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总会有更好的人爱你,重过于他的生命那样爱着你
    她们母女可以一起好好的活着,等着看姜慕生的报应。

    星尔扶着她双臂的手一点点松开来,盛若兰眼底的光芒倏然暗淡了,可星尔却轻轻抱住了她:“妈妈……”

    星尔低头抽噎一声,却又扬起脸来看着盛若兰,微微笑了:“是我,我是星尔啊。”

    赵正勋最但系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星尔拥抱了盛若兰之后,盛若兰却支撑不住直接晕厥了过去。

    赵靖慈和星尔都吓坏了,赵正勋更是吓的几乎魂飞魄散,幸而家里常年都有医生在,紧急救治之后,盛若兰方才悠悠转醒。

    她睁开眼就去找星尔身影,待看到她在床边守着,盛若兰方才心头微松一口气,随即却是泪眼婆娑。

    她伸出手来,星尔没有迟疑,把自己的手递了过去。

    她昏迷不醒的时候,赵靖慈对她说了一些从前的事情。

    赵正勋将盛若兰带走之后,一则是因为事情太过匪夷所思,赵家将事情掩人耳目了下来,二则是因为盛若兰被救醒之后,俨然

    就把过去种种全都忘却了。

    因着她身子太弱,赵正勋怕刺激她想起旧事再病发,因此才隐瞒了下来。

    那些年,赵正勋私底下让人送钱送物给外婆,但又不能表明身份,外婆又是有骨气的人,绝不肯接受,无奈之下,他才将钱物

    给了舅舅舅妈,让舅舅舅妈赡养老人家照顾星尔。

    但外婆当时因为舅舅没有支持盛若兰离婚而恼着舅舅,多年都无法释怀,直到后来星尔高考,外婆才和舅舅冰释前嫌。

    舅舅舅妈也不知晓赵家的存在,赵正勋只说是盛若兰的故交,舅舅不过是普通老百姓,也查不出什么所以然,所以,直到现在

    ,外婆和舅舅还不知这其中关节。

    赵正勋情深意重,做的已经再无挑剔了,就算是对老人家隐瞒了实情,也不过是为盛若兰的身体着想,可以体谅。

    而盛若兰,她更是无辜,她忘了过去,又不是故意将女儿母亲抛弃的。

    星尔是分得清是非的人,更何况方才她已经叫了妈妈,那么她自然就会把这个结子给打开了。

    “星尔……”

    盛若兰嗫嚅轻唤,星尔点点头,声音轻柔:“您好好躺着,我去给您倒一杯水润润嗓子。”

    盛若兰泪落的更凶,却是握着星尔的手不肯放开。

    星尔知晓她在怕什么,微笑开口:“放心,妈妈,我不会走的,我就一直陪着您。”

    盛若兰用力的点头,却还是恋恋不舍的将星尔的手一点一点放开。

    星尔去倒水,她的目光就跟着星尔,一秒都不移开。

    赵正勋没有插话,示意赵靖慈跟他一起出去,将空间留给这初相认的母女俩。

    星尔兑好了一杯蜂蜜水,送到盛若兰的床边,她先扶了她坐起来,在后背垫了两个靠枕,方才又端了水杯送到她嘴边。

    盛若兰眼圈通红,却满目的欣慰愉悦,她的女儿长了这么大了,又是这般的漂亮,懂事。

    她还记得的,她还记得她离开她的时候,她才一岁多,摇摇晃晃的跟着她的外婆,在那小小的院落里,追着鸡鸭欢快的跑。

    再后来她 的记忆一点一点的模糊起来,连那歪歪扭扭一步一晃的小人都跟着模糊了。

    她多年不曾做过这样的梦,为什么这一年来总会梦到自己有一个在受苦的女儿?

    盛若兰就着她的手喝了几口水,轻轻摇摇头,示意她放了杯子。

    盛若兰细细看着她的脸,微哑的嗓音里满是疼惜:“太瘦了一点,小姑娘还是稍稍圆润一点好看……”

    “妈妈年轻时也很瘦很美丽啊。”

    盛若兰一怔,旋即那一双漂亮温柔的眼睛却是笑的眯了起来:“你这孩子……”

    “您放心吧,现在当务之急,是您养好身子,我的身体很好的……”

    “你告诉妈妈,你是不是遇到了不好的事情?”

    盛若兰握紧了星尔的手,细细的盯着她眼底的表情,不许她有任何的闪躲和回避。

    “是有一些让我难过的事,可是现在都过去了,我现在很好,真的很好。”

    盛若兰轻轻抚了抚星尔的长发,星尔只觉得眼眶一酸,忍不住的就伏在了盛若兰身上。

    这是她曾经很羡慕很羡慕的举动,别的孩子受了委屈的时候,都可以投进妈妈的怀抱寻求安慰,可她从来不能这样。

    “是感情上的事吧……”

    盛若兰想了想,到底没有问出口,梦里面,她的女儿死了一个孩子,痛不欲生。

    她不忍心再将女儿心上的伤疤揭开,她经历过,痛苦过,她知道个中滋味儿。

    见到星尔之后,随同对女儿的记忆复苏的,还有那被自己遗忘的过去,也在心底一点一点的苏醒。

    可如今的她,再想起那些人那些事,除却嫌恶,真的再无任何其他的感情了。

    “妈妈,我不想再爱上任何人了,以后,永远都不想再爱上任何一个男人了。”

    星尔很少哭,离开他之后,除却趴在赵靖慈肩上痛哭的那一次,她没有再掉过泪。

    可是现在她是在妈妈的怀中,盛若兰抚一抚她的头发,她的泪就控制不住的落下来了。

    “傻孩子,你看看妈妈。”

    盛若兰轻轻给星尔擦了眼泪:“星尔,你要相信这世上总会有一个人对你好,无条件的对你好,疼着你,护着你,但是,你收获

    这一切的前提,是你有一颗善良真诚的心,我的女儿,我相信她的心灵是美好的,所以,总有一天,会有一个男人,爱你重过

    于他的生命。”

    “像赵叔叔那样的吗?”

    星尔清晰的看到盛若兰眼底闪过的一抹幸福和娇羞,她知道,唯有真正幸福的女人,才会有这样的神情。

    真好,她是真的幸福。

    “你也会遇到这样一个人的,星尔,相信我。”

    盛若兰将她轻轻拉入怀中,怨不得她总觉得她的心脏有一块无法填平,怨不得,她总是会患得患失,莫名的心痛。

    将星尔抱在怀中这一刻,她方才得到了真正的圆满,就算是死,她也不会再惧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