一些。

    他那一根,是从来没有戴过的。

    也是,像他那样身份的人,手腕上系着一根红绳多可笑,成什么样子?

    也许早就丢掉了吧,也许……

    在他们刚在情人树上挂了写着他们名字的木牌之后的一转身,他就把这红绳丢掉了也未可知。

    如果这些世俗之物真的有用的话,这世上就再不会有让人潸然泪下的痴男怨女。

    红与白的反差那样突兀,明显,星尔盯着自己的手腕,盯着那一根红绳,盯了很久很久。

    她终于还是把红绳解下来了。

    她想,人总是该进步的,最初的痛不欲生,到如今的淡淡的难受,再将来,就会是风轻云淡的一个笑容了。

    她等着那一日的到来,她等着自己,再一次的修炼成金刚不坏之身。

    ……

    白色的药丸由最初的两颗,变成了如今的六颗,宋恒说,四哥你不能再这样依靠药物安眠休息,若是有了依赖性,身体会承受

    不住的。

    可他总不能一夜一夜的失眠,最初,星尔的消息源源不断从肖城那里送回来的时候,他晚上还能有三四个小时的安睡。

    可再到后来,赵靖之防的滴水不漏,他再不知道星尔处境和身在何处之后,每天晚上四个小时的睡眠都成了奢侈。

    如果他是孑然一身,那么就算是生死又有何惧。

    可人在其位,不得不谋其政,他若继续这样放纵下去,偌大的萧氏怎么半?

    难不成,真的让萧氏集团被顾庭安据为囊中之物?

    他的手上沾着爷爷的血,他这样心思毒辣,不忠不孝的畜生,他又怎能将万千人的前程,交付在这样一个人的手中?

    爷爷暴毙,萧家几乎闹的分崩离析,与星尔分开……

    种种事情层出不穷之后,萧南山的身体就逐渐的每况愈下。

    也许人老了,就会格外的固执,萧南山从前不问闲事,萧家的一切都交给长子来打理,对于顾庭安遇到的打压,他从来不闻不

    问。

    可是在生病之后,他却逐渐的开始惦记起这个小儿子起来,每一次见到萧庭月,他口中多说的也都是家和万事兴,兄弟和睦。

    萧庭月一则未抓到顾庭安的真凭实据,二则,萧南山的精神状态怕也承受不住‘自己的儿子毒死了自己的父亲’这样的离奇之事,

    因此,萧庭月每每都只是敷衍而过。

    可萧南山却对他这样的态度开始不满起来,几次与他争执,要让顾庭安从国外回来,留在蓉城。

    说什么他怕将来哪一日他也忽然不在了,他不能见到顾庭安的最后一面,云云。

    萧庭月心知这其中定然又是顾庭安母子的手笔,但如今的顾庭安已经今非昔比,他虽依旧不能和萧庭月抗衡,却也不是萧庭月

    可以随便打压的对象了。

    这边萧南山病中糊涂,那边顾庭安倒是摆出识大体的举止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