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人家都望穿秋水了……
    她的命运不该是这样的,等到换了健康的心脏,她再不要做这样的女人,她要去把她和庭月的梦想实现,她依旧要做那个万人

    瞩目的白芷。

    白芷缓缓的摊开手心,唇角有一线冷笑溢出。

    她怎会那么蠢,泰国四面佛牌这样招人眼球的玩意儿,她怎么可能大剌剌的戴在身上?

    这外面轻薄的木牌,自然是再正常不过的寺庙求来的,可内里是什么,这全天下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白芷抬手,将纤细食指放入齿间,用力咬破,鲜血涌出,一滴一滴滴在木牌上,又顺着木质的纹理缓缓渗入内层,消逝无踪…

    …

    方晋南下得楼来,下属颇有些不解问道;“南哥,您今晚到底在找什么?这个女人瞧着柔柔弱弱的,应该也翻不出什么浪来吧…

    …”

    “继续盯着她吧,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方晋南将嘴里叼着的烟摘下来,随手摁灭在墙上:“星尔那边,怎么样了?”

    “姜小姐跟赵家的三少爷处的挺好的,这些日子都在瑞士四处玩乐,昨天刚去滑了雪,看起来倒是挺开心的样子。”

    方晋南唇角似有了淡淡笑意:“她开心就好,你们行踪小心一点,别让她知道了,也别打扰她。”

    “知道了,南哥。”

    方晋南上了车子,最后回头望了一眼白芷所住的那一栋公寓。

    事即反常必有妖,而这天底下的人事,只要做过,就必定会留下痕迹。

    ……

    白芷到了宴会现场的时候,宴会已经过半,正值**。

    她并未曾刻意的打扮自己,比起现场无数名媛淑女绞尽脑汁的让自己独树一帜的出风头,白芷此时的装扮,倒算是一股清流了

    。

    最简单的赫本风白色晚礼服,一头长发如瀑一般顺滑披在肩上,修长的颈子间挂了简约的银色链子,尾端坠着一枚素淡的银戒

    。

    白色蕾丝的发带在耳际垂下,映着她清淡的妆容,竟也是别样的清丽。

    除此之外,她周身再无任何装饰。

    顾庭安擎着酒杯,斜靠在大厅描金的廊柱上,他狭长的眼瞳眯起来,看向白芷,微勾轻笑。

    他记得她这一身打扮,她第一次和大哥约会的时候,穿的就是这样一条白色裙子,头上也是这样的白色发带。

    多可惜,他那大哥却是不知怜香惜玉之人,她今晚这一番心思,大约又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姜老太太正在和几个舒适的太太夫人们寒暄,一错眼看到白芷进来,又是这般妖妖道道和众人皆不相同的打扮,不由得皱了眉

    毛:“今儿这样的场合,大家伙都高高兴兴的,偏生有人穿的像戴孝一般,晦气!”

    她自来都是这样为所欲为惯了的性子,敢这样说,也不怕下了人家脸面。

    蓉城众人还不尽然知晓萧庭月和姜星尔之事,毕竟,萧庭月在公开场合,依然是将太太挂在嘴边的。

    众人各种猜测纷纭,但当事人敛口不提,他们也只能猜测。

    萧庭月太太是姜家人,这白芷,可听说是萧庭月当年的初恋,也难怪姜老太太这般不悦。

    白芷却不知晓这些关节,她年少时在蓉城就已经赫赫有名,那时候白家还算是鼎盛,一则看白忠林面子,二则是她自己太过优

    秀。

    毕竟,比她漂亮的名媛,却很少有她这样的头脑,而那些比她厉害的学霸,却又没有她这样楚楚可怜的样貌。

    时隔六年时光,当年蓉城很多人爱慕过的女神忽然现身,自然引起了小小的骚乱。

    虽然女神脸上也有了岁月痕迹,与记忆中那般完美无缺的影像好似也有了细微的出入,可白芷身上这种娇弱让人怜惜的气质,

    却好似更盛了一些。

    她的肤色白到近乎透亮,仿佛脸上的血管都根根清晰了,男人们对于瓷娃娃这样一碰即碎的女人,自来都是怜惜的,更何况,

    白芷从来都知道怎么扬长避短,知道怎样的自己,才是最美丽的。

    有人上前搭讪,白芷礼貌而疏离的淡淡轻笑,侍应生送来酒水饮料,她纤细的手指伸出去,端起的却是一杯最正宗的法国红葡

    萄酒。

    顾庭安遥遥与她碰杯,白芷矜持的颔首,浅浅啜了一口。

    她自进来这里就在寻常萧庭月身影,直到此时,她方才看到会宴会厅边缘的休息区内,那端然坐着的男人身影。

    他手中亦是擎着酒杯,琥珀色的酒浆在玻璃杯里轻轻摇晃,他的面容在璀璨夺目的光影里模糊,却依旧俊逸无双。

    秦姒娇软半靠在傅子遇的肩上,妩媚的眼瞳却含了笑睨着萧庭月:“庭月,人家都要望眼欲穿了……”

    萧庭月眉目不兴,眼底毫无任何波澜,他缓缓将杯中酒饮尽,放下高脚杯:“我公司还有事,先走了。”

    “人家刚来,你就走,有心人看到了,会怎么想?”

    秦姒缓缓坐直了身子,语带讽刺。

    “我如今与她毫无任何关系。”

    萧庭月眉色坦然。

    “庭月,三年一度慈善宴,稍后就要开始慈善募捐,你若是现在走,未免落人口舌。”

    傅子遇开了口,他说的自然是实情。

    大众对有钱人总是多种挑剔,你不捐钱,他说你为富不仁,你捐了钱不露面,他说你不尽心,你即捐钱又露面,他说你博取名

    利,总之,有钱怎么都是错。

    而萧庭月如今洗清身上污点,可顾庭安名声也跟着水涨船高,再不是当日毫无任何还手能力的手下败将。

    萧庭月做事,自然需要尽善尽美。

    “诸位。”

    今年主持慈善宴的顾家,虽然财势不及萧家,但亦是屹立百年的世家,底蕴深厚。

    此时站在话筒后的是顾家长子顾星洲,他生的倒是极好相貌,但稍显羸弱了一些,典型的文人样貌。

    白芷也认出了他是谁。

    他们年龄相仿,当年一同考入b大建筑系,他曾是她的爱慕者之一。

    而此时,顾星洲的目光,也正隔着众多宾客的视线,灼热滚烫的落在白芷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