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我方晋南可不是饥不择食的人
    他虽然是不肯信奉这些的人,可这件事却又处处透着古怪,让他不得不信。

    而数年后,同样的事情,好似又一次上演了。

    星尔的性子他虽是不能全然了解,但却也知晓几分,她嫉恶如仇,敢爱敢恨,就算是恨一个人,恨到极致,也不会耍阴招,就

    如当日她亲自去见姜心语,一样。

    这样性格的一个人,又怎会忽然人前失控,将怀孕的女人推下电梯?

    方晋南后来曾反复看了那一段监控,因为角度不太好,所以其实当时现场的真实情况,监控并不能体现周全。

    他也曾私底下询问当时在场的目击者,都说星尔当时状似癫狂,疯魔了一般。

    所以他才将两件事渐渐联想到一起。

    寻常人未曾经历过,当然不会想到这些匪夷所思的东西上,可因为他数年前的那一段经历,他却不得不这样怀疑。

    而且,方晋南在放慢了数倍的监控中,发现了一个异样。

    白芷从电梯上滚落下去,大出血小产,而当时监控模糊拍到,她身侧掉落了一枚雕刻着什么的木牌。

    而他更查探到,白芷不久前刚从泰国回来。

    方晋南专程问了已在南洋娶妻生子的那个兄弟,又让他拍了很多泰国的佛牌照片传过来。

    如果白芷那一日掉落的木牌,就是这一种佛牌,那么他几乎可以笃定,白芷的泰国一行,绝对做了什么卑鄙无耻的手脚。

    车子在白芷所住的那一套公寓楼下停住。

    白芷被人‘请’下车,后腰处极硬的一样东西抵着她,她只觉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白小姐,你可千万别发出什么声音来,我的枪子儿可是不长眼的。”

    身侧的男人,无指的手掌落在她的肩上,白芷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那个叫方晋南的男人也下车来,就在她的身后一步开外的

    距离跟着她。

    进电梯的时候,电梯里有一位带着孩子的妈妈,方晋南吩咐他的下属掐了烟,对那年轻妈妈歉意笑了笑。

    那年轻妈妈却不停偷偷看向方晋南,又有些羡慕的看着和方晋南比肩而立的白芷。

    白芷有苦难言,她若是叫嚷出来,完全无用,两个年轻女人和孩子,还不是任人磋磨。

    有心对着电梯里的摄像头给保安室做出暗示,可后腰那里的枪管抵的更紧了几分,几乎钻入她的皮肉中去。

    白芷咬死了嘴唇,到底没敢发出任何声音。

    她虽然不知道方晋南到底想做什么,可这个男人,却看起来并非是凶神恶煞那一类,如果是要她性命,又何必回来她的公寓?

    白芷心中乱纷纷的盘算着,她所住的楼层终于到了。

    三人出了电梯,白芷开了指纹锁,方晋南迈步进去。

    小小的套二的公寓,倒是收拾的整整齐齐。

    整个公寓的装潢都是走的简约风,客厅的布置亦是黑白灰的色调,一应摆设一目了然。

    方晋南的手下将卧室的门一脚踹开,推着白芷进了她的卧室。

    白芷不由得一阵心惊肉跳:“你们,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方晋南瞧着她下意识的抱紧了自己的双臂,全身戒备的姿态,咬着烟的唇角溢出冷讽的笑来:“白小姐不用害怕,我方晋南可不

    是饥不择食的人。”

    言外之意那么明显,白芷腾时双颊通红,死死咬了咬嘴唇,靠墙壁站着,看那下属四处乱翻。

    他们该是在找什么东西。

    白芷的心却一点点的定了下来。

    她怎么说也是出了名的打小聪慧,谨慎,做什么事都务必要做到滴水不漏。

    在姜星尔和萧庭月离婚之后,她就把那些泰国请回来的东西都挪到了其他地方去。

    虽说古曼童需要供养,但也不过是她略微麻烦一点而已,比起被人抓住把柄带来的一系列麻烦,这一点麻烦,又算什么?

    小小的公寓很快被翻腾了一遍,木牌倒是找出来了一枚,只是却是国内所有寺庙遍地可见的那一类。

    下属将木牌递给方晋南,方晋南嗅到隐约血腥味道,拿到亮处,看到那木牌好似被血浸过一般,色泽深沉,血腥味由此而来。

    白芷忽然眼圈一红,眼泪潸然落下:“方先生,我不知道你们到底要找什么……但是这一块佛牌,求你们给我留下来,这是我知

    道自己怀孕之后,心烦意乱,去佛祖那里求来的,上面的 血,都是那一日我摔倒小产所沾上去的……”

    方晋南掂了掂那枚木牌,确实是再正常不过的一枚,与那些泰国的四面佛盘,有明显的差别。

    难不成,星尔那一日会做出那样的举动,只是因为自己失去孩子,看到白芷怀孕,受不得这样的刺激?

    “方先生,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现在我一切都配合你们了,你们是不是也该兑现承诺?”

    方晋南抬眸看了白芷一眼,白芷眼圈微红,瘦削的脸容上泪痕点点,她确实是个我见犹怜的女人,但方晋南心中却毫无任何波

    动。

    他将木牌丢给白芷:“今日得罪了,白小姐好好休息吧,我们这就走了。”

    方晋南看了一眼下属,两人转身出了卧室。

    白芷踉跄半跪在地上,将那木牌捡了起来,方晋南眼角余光瞧到她捧了那木牌轻声啜泣。

    也是情理之中,她看到这个浸了血的木牌,自然会想到那一日失去孩子的事情。

    并不意外。

    方晋南收回视线,离开了公寓。

    白芷在地上抱着那一枚木牌啜泣了很久,直到确定,方晋南和他的下属真的离开了,她方才揉着发麻的双腿,缓缓站了起来。

    攥在手心里的木牌,上面雕刻的纹路将手掌心硌的生疼,白芷木然的推开卧室的门,一直穿过客厅走到大门处。

    她抬手将门锁反锁,又将保险也扣上,这才折身回了卧室。

    从小白忠林就说她,做事稳重,老师们也说她心思缜密,所以,她才能在理科班一直名列前茅,到了大学念建筑系,依旧能成

    绩稳居中上,如果不是她的身体不允许,她现在又怎么会放任自己如莬丝花一样,不得不依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