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她发誓,再也不要为他难过了……
    顾太太伸手拿过支票,白芷一眼扫过去看的很清楚,支票是萧氏集团的抬头,她心下立时大定,面上却已经浮出甜蜜笑意来。

    顾太太带了林瑞妮离开,顾星洲是晚宴主持人,此时已经收拾好心绪,笑眯眯问道:“老同学,多年不见,你还是和从前一样善

    良热心,今晚慈善宴,你有什么想说的?”

    每一次的慈善宴,都会有这样环节,主持人挑选捐赠数额较大的,或者身份贵重的上台致辞。

    方才那样一场小闹剧,自然会剪辑掉,只留下白芷捐赠和余下来的采访这一幕。

    白芷闻言,脸上笑意更甜蜜了几分,她今晚妆容清淡,方才泼了一杯酒,却也并无大碍,此时早已整理妥当。

    顾星洲问,她就含笑对镜头道:“我只希望人人都可以心存真善美,将这一份慈善事业延续下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除此

    之外,我还想感谢一个人。”

    白芷轻轻握紧了话筒,看着萧庭月离开的那一个空座位,她的声音里,柔情万份:“我想感谢那个帮了我很多很多的人,为我解

    决了很多困扰和麻烦,一次一次将我从困境中解救出来的那个人,还有今晚……我不方便说他的名字,我不想给他造成困扰,

    我只希望他能幸福,一生顺遂平安……”

    星尔‘啪’地一声,抬手关了电视。

    蓉城三年一度的慈善宴,自然是盛大无比,她身在国外,频道几乎都在转发这条新闻。

    白芷方才的话说的模棱两可,外人大抵不会懂,但她却很清楚,她感谢的那个人是谁。

    多好啊,这两个人,她都有些后悔她离婚的太晚了,没有早点成全两个苦命鸳鸯。

    看看人家,一个默默的为心爱的女人捐了五百万,一个感激涕零又隐忍得体的感谢对方。

    她这个看戏的人,都看的一愣一愣的了。

    说不定很快就能收到红色请柬了。

    星尔扔了遥控器,懒散毫无形象的歪在沙发上,抱了个抱枕怔怔看着窗外。

    明明离婚也是自己的决定,离开他也是自己的决定,发誓再也不要为他难过伤心了,也绝不能再哭,可这一会儿,心里还是有

    些说不出的难受。

    白芷样样都比她好,不,应该说是白芷样样都符合他的择偶标准,而她姜星尔,每一样都不讨他的喜欢。

    可她以后也不想委曲求全做那样不伦不类的一个人了,她就是这个样子的,有时候有点粗鲁,行事没那么得体,甚至还会动手

    动刀动枪的,可那又怎样,她活的快乐,自由自在。

    总好过从前,她像是活在一个套子里的人,完全失去了自我。

    这些日子在瑞士,看到妈妈和赵叔叔相处的日常,她才知晓,原来嫁给爱情是这样的。

    她从前的一些想法,定义,被颠覆了,彻底的颠覆了。

    爱情里不管你是国王还是乞丐,爱情里也不管你多么的高高在上,她多么的渺小不堪。

    爱情该是平等的,哪怕我一无所有,可我也不觉得卑微难堪,哪怕我富可敌国,我也不会在爱人面前不可一世。

    她从前将自己放的太低,她自己都将自己看的太卑微,她又怎能奢望别人将全心全意美好的爱情给予她呢?

    每个人在感情世界中,都该是独立而又骄傲的,两个人必须真正的意识到对方与自己是平等的,这一段爱情,才能恒久。

    就如赵叔叔和妈妈。

    盛若兰这样的过往,自然是不堪提起的,可赵正勋就算是丧偶二婚又如何,他这样的出身,这样的气度相貌,想要高攀的女人

    却仍是数不胜数。

    可盛若兰不觉得自己卑微,赵正勋也不认为她的过往是污点,甚至在赵正勋的心中,盛若兰依旧是完美无缺的,他包容她的全

    部过去,接纳,并且怜惜,这才是一个男人真正的爱着一个女人的模样。

    盛若兰那么的不幸,却又那么的幸运。

    那么,如今姜星尔的不幸该要掀过去了,是不是她的幸运,也快要降临了?

    盛若兰午睡下楼来,第一件事就是找她失而复得的女儿。

    过几日靖恩放假也要过来,还有靖之,一家人该好生吃个团圆饭了。

    盛若兰的身子好了很多,精神一日比一日的振作,赵正勋看她如今这般精神状态,不免又懊悔对儿子抱怨,该早一点让她和星

    尔相认的好。

    星尔趴在沙发上,撒娇的对母亲伸出手:“妈……”

    小时候最羡慕村子里的孩子放学回家的时候,小土匪一样往家里飞奔,喊着:妈,饭做好了没有,我都要饿死了……

    现在,她也可以这样了,早上睁开眼下楼,就可以抱着盛若兰的胳膊撒娇,说想吃这个想吃那个。

    晚上睡觉前母女俩也要腻歪半天,要不是害怕赵叔叔讨厌她,星尔连晚上都想霸占了盛若兰。

    盛若兰看到星尔,眉眼之中立时温柔无比,赵靖慈捂了脸就嚷嚷牙酸,赵正勋也嫉妒的不行,可怜的父子俩只能抱团取暖,谁

    也不敢有怨言。

    “怎么了?眼睛怎么也红红的……”

    盛若兰走到沙发前,拉住女儿小手,星尔顺势就歪到了盛若兰怀里:“就是刚才看电视,看哭了嘛……”

    盛若兰哭笑不得:“这么大的人了,看电视也会哭啊……”

    星尔腻在她怀里撒娇:“妈,我们过些天,回去看看外婆吧,看完她老人家,我还想继续念书。”

    盛若兰对她的要求自然无有不应:“当然,我们过几日和靖之他们一起回去,只是星尔,你想在哪里念书呢?”

    “出国念书吧,我不想在国内念了。”

    星尔一点都没矫情,在自己妈妈面前还有什么需要矫情的,反正她知道,她想怎样,盛若兰都会答应的,而赵正勋也是不会有

    二话的。

    在瑞士这段时间,赵正勋待她特别的好,甚至阿慈都吃醋了,几次抗议他才是赵正勋亲生的,差点被赵正勋暴打一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