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失去音讯
    白芷也看到了萧庭月,当即双瞳一亮,眼圈越发红了几分,眼泪断线珠子一般,滚落的汹涌。

    萧庭月看了白芷一眼,可也仅仅看了一眼,而且,那一眼,淡漠疏冷到了极致,就仿佛是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人一般。

    他收回了视线,白芷的目光却还是柔弱的追着他。

    直到他迈步下了台阶,直到他步子未曾任何停顿的走过她的身边,直到他头也不回的上了车子……

    白芷才怔怔然的回过神来,她缓缓的垂下了长长的眼睫,泪仍在不停的往下落,可她却轻轻的咬住了嘴唇,双手也渐渐攥紧成

    拳。

    他明明以她名义捐了五百万,为什么此时却又视而不见?是了,他定然是想避人耳目,毕竟……他们现在的关系,只是普通朋

    友而已。

    秦姒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白芷,唇角笑容讽刺。

    傅子遇宠着她,她又是嫉恶如仇的性子,对于白芷秦姒没有好感,更何况星尔又是她偏爱的。

    “白小姐,受伤了就赶紧去看医生啊。”

    秦姒似笑非笑,将披肩拢的更紧了一些:“白小姐今晚真是出尽了风头,只是,白小姐好似对别人的男朋友未婚夫老公什么的,

    特别感兴趣呢……”

    白芷倏然抬头看向秦姒,秦姒红唇张扬,美的艳光四射,白芷并不知晓秦姒的存在,她当年离开时,傅子遇还在浪迹花丛呢。

    可现在,傅子遇身边好像自来都是这个女人。

    白芷牙咬的更紧了一些,却仍是虚弱苍白的苦涩笑了笑:“您误会了,顾少爷不过是我的老同学而已……”

    秦姒款款走下台阶,一步一摇,风情万种:“少拿老同学当遮羞布,大家都是女人,在我面前不用装神弄鬼,白小姐,奉劝你一

    句,收敛一点吧,小心哪天万劫不复!”

    白芷看着秦姒从她身边走去,她走到 傅子遇的身边,娇嗔低声说着什么,傅子遇宠溺的笑声轻声传来:“……当然,姒儿想做

    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白芷几乎要将一口银牙咬碎,可到最后,她却还是将这一切都死忍回了肚中。

    她早已说过的,嫁给段家振之后,她唯一的收获就是,什么羞辱,委屈,磋磨,她全都能面目改色的忍下去!

    萧庭月坐上车子,思绪却还定格在刚才那一幕。

    白芷哭的眼圈微红看着他,可她的脖子上,却挂着当年他送她的那一枚戒指。

    她的心思已经再明显不过,遮掩不住。

    所以,他更不会再看多看她一眼,多停留一步。

    如果再相逢,大家坦坦荡荡依旧做个普通朋友,他不介意给她一些帮助。

    可在白芷渐渐袒露了她的这些心思之后,萧庭月清楚的知道,他绝不可能再和白芷,有任何私底下的瓜葛了。

    肖城的电话从京城打来。

    “先生,我们派去的人被赵靖之的手下发现了踪迹,赵大公子刚才着人来见我,口气十分不好……”

    自然,跟踪赵靖慈,于赵靖之来说,自然是触了他的逆鳞,可要他对星尔不管不问,他又根本做不到。

    她走之后,他失眠的就毛病又开始频繁的发作,每一日每一夜,必要知晓她今日安然无恙,做了什么,开心与否,他方才能小

    睡片刻。

    “我马上亲自回京城见他,肖城,让人撤了吧。”

    萧庭月挂了电话,立刻让东子准备去京城事宜。

    而与此同时,星尔与赵靖慈,盛若兰一行,已经返回国内。

    因着不想引起某些不必要的麻烦,毕竟,盛若兰早已是‘逝者’的身份,因此回国之时,盛若兰并未与星尔等人同框。

    赵正勋派了人去接外婆和舅舅一行,就算被人察觉行踪,星尔要出国念书,和外婆舅舅这些亲人辞行,也无可挑剔。

    外婆一行在京城逗留了七日,又与死而复生的女儿和心头肉小外孙女儿再一次挥泪分别。

    星尔临出国之前,约了苏苏和莘柑,和莘柑却没能赴约,电话里只说,怀孕了,怀相不好,整日都要躺着。

    星尔想要去看她,莘柑却又不许,只说她如今搬到公婆那里住着,多有不方便。

    她既然婉拒,星尔身为朋友,自然不能勉强与她,只得拜托了苏苏,多留意莘柑的事情,等生产时,告知她一声,报个平安。

    行程紧急,盛若兰身子不好,京城雾霾严重,她回国几日就哮喘复发,赵正勋心疼不已,星尔只得忍痛和外婆告别,好在外婆

    见到‘死了’近二十年的女儿好端端的站在她面前,心中大慰,精神也振作了起来。

    舅舅舅妈又将外婆照顾的极好,星尔这才放下心来。

    星尔与盛若兰,与赵家的关系,在征询了她自己的意见之后,赵正勋尊重她的决定,选择了将一切不公布于众。

    因此,她再一次随同赵靖慈离开中国,飞回瑞士之时,萧庭月也只知晓她预备出国念书了,大概就在瑞士。

    他与赵靖之的会谈,亦是不欢而散。

    赵靖之俨然是超级弟控,赵靖慈的行踪在他掌握之中他方才能安心,由怎么能容忍别人在旁窥伺。

    更何况星尔与萧庭月离了婚,赵家虽然和萧家有些交情,但从前星尔和他感情好的时候,赵家自然愿意维持这份交情,但此时

    ,盛若兰心疼女儿,不肯赵正勋再和萧家有任何往来,赵正勋对她的话无有不从,自然是满口答应。

    而阿慈更是因为姐姐受人欺负对萧家极其不顺眼,赵靖之当然也不会给萧庭月任何面子。

    在蓉城萧家可以只手遮天,萧庭月想做什么无人敢置喙,但在京城,可是他赵家根深叶茂的地盘,赵靖之趁机为弟弟妹妹出了

    一口气,直接放言,若是再发现任何赵家之外的人跟踪阿慈,他见一个抓一个弄死一个,绝不会手软。

    依着萧庭月的脾气,赵靖之如此公然挑衅,他自然也是直接翻脸,说不得两家就要闹个你死我活。

    但如今星尔在赵靖慈身边,多得赵家的庇护,赵靖之可以说话不客气,他却不能同样对待赵靖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