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他手上的婚戒,再也不曾摘下过
    可她的眼泪却缓缓的流了下来。

    哥哥,你在天上,可以瞑目了吧。

    健康的,鲜活的心脏,被从供体的体内摘除,然后装入她的身体中去。

    心脏移植从来都不是小手术,更何况这两人都是血型罕见之人。

    当最后一项缝合完成,主刀医生身上的手术服,已经如水中泡过一般,全数湿透。

    而手术结束之后,还有很长时间的的危险期,排异期,都需要极有经验的医生,小心谨慎的盯着每一项数据,直到排异期度过

    ,方才能松下一口气来。

    白芷睁开眼,第一口清新的氧气涌入肺中,她像是沉迷罂粟的人在戒毒许久许久之后又畅快的抽了一口一般,只觉从未有过这

    样的舒服和享受。

    就连正常的呼吸,都是奢侈,就连享受心脏正常的跳动,都是梦。

    可如今,这一切却真正的发生了,她能感觉到那一颗健康的心脏在她的体内正常的跳动着,没有心律不齐,也没有那种痛苦的

    折磨,她可以畅快的呼吸,等到她出院时,她能去跑步,运动,她能享受这世上每一个正常的健康人享受到的一切平凡却又普

    通的乐趣。

    真好,真好啊……

    白芷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心口,她可以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不,她可以健康的生下一个孩子,然后,看着那孩子一点一点的

    长大,成人,多幸福?

    姜心安再一次睁开眼。

    比起肾脏移植那一次,她从手术台上苏醒之后的幸福和憧憬,这一次,却是前所未有的痛苦 和折磨。

    她从不知道原来不能 正常的呼吸是这样痛苦的事情。

    心肺像是被一只手攥紧了,撕扯着,心率快的让她头晕目眩。

    姜心安试着动了动手指,她的手能动了,她摸到了自己的胸口处,那里贴着厚厚的纱布,发生了什么事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情,她不是在舅舅家吗,为什么她会忽然躺在手术台上……

    姜心安不知道,她的人生从此彻底的颠覆,她更不知道,而这原本不属于她的劫难,却才刚刚拉开帷幕。

    ……

    赵靖之严防死守萧庭月,却让他所不知的存在——方晋南钻了空子。

    瑞士的天空瓦蓝澄澈,当星尔骑着单车和同学挥手告别,一路骑到了校门外时,她一眼看到了立在那里的一抹高大却又料峭的

    身形。

    异国见到熟悉的旧人,总归是让人愉悦的事情,而方晋南在看到星尔的第一眼,他的心方才彻底落回肚中。

    她终于回到了他最初见她时的模样,再不是最后离开蓉城之前的憔悴和失常。

    穿格子短裙的年轻女孩儿,单脚支在地上,纤细小腿线条流畅优美,她背后就是湛蓝天幕和棉花糖一般的朵朵白云,方晋南看

    到她对他用力的挥手,脸上的笑容甜蜜无比。

    “方晋南……”

    星尔复又蹬了单车,有微风吹过,她留长的头发飞舞在柔软春风之中。

    转瞬,她离开蓉城,却已经将近一年了。

    蓉城没有她,好像忽然间对他也失去了意义。

    他这一次在瑞士不能逗留太久,明日就要回去。

    方晋南与她商量去吃什么,星尔在国外近一年,最馋的还是中国菜,尤其是川湘菜。

    方晋南亦是吃不惯西餐,两个人定了有名的一家中餐馆,星尔给赵靖慈发了简讯,要他自己在公寓煮面吃。

    姐弟俩都住在学校旁边的公寓里,骑车不用十分钟。

    这几日家中佣人请假不在,赵靖慈一日三餐都靠姐姐掌勺将就,今日忽闻姐姐不回来,自己要动手煮面祭五脏庙,不由如遭雷

    击。

    在星尔的严厉抗议下,他试着去做过一次饭,可差点把厨房炸了,大哥知道之后,专程飞来瑞士一次,将京城宅子里的佣人送

    来一个,为的是伺候姐弟俩一日三餐。

    从此以后赵靖慈就秉持君子远庖厨的优良传统,再不肯踏进厨房一步。

    赵小爷趴在床上给自己亲姐姐发短信:“你不怕我再把厨房炸一次吗?”

    “上次是你幸运没毁容,这一次再炸了你的盛世美颜就岌岌可危了。”

    “你终于肯承认我是盛世美颜了!”

    “对啊,你继承了姐姐我的盛世美颜……”

    星尔含笑放下手机,方晋南看着她脸上由衷笑意,心头忽生一个念头出来,真想也如她一样,将蓉城的一切都抛却不管,也来

    到这里,重新开始生活。

    可他的人生之中,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也有太多化不开的深仇。

    他抛不下这世俗的一切,也无法不负责任的将那么多为他浴血之人的前途利益弃之不顾,他只能继续沉沦在他的世界之中。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她在这里念书,生活,用赵靖慈的话来说,这世上除了赵家人,没有人知道她在何处。

    “如果我说在蓉城你救了我那一次之后,我一直都在让人跟着你,你会不会生气?”

    星尔先是一怔,旋即却又摇头:“不会啊。”

    “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

    方晋南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女孩儿,她笑起来像猫儿一样狡黠却又招人喜欢。

    他喜欢她这样子笑,笑容里没有愁绪,也没有失神,一如既往的明艳,灿烂。

    川菜馆里挂在墙上的电视开始播放一则国内的新闻。

    星尔想,上辈子她不是杀了萧庭月就是个无恶不作的混蛋将白芷先奸后杀了。

    要不然,为什么这辈子,她到哪都躲不开他们的新闻。

    媒体面前,白芷笑容娇羞而又甜蜜,她对着镜头前的人,讲着那一场手术的煎熬,漫长,讲着她对那个人的感激之情,讲着她

    成为了一个健康的人,她可以过正常人的普通生活,她对未来的憧憬,和希冀。

    星尔耸了耸肩,收回目光,方晋南望着她,她的眉色之间丁点的阴霾都找不到了。

    “我觉得也许过不了太久,他就要当爸爸了。”

    方晋南知晓她说的是谁,他想要摇摇头,说点什么,可到嘴边的话,却仍是咽了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