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一杯酒,泼在了白芷的脸上
    “现在,我想邀请白小姐为我们弹一曲《仲夏夜之梦》,不知白小姐可否愿意赏脸?”

    白芷心弦蓦地一动,她未料到,今日竟会有这样的机缘。

    她四岁学钢琴,指法技巧早已炉火纯青,刚念大学时,在建筑系的迎新晚会上,她弹的就是这一曲《仲夏夜之梦》。

    一曲弹毕,白芷在b大扬名,爱慕者无数,而她尽数拒绝,就连当日赫赫扬名的顾星洲,都连连碰壁。

    最后她遇到初初回国的萧庭月,两人一见钟情。

    她曾在空无一人的学校礼堂,为萧庭月演奏这一首钢琴曲,她也曾在这钢琴曲中,与萧庭月翩翩起舞。

    她多想再回到过去,回到他们一见钟情那一日。

    白芷轻轻点头,一步一步向宴会厅正中央摆放的白色三脚架钢琴走去。

    音乐声平息下来,宾客之间的交谈也化为了一片安静。

    顾家太太脸色冷凝难看,目光落在白芷过分羸弱的身躯上,渐渐眉目阴郁。

    顾星洲的目光却一直热烈的追随着白芷,而坐在顾太太身侧的那一位年轻小姐,也就是顾星洲的未婚妻林瑞妮,已经面色僵硬

    难看到了极致。

    顾太太深吁一口气,轻轻握了握林瑞妮的手:“星洲是一时糊涂了,别担心,好孩子,一切有我呢。”

    白家如今落魄成这样,萧家又明摆着厌弃了白家,那白忠林如今就是一滩烂泥,谁沾上谁倒霉,她决不允许她一直视为骄傲的

    长子,被白家的贱人给毁了。

    林瑞妮眼圈微红,却还是修养极好的按捺住了情绪,强颜欢笑。

    顾太太对准儿媳妇本来就满意,此时更是心疼她,拍了拍她的手背:“放心吧,这口气我会帮你出了。”

    《仲夏夜之梦》白芷熟悉的不能再熟,那些音符就像是烙印在她的脑海之中,再熟悉不过。

    白芷抬眸,视线里搜寻萧庭月的身影。

    他依旧背对着她的方向而坐,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

    白芷心中微酸,那优美的乐曲仿佛在她指下也变的哀伤起来。

    一曲弹毕,白芷站起来对宾客鞠躬,顾星洲眼眸灼亮,在管弦乐队再一次开始演奏之时,他邀请白芷与他共舞。

    白芷离开蓉城多年,与顾星洲早已没有任何联络,这一次,也是六年后初见。

    顾星洲这般热络,白芷自然没想到他已经有未婚妻。

    当她苦涩点头应下顾星洲的邀约,将洁白柔荑放在顾星洲的掌心之时,忽然一杯冰凉的酒水,劈面泼在了她的脸上。

    白芷惊呆了,顾星洲也是一怔,旋即面色难看至极,只是在看清泼酒的人是谁时,神色慌乱起来:“妈,您这是做什么……”

    顾太太雍容华贵,妆容得体,年过五旬,却依旧保养极好。

    她一手掷了空杯子,一手依旧握着林瑞妮的手,神色严厉,厉声道:“我做什么?我倒是想问问,顾大少爷在做什么!你的未婚

    妻在这里,顾大少爷该不会是忘记了吧!”

    顾星洲面色有些尴尬,看了看顾太太,却不好意思去看自己的未婚妻:“妈,我不过是见了老同学,一时失态而已……”

    “是一时失态,还是存了男盗女娼的心思了?”

    顾太太这话一出口,白芷就受不住了,她拿着纸巾胡乱擦拭了脸上酒水,眼圈却已经通红:“顾太太,您这是什么意思?今晚大

    家都为慈善募捐而来……”

    “哦?为慈善募捐而来,那么白小姐,您又给我们的慈善基金会捐赠了多少?”

    今晚的慈善晚宴,是蓉城三年一度的盛事,现场有无数记者媒体在录影,白芷身为蓉城人,也曾做过慈善宴的焦点,她怎会不

    清晰这些套路?

    顾太太这样一问,众人的视线立时都聚焦在了她的身上。

    谁都知晓,白家如今落魄了,在蓉城如过街老鼠一般,白忠林连来参加慈善宴会的资格都没有,可这白芷却又不知如何得了请

    柬得以进来。

    既然参加慈善宴,那么每一个人都要参与慈善募捐,蓉城的慈善会做的已经很成熟,每一项都是透明的,所有的捐款,除却慈

    善基金维持正常运转的费用之外,全都用在了需要帮助的人身上。

    “白小姐怎么不说话?”

    顾太太挺直了脊背,仪态端方:“还是,白小姐来参加慈善晚宴不是为了做慈善,而是存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白芷面色微微涨红,咬紧了嘴唇,眼底泪珠泫然欲泣,她忍不住看向顾星洲,可顾星洲是典型的文人做派,花前月下甜言蜜语

    他可以,真正需要他来担当什么的时候,他却是一滩泥。

    白芷瞧着顾星洲目光根本不敢与她对视的样子,心头不由一阵苦涩,为什么她身边的男人,不是段家振这样的人渣,就是顾星

    洲这样没担当的男人……

    白芷忍不住的又看向萧庭月,可萧庭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她的目光落在傅子遇和他身侧的女人身上,那个女人端了一

    杯酒,笑吟吟的看着她,妩媚的像个吸人精血的妖精。

    白芷不由得咬紧了牙关,这分分秒秒的寂静像是烈火一样在灼烧着她的心。

    她哪里有钱拿得出来做慈善?

    更何况,能出席这慈善宴的人,任何一个来宾,出手至少都在百万以上。

    可是如今的白家,白忠林都要卖女儿养车养房子了,怎么可能拿得出来一百万?

    可她又怎能回避过去这个话题?

    白芷咬了咬牙关,无论如何,她这一关都要过去,她不能沦为他人的笑柄,更不能……

    让那姜星尔看到她如此尴尬狼狈的一幕。

    “我当然会捐款……”

    白芷话音还未落,忽然有慈善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拿了一张支票过来:“太太,少爷,方才有人捐了五百万 ,是以白小姐的名义

    捐赠的……”

    顾太太不由微微一怔,林瑞妮也眸色沉沉看了白芷一眼,白芷自然是大松一口气,再想到方才萧庭月的忽然离场,心知,这支

    票大约也是他签字,以她名义捐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