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求你了,别丢人了……
    赵靖慈磨了磨牙,他倒真是想有,可他现在压根不敢啊!

    星尔却又抱了手臂一副戒备的神色往后退了一步:“阿慈,理智,理智一点,你年纪还小,可不能被美色冲昏了头脑……”

    赵靖慈一巴掌‘拍’在星尔头上:“戏精上身了是不是?”

    星尔颇为‘妩媚’的抛了个媚眼儿给他:“毕竟第一次见到我时就已经被我的美色给惊呆了…所以,不得不防!”

    “你放心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这辈子都没可能和你在一起的!”

    赵靖慈冲她翻了个白眼:“走了走了,出国后可别给祖国人民丢脸……”

    “放心吧,凭我这张脸,定然让祖国人民扬眉吐气!”

    “嘿,我怎么不知道你脸皮这么厚这么自恋?”赵靖慈摸了摸下巴,摇头自愧不如,看来她八成真是自己姐姐,要不然这一脉相

    承的自恋臭美,怎么解释?

    上了飞机还没坐稳,头等舱里一个头发梳的油光水滑的年轻男人就直接过来找星尔搭讪了。

    赵靖慈一下瞪大了眼,尼玛,小爷我是死人吗?没看见她身边跟着一个这么大的异性,还敢来套近乎?

    星尔却给了赵靖慈一个得瑟的眼神,瞧见了吗?颜值过硬,到哪里都都青睐爱慕者。

    眼见两人拍的挺热乎,都开始广播了,那男人还舍不得回自己座位上去。

    赵小爷的怒火立刻不可遏止的爆发而出,伸手 直接勾住了星尔的肩往怀中一带:“宝贝儿……说了这么多话口渴了吧?要喝点

    什么?”

    那年轻男人仿若吃了苍蝇一般,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honey,这是你的……男朋友?”

    赵小爷下巴颏儿扬的高高的:“怎么了,小爷我瞧着不像?”

    那年轻男人却不理会赵靖慈,十分认真的劝星尔:“honey,你要好好想一想,他太小了……他不能好好的照顾你……”

    卧槽!他太小了!

    这样的羞辱,哪个男人都承受不住!

    赵小爷从座位上跳起来,一把揪住了男人的衣领:“走,跟我去洗手间,现在就去!”

    “去洗手间?你要做什么?”

    男人一脸惊恐,他性取向绝对是正常的!

    赵小爷冷笑一声:“怎么,不敢了?去比一比到底谁大谁小啊!怎么,你要是不敢去,咱就在这里比也行……”

    赵小爷松开手就要抽皮带,星尔赶紧死死抱住了他:“求你了,别丢人了……”

    赵小爷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从小男孩子一起撒尿,他都一定要做撒的最远的那一个,怎么能容忍别人说他小?

    梗着脖子不肯服输,那男人却怕自己惹上的是神经病,赶紧回了自己座位上去。

    心里却又叹息,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怎么被这样一个男人给弄到手了。

    赵小爷好容易被星尔摁在了座位上,却还不服气,星尔哭笑不得:“人家说你年纪小,你脱裤子干什么啊……”

    “管他说什么,总之不能说小,男人可听不得这个字!”

    赵靖慈翘了二郎腿:“谁敢惹小爷我,管他天王老子,一个字,就是干!”

    “你给我安生一会儿吧,这可不是在京城赵大哥的地盘上,有人护着你。”

    星尔小声的劝着,赵靖之也太宠赵靖慈了,也是因此赵靖慈才无法无天成了这样的混世小魔王。

    瞧瞧人家赵靖恩,双胞胎的兄弟,那叫一个沉稳聪慧,从小学霸,赵靖慈一比,简直都不能看了。

    赵靖慈一听又来劲儿:“什么叫有我大哥护着我,没我大哥,小爷我也谁都不怕!”

    “好好好,您厉害,赵小爷是谁啊,满京城横着走,到国外也依旧叱咤风云的人物,行了吧,安生一会儿吧?”

    “小爷看你长的漂亮,顺眼,卖你个面子,得嘞,小爷眯一会儿……”

    看着他戴了眼罩裹上毯子,星尔总算松口气,这怎么比养儿子还操心啊,她将来可不想生个这样的儿子,气也气死了。

    ……

    盛若兰一早醒来,赵正勋就让佣人将早已准备好的几套新衣服都熨烫整齐拿了出来,一一摆在了她的面前。

    “这是要做什么?不就是阿慈来吗?还用这么隆重?”

    盛若兰有些不解,但女人谁不喜欢漂亮的衣服,首饰,更何况还是自己心爱的丈夫亲自准备的。

    “不止是阿慈,阿慈同来的还有一人。”

    赵正勋摸了摸妻子顺滑的长发,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她自然不复年轻时的美丽无双,但在他心里,却仍是无人可以取代

    的。

    “阿慈还带了客人来?难道……是女朋友?”

    盛若兰一双眸子亮了一亮,旋即却又摇头:“那可不行的,阿慈还小着呢,十八岁生日都没过,现在谈恋爱也有些早了吧……”

    赵正勋摇头,笑起来:“不是,待会儿见了,你也许就知道了……”

    “这么神秘啊。”盛若兰越发期待起来,在国外养病的这些日子,虽然平静美好,可时日久了,也是想要一新鲜的热闹的。

    两个孩子有靖之看着,她是不用操心的,靖之稳重又能干,待阿慈和靖恩好成这样,寻常人家的亲大哥也做不到这种地步,她

    还有什么好操心的?

    可偏偏这身子不争气,明明前些时候已经开始好转了,却又莫名其妙的开始频发噩梦,而梦中一切又这般真实,那个可怜的女

    儿,她却总是想不起来,她到底有没有一个这样的女儿活在世上。

    并且在受着这些苦,遭着这些罪。

    盛若兰去沐浴完出来,从几套新衣中择取了一套精致绣着山茶花的长裙。

    恍惚的,那些断续的片段里,仿佛总有一处地方,丛丛簇簇的生着这样的花儿,漫山遍野都是。

    她看见就觉得亲近,再没有挑选试穿其他的。

    赵正勋见她一眼挑中了这一套,不由得轻轻叹了一声摇摇头。

    就算是她将前尘往事都忘却了又如何,冥冥之中,天意昭昭,还是在指引着她,一点一点的回想起过往,曾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