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换心
    赵靖之素来行事,手段和萧庭月不相上下,既然星尔下了狠心,不想再和过去人事有任何的牵扯,而阿慈又一心护着自己的姐

    姐,赵靖之当然是站在赵靖慈和星尔这边。

    他非但将赵靖慈和星尔的行踪掩盖的滴水不漏,甚至不惜大费周章故布疑阵,将弟妹念书的学校,放出了数个烟雾弹,除却赵

    家三兄弟和赵正勋夫妻与星尔之外,竟是无人知晓星尔和阿慈所在的学校到底在哪座城市。

    星尔重新回到学校念书,修的依旧是建筑系,她上学之旅一波三折,如今赵正勋费了不少心思将她送进这所建筑系排名前十的

    名校,她更是将所有心血都倾注在学业上,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是如春日饥渴的秧苗一般,贪婪的汲取着她所要学习,掌握的

    一切知识。

    转眼翻过年关,白芷终于等来她三十岁人生的重大转折。

    顾庭安 说,合适的移植心脏源已经彻底敲定,她很快就能接受手术。

    此时的秦家,秦母和秦家哥嫂将秦冉送到市里的精神科诊治了将近半年,在药物的作用下,秦冉渐渐的恢复了一些,但却是再

    不能如常人一样,也经受不得一丁点的刺激了。

    秦家哥嫂最初还没说什么,但后来就开始满腹怨言,秦母眼见秦冉如今鬓发霜白,糟践的不成样子,心知这个女儿怕是再也回

    不去蓉城,姜慕生也绝不可能再把人老珠黄又有精神病的秦冉给接回去,干脆将她送到了乡下老家去。

    拿了点钱让乡下的穷亲戚一日三餐帮忙照看着秦冉,饿不死就行了。

    姜心安却仍与秦母等人住在一起。

    秦母和哥嫂等人之前给姜慕生打了电话,要他接走姜心安,姜慕生最初还应了,后来却一来二去的没了消息。

    眼看快到年关,秦母再坐不住了,姜心安又不比秦冉之前,还知道安分守己的过日子,这小东西还以为自己是公主,在家里整

    日作天作地,样样儿都要最好的。

    秦家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人,眼看着姜心安身上榨不出什么油水来,哪里还想养着这个爷?

    更何况姜心安自来都看不起他们这些外家人,从小都没有亲香过,谁又愿意拿热脸去贴个冷屁股?

    就在秦母预备让儿子送姜心安回去之时,秦家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而在那不速之客离开的当夜,姜心安吃过晚饭之后就陷入了昏睡。

    秦母看着熟睡的姜心安,却还有一丝丝的不忍,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她的外孙女,可是……

    一个这样不讨人喜欢的外孙女,一个净惹是生非丢人现眼的外孙女,一个能心狠到把自己生下来的孩子闷死的外孙女……

    秦母只觉得一阵心寒,指就算他们好吃好喝的养着她,这姜心安将来也只是白眼狼一只。

    更何况,姜心安又这样的难伺候。

    如果能一劳永逸,还能得一大笔钱,这样的好事儿,谁不想?

    姜慕生眼瞅着对姜心安也不管不问了,做父亲的对亲生女儿都能弃之不顾,他们这些外祖家的亲戚,就算是将人赶走了,姜慕

    生也不能抱怨半句。

    老太太到底还是下了狠心,如果姜心安没有这样冷血,没有对自己的孩子下毒手,没有这样趋炎附势,没有这样爱攀高枝,但

    凡她稍稍的讨人喜欢一些,老太太怕是也会有些舍不得,但是现在,家里没有任何人,想把这个麻烦精留下来了。

    姜心安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她发现自己不是在外婆家柔软舒服的大床上,耳边听到的也不是舅妈的抱怨和冷言冷语。

    入目一片雪白,鼻端全是消毒水的味道,她对这味道很熟悉,她从小几乎就是在医院长大的。

    她有些惶恐的睁大了眼四处看,她想要坐起来,可她却发现自己不能动弹,她的四肢被固定在了床上,她连头都不能动。

    她惊恐的想要大喊,可她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她听到耳边有人说:麻药已经开始快要发挥作用了。

    麻药,为什么要给她注射麻药?

    她的病已经好了,她换了健康的肾脏了,她现在是正常人,健康人,她连孩子都生过了……

    她拼命的想要挣扎,她拼命的扭动,可她实则只是发出了细微的喘息声。

    她看到门口走进来一个娇小的女孩儿,那女孩儿留着及腰的长发,生着细弱清淡的眉眼,她的唇角浮着淡淡的笑意,那笑意里

    却寒凉而又讥讽。

    姜心安觉得自己的意识快要消沉了,她用力的咬住了自己的舌头,想让自己保持清醒,可她的眼皮却仍是沉重起来。

    她听到了那个小女孩儿开口说话,她对她说。

    “姜心安,你还记得你的肾脏怎么来的吗?”

    “轰……”

    像是一声炸雷,就这样突兀的在姜心安耳边炸开,她陡然有了片刻清醒的意识,她怔怔的睁大了眼,望着那个女孩儿。

    “我哥哥那时候还能活,只要抢救,就还能活,可你急不可耐的要他死,因为你想要他的肾脏……所以你关掉了他的氧气……”

    那女孩儿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

    “你是不是很好奇,你为什么注射了麻药还有意识?”

    “那是我特意吩咐的,你知不知道明明还能活却被人关掉氧气摘掉器官的感受?姜心安……今日,我就让你也尝尝这同样的痛苦

    ……”

    姜心安口中发出‘嗬嗬’的倒气声,她脸上的血色被抽离干净,她想要求饶,她想要喊救命,可她发不出任何声音,说不出一个字

    来。

    “你不是想做正常人健康人吗?姜心安,你想活,想恢复健康,这没有错,可你不该剥夺一个拼命想活下来的人活着的机会……

    所以,姜心安,你安心的等着吧,你的劫难,现在才开始……”

    女孩儿再一次讥诮的冷笑一声,她抬起手,示意外面的人进来,然后,她就那样看着姜心安极度恐惧扭曲的一张脸,她畅怀的

    看着,她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着告诉世人她有多么的欢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