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有时候女人不需要太矜持……
    “在京城逗留了足有半个月后,赵家的三公子带了太太出国去散心,我们去查了出入境的记录,他们去的是瑞士,据我所知,

    赵三公子的父母都在瑞士,赵先生在陪着他的妻子休养身体……”

    肖城说到这里,小心看了看萧庭月的神色:“这一次瑞士之行,必定会去拜访赵家两位长辈,先生,您看,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

    萧庭月夹着烟的手,就那样顿在半空中。

    赵靖慈对星尔的喜欢和纵容,他心知肚明,但赵靖慈今年还没满十八岁,星尔和他,该是没有这个可能的。

    但他带星尔去瑞士目的何在?

    难不成真是存了带她拜访父母的心思?

    赵家有赵靖之这个长公子支撑家业,余下两个公子的婚事并不会管的太苛刻,赵靖慈若是执意妄为,大抵赵家两个长辈,也只

    有妥协的份儿。

    可这都不关键,最关键的还是星尔的态度。

    星尔她,会喜欢赵靖慈吗?

    人在最脆弱无助的时候,很容易就会对那个照顾自己力撑自己的人产生依赖感。

    如果,星尔真的被打动了呢?

    萧庭月一瞬间有一个念头,他恨不得立时就飞到瑞士去,但这个念头却也不过一瞬,就被他自己硬生生的压了下来。

    星尔的性子,他很了解,她想做的事,刀山火海也会闯过去做,她不想做的事,就算是刀压在脖子上,她也不会松口。

    她死缠烂打于他的时候,是毫无保留的在爱着他,可她决绝要离婚之时,也是真的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的瓜葛了。

    如果他追到瑞士去,只会让她厌烦,厌烦于他对她的监控与跟踪,厌烦于,离婚了,他却仍是强势的插入她的生活之中。

    “盯好赵家的三公子即可,其他事,不要轻举妄动。”

    萧庭月将烟灰掸掉,“肖城,让你的人在做事手脚干净一点,不要被她发现。”

    “您放心吧,先生。”

    肖城点头应下,却又道:“好有一事,我方才来时,东子让我问您,说是姜慕生私底下问过他,能不能把姜心安接回来……”

    萧庭月脸色倏然一变:“他想把姜心安接回来?”

    “说是姜心安病了一场,秦冉也有些精神不好,无人照顾她……”

    “你去告诉那个姜慕生,这些日子我倒是忘记了,他昔日那样算计我萧庭月的妻子,这个账我还未曾好好和他算一算,不如就借

    着这个机会,清算干净!”

    肖城亦是一笑:“他也忒不知分寸了一些,先生从前给他几分面子,如今还想顺杆子往上爬?我看姜家今后也想学白家呢,在蓉

    城待都待不下去了……说到白家,对了先生,我听人说,那个白忠林如今狗急跳墙,到处找人给两个女儿说人家,想卖个好价

    钱……”

    “我说过了,白家的事,早与萧氏没有任何关系,肖城,以后,白家的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要再提起。”

    肖城点头应是:“先生的意思我明白,就是怕有心人又借机生事。”

    “肖城,我们只管做好分内之事,至于别人要做什么,只要不犯到我们头上来,与我们又有什么相干?”

    ……

    白芷坐在客厅里,听着白忠林和白若的争吵,白若的声音尖细,刺的她脑仁都有些隐隐生疼。

    “怎么,你以为我们白家还是从前的白家,人家出二百万聘礼娶你,你就烧高香吧,你早就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了!”

    白忠林讥诮冷讽,白家如今在蓉城如落水狗一般,他的口碑人缘本就不好,萧庭月摆明了态度厌弃了白家,谁又会去自讨没趣

    和萧家对着干?

    从前的白忠林,两千万他大约才会放在眼里,二百万,他眼皮都不带夹一下的,更不要说嫁个女儿的聘礼。

    可是现在二百万对他来说都算是天文数字,他白忠林可是能屈能伸的人物,更何况这姐妹俩都是药罐子。

    “姐姐怎么不嫁,为什么偏偏让我嫁?”

    白若忿忿抄起面前的杯子,重重砸在地上。

    白忠林嗬地一笑:“你和你姐比什么?你姐才回来多久萧庭月就离婚了,你努力了几年是个屁!”

    白若气的浑身发抖:“你既然这么看不上我,就别拿我去换二百万,姐姐有能耐,你让姐姐再给你挣个亿万富翁回来!”

    她跳起来就向外走:“我告诉你白忠林,我的婚事你别想插手,你要是非让我嫁这个脑满肥肠的老男人,我就直接吊死在洞房里

    !”

    白忠林抬脚要追过去把白若抓回来,白芷实在受不了,终是开了口:“行了,日子又不是过不下去了,你非逼着她嫁人干什么!

    ”

    “阿芷啊,萧先生那边你倒是加把劲儿啊,他都为了你把婚离了,这什么时候让你嫁过去?”

    白忠林对着大女儿,却又是另一副嘴脸。

    白芷冷笑一声:“我可没有那么好的能耐让他为了我离婚,你也未免太高看我了。”

    “怎么不是为了你呢……萧先生对你这么有情有义的,阿芷啊,有时候女人矜持点好,但有时候,也要适当的那个,那个一点…

    …你懂爸爸的意思吗?”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把自己送到萧庭月的床上去?”

    白忠林呵呵一笑:“话糙理不糙不是,他现在和那姜星尔离了婚,身边正缺人,你现在小意温存的贴上去,他岂能把持住?更何

    况你们本来就是一对儿……”

    “我劝你还是安分一点吧,如今你还能在蓉城苟且偷生,若再算计什么,怕是在蓉城你就待不下去了。”

    白芷站起身来,抬腕看了看表,今晚有个宴会,颇为隆重,顾庭安给了她一张邀请函,她自然要去。

    因为萧庭月今晚也会去。

    她不会做什么,她只要能和他同框就足够了。

    有时候欲盖弥彰,反而更让人心中误会丛生。

    “阿芷啊,爸爸的话你可要记着,你如今都三十了,女人的青春转瞬即逝……”

    白忠林追出来,殷殷的叮嘱,白芷回身冷冷一笑:“为了卖女儿,您也真是煞费苦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