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谁都别想欺负我们小公主
    盛若兰抚摸着女儿的头发,眉眼一片柔色和心疼:“好,都凭你的喜好,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只要你高兴就好。”

    “妈妈真好,怪不得人家都说有妈的孩子是块宝……”

    星尔幸福的恨不得在盛若兰怀里打滚,盛若兰看着她此时的样子,却是忍不住的心酸又心疼。

    那么多年寂寞无助的走过来,一定有无数次,无数个夜晚她会想念她这个妈妈的吧,遇到伤心的事了,想要哭的时候,也会想

    和别的孩子一样,扑在妈妈的怀里哭的吧。

    所以现在,都二十岁的人了,却像是几岁的稚童一样,总是忍不住的对她撒娇。

    可阿慈明明也说了,这孩子本来却是极其大大咧咧的性子,从来不是走这种娇滴滴路线的。

    但怎样的她,盛若兰都心疼,都喜欢,她恨不得把自己缺失的这么多年母爱,都给她补上,千倍百倍的给她补上。

    “傻瓜,哪个妈妈不爱自己的孩子呢……”

    盛若兰轻轻摸着她的后背:“总之,你在妈妈面前,想要怎样就怎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算是妈妈不在了,还有你赵叔叔,

    还有靖慈和靖恩,还有你赵大哥呢……”

    “那我以后也是有娘家人撑腰的小公举了!”

    “对啊,我们星尔以后就是小公主,谁都不许欺负的小公主。”

    盛若兰有女万事足,这些日子,也渐渐从星尔口中知晓了一些她和萧庭月的事。

    在盛若兰的心中,她的女儿自然是千好万好,那萧庭月不珍惜,和自己初恋女友藕断丝连的,当然不是良人,离婚是好事儿。

    她当年若是和姜慕生早早离婚了,后来也不会有胎死腹中的惨事发生。

    因此,盛若兰并不像其他父母一样,让孩子委曲求全的维持婚姻,反正星尔就算一辈子不嫁,她也能让她做一辈子的公主,那

    又何必嫁出去受气呢?

    就算将来星尔要再嫁人,她也要好好给女儿把关,过不了她这一关,休想把她的宝贝女儿娶回去。

    再说了,现在星尔有了大哥和两个弟弟,又有了赵家和她做后盾,自然不同从前,也没人再有这样的机会欺负于她。

    星尔想要出国读书更好,更和了她的 心愿,她也不想在国内,看着那些乌七八糟的人,听到那些脏耳朵的旧人旧事。

    ……

    慈善宴散场,顾星洲还在拉着白芷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林瑞妮再忍不住,几步上前,强压了怒火柔声唤顾星洲:“星洲,伯母

    叫你过去呢。”

    顾星洲看未婚妻动了怒,这才停了话头,从西装口袋拿出一张烫金名片递给白芷:“阿芷,我们老同学得闲再好好聚一聚,以往

    大学的同窗们,如今也多有联络,大家时常说起你呢。”

    白芷此时却将架子端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林瑞妮,又对顾星洲缓缓摇头:“不用了顾先生,若同学聚会,到时我再去即可。”

    顾星洲还想说什么,白芷却矜持的转身离开了。

    林瑞妮看一眼白芷纤细柔弱的身影,不由微微冷笑。

    也不瞧瞧自己眼角的褶子都能夹死蚊子了,还在别人未婚夫跟前搔首弄姿的。

    也就顾星洲会看上这样离过婚是非缠身的女人,也不怕她再如啃前夫那样,从他身上狠狠啃下一块肉来。

    谁不知道白家拿了人家六七百万的聘礼,嫁妆加起来却连一百万都没有,这样宰婆家养娘家的女人,蓉城谁说起来不鄙视?

    白芷此时并不在意一个顾星洲,她的心,此刻被欢愉和满足虚荣给完全的占据了。

    最初庭月一直不看她,连一个对视都没有,她本来还心灰意冷着,可没想到她这边刚被人刁难,庭月就看不下去了,出手就是

    五百万,这数目虽然不让人膛目结舌,可也实不算小了。

    可见他心底还是在意自己,看不得自己被人欺负,受委屈。

    白芷想,她今晚豁出去来慈善晚宴,实在是来对了。

    白忠林说话难听,可有几句话说的还真是不赖,她还是能影响到萧庭月,萧庭月还是在意她的。

    是啊,她毕竟是他的初恋,身子不好,又遇人不淑,段家振将她欺辱成这样,后又被他冤枉,挨了一耳光……

    再之后,她被姜星尔推下扶梯。

    这桩桩件件说起来,他都该对她歉疚无比。

    他上次对她那样的态度,此时想来也能理解,他既然肯娶姜星尔,那自然对姜星尔是有几分喜欢的,姜星尔执意离婚,他这样

    骄傲的人,自然心中十分不悦,连带着,她也成了被殃及的池鱼。

    白芷一手提了裙摆,缓缓的向外走去。

    她心中思绪沉沉想着心事,并未料到一边姜老太太正怒气冲冲的看着她。

    对于姜老太太来说,姜星尔嫁得好,自然不如姜心恋和姜心语嫁的好,可姜星尔和白芷比起来,她当然还是偏向姜星尔。

    姜星尔嫁给萧庭月,就算和姜家不亲近,但于姜家也有好处,可白芷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和姜家却没丝毫关系。

    姜老太太牛叉了半辈子了,向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倚老卖老做的熟练至极。

    姜星尔这样的性子都被她明里暗里欺负,更别提白芷这朵娇弱的小白莲。

    白芷正小心翼翼的下台阶,姜老太太健步如飞的冲过去,一脚就踩在了白芷的裙摆上。

    身边的人还没来得及劝阻呢,就见白芷惨叫一声直接从台阶上滚了下去。

    姜老太太做完坏事就装晕,扶着头喊头疼。

    她一个头发全白的老太太,就算是故意做手脚,谁又能和她计较?

    姜家人赶紧将姜老太太扶到了车子上,白芷还惨兮兮的趴在地上,呻吟不住。

    好一会儿才有侍应生过来将白芷扶起来,她的小腿和胳膊都擦破了,不停的往外渗着血。

    萧庭月和傅子遇一行,被顾太太顾先生拉着寒暄,此时众人走的差不多了,他们方才出来。

    秦姒披了鲜红的披肩,一眼看到白芷可怜兮兮的站在那里哽咽抹泪,小腿胳膊上都流血了,她不由得一副看好戏的神情看向萧

    庭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