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爱慕者之一
    白忠林追出来,殷殷的叮嘱,白芷回身冷冷一笑:“为了卖女儿,您也真是煞费苦心了。”

    “还不是为了你们姐妹下半辈子有依靠?”

    “那我可真要多谢您了呢。”白芷转过身去,按开车锁,驾车离开。

    白忠林懊丧站在门前空地上,这两个女儿,原本一个个都乖巧听话,可如今这是怎么了?

    白若也就算了,白芷也成了这个阴阳怪气的鬼样子,白忠林不由得心浮气躁,他从前那两个乖巧懂事孝顺的女儿都去哪了?

    他不能坐以待毙,蓉城待不下去,他就弄一笔钱跑路好了。

    再不济,家里仅余下的两套房子还有三辆车,也能卖掉,再加上给白若找的那个暴发户……

    白忠林心里不停的盘算着,白若不肯嫁,还想在他手心里翻腾出什么浪花来?

    白忠林转过身去,阴恻恻的一笑,他混迹这么多年,难不成连个摆平自己女儿的能耐都没有?

    白芷开了车,宴会现场距离白家并不算太远,可车行到一半,忽然莫名抛锚,白芷只得将车子缓缓停靠在路边,看看时间,只

    差不到一个小时宴会就要开始,她不由得烦躁的重重拍了一下方向盘。

    打了4s店的电话,让他们派人来拖车,白芷干脆开了车门下车,预备打车过去。

    可她刚拉开车门,一辆黑色的悍马却悄无声息的紧挨着她的车子停了下来。

    白芷不由一惊,下意识的就要转身回车上,那车子车窗却缓缓降下,晦暗不明的光线里,白芷看到了一张年轻,却又让人一望

    就心中生悸的脸,眉峰下有淡淡的一道伤疤,周身凌厉气势让人不寒而栗,她忍不住的又往后退了一步,直到脊背靠在了车门

    上。

    “白小姐。”

    方晋南的声音倒是颇为好听,只是不知为何,这‘白小姐’三个字从他嘴里吐出来,却也像是含了血腥味儿一般。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白芷紧紧靠在车门上,满脸戒备的望着方晋南,盛夏的夜里,她的脊背却被冷汗湿透 了。

    “白小姐不用这么害怕,只是有句话想要和白小姐说而已。”

    方晋南在车内微一挥手,就有三人从车上跳下来,将白芷围住。

    “说话可以,但你这又是什么意思,我警告你,4s店的人马上就到……”

    “白小姐,借一步说话。”

    方晋南依旧是那样平淡的声调,白芷却觉得心中恐惧越来越盛,她不能上车,绝不能上车,谁知道她上车了会怎样……

    “白小姐,我们先生只是问你几句话,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围在身侧的男人声音沙哑难听,白芷看到他抬起一只手,那手却只有手掌没有手指,她蓦地一阵心惊肉跳,知晓自己今日是躲

    不过,可顾庭安今晚也会去宴会,她若是一直迟迟不到,顾庭安总会找她的。

    凭借顾庭安如今的能力,自然有办法救她。

    她不如乖顺上车,万一将这些人激怒,他们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情来,她一个弱女子,只能任人宰割。

    白芷定了定神:“好,我信你们,只是问我几句话,问完就放我走。”

    方晋南漠然看着她:“白小姐放心吧,我方晋南向来一言九鼎。”

    方晋南,白芷在心底悄声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将这个名字记牢,面上却不露分毫,抓紧了自己的手包,弯腰上了车子。

    车子平稳向前,白芷渐渐觉得奇怪,这条路怎么像是回她的那一套公寓的路?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白芷一下子情绪紧绷了起来,这方晋南是谁,为什么这名字她好似隐约在哪里听过,是顾庭安给她说起

    过,还是……

    不对,是白若,她想起来了,白若和她说过这样一个名字,好似,好似这个人是姜星尔的爱慕者之一……

    白芷蓦然双手死死抠紧了身下车座,又是姜星尔,又是她!

    这个方晋南,他该不会是想要为姜星尔出头,所以今晚才会来找她的麻烦的吧。

    还有她的车子,为什么好端端的忽然抛锚了?

    是了,她前几日刚把车子送去保养,定然是被人动了手脚了。

    如果这个人就是白若对她说的那个人,那么他会不会恨她入骨,今晚……又会不会对她下狠手?

    “白小姐,别担心,这个地方白小姐再熟悉不过了。”

    方晋南冷笑一声,他是混迹黑道的人,和萧庭月这种世家的少爷可不一样。

    他们这样的人,各种鸡鸣狗盗见不得光的手段见识的多了。

    昔日他曾有个歃血为盟的好兄弟被仇家追杀逃亡到南洋,他们见面时,那兄弟也曾酒后与他说起一些南洋那边的秘事,什么法

    师邪术,什么白龙王,什么泰国降头古曼童,他也略有耳闻。

    而数年前,他也亲身经历过这样的一件事。

    他还混迹在底层之时,只是帮大哥看场子的马仔之一,结实的自然是三教九流的人物。

    有一个被他救过一命的女支女,将他当哥哥一样看待。

    方晋南还记得,那一日那个女孩儿来找他,兴高采烈的说有一个新加坡的商人肯娶她为妻,她就要嫁人,不做这一行了。

    而在她婚期定下之后,她和男友还有几个小姐妹一起去泰国玩,一周旅程结束回国之后,她却忽然性情大变,整日暴躁吵闹,

    无缘无故就失态发脾气,男友渐渐无法忍受她这个样子,很快和她分手了。

    可订下的婚期却没有取消,只是新娘换了别人——就是与她同游泰国的闺蜜之一。

    婚后,那闺蜜就随同丈夫回了新加坡,而那个精神错乱的女孩儿,却在他们婚礼当日把自己给吊死了。

    他记得很清楚,很久之后,他和那女孩儿的另几个好朋友一起去祭拜她的时候,其中一个女孩儿拉了他偷偷说,怀疑那一次去

    泰国的时候,女孩儿被闺蜜下了降头,要不然,好好儿的人,怎么会忽然精神错乱大发魔症呢?

    他那时候从未听说过降头是什么,后来专程又找了那个兄弟了解这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