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你不会对我有什么不轨之心吧
    萧庭月没有再停留,大步走向车子前,他上了车,发动车子,车子疾驰而去,白芷孑然一人立在那里,不知多久,她失魂落魄

    的转过身去,一直走到她最初站着的花台后。

    那里还放着一个保温饭盒,里面是她自己亲手煲的补汤。

    顾庭安说,他这些日子几乎整日整夜的泡在公司里,她才动了这样的心思,姜星尔以死相逼离了婚,他正是最需要人陪伴的时

    候,对她来说是极好的机会。

    可是如今看来,他对她真的是毫无情意了。

    白芷拿起饭盒,用力的摔在花台上,芳香四溢的汤水四溅而出,白芷怔愣的看着一地狼藉。

    他说,以后让她不要再来这里。

    而他的家,她更是不可能进去。

    那么他的意思,实则是在说,让她以后不要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受了这么多委屈,甚至连姜星尔将她推下电梯腹内孩子死掉她丢了半条命都选择不再追究,他却还是这样的态度……

    那么她又何必这样做?

    何必要让自己委身于顾庭安,何必来换他洗脱污名?

    她再做什么,都不可能让他动容了吧。

    如果此时知晓,无论她付出怎样的努力,无论她怎样为他委曲求全,都再换不回他的温柔和驻足,那么现在,退步抽身是否还

    来得及?

    白芷一步一步摇摇晃晃的走到马路边,她不知道自己继续这样苟延残喘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人将希望寄托于神佛鬼怪,可神佛鬼怪却也操纵不了人的心。

    她就算听从泰国大师的话,用古曼童让姜星尔沉溺梦魇走不出失去孩子的阴影,可却也无法让萧庭月再一次的爱上她。

    ……

    星尔在离开蓉城之后,莫名其妙的大病了一场。

    这一次的病情,倒是和之前的两次高烧很像,先是出了很慑人的疹子,接着又是呕吐不止,整个人烧的浑浑噩噩神志不清,连

    医生都束手无策,就在赵靖慈急的快要发疯的时候,星尔却又忽然退了烧,疹子消退,渐渐的恢复了过来。

    而在病愈之后,她的精神状态好似一夜之间回到了从前,再不复之前在蓉城之时,好似疯子一般的浑浑噩噩。

    而就在星尔这一次生病病的极重的时候,赵靖之也接到了赵正勋的电话,言说盛若兰病情反复,整日念叨着要找自己的女儿,

    精神状态大不如前,夜里常常噩梦惊醒,说女儿在受苦受罪,赵正勋心中担忧不已,方才问长子,该如何是好。

    赵靖之稍稍踌躇了一番,就将赵靖慈将星尔带回京城一事和盘对赵正勋说出。

    赵正勋在国外陪盛若兰养病,不知晓短短光阴之中,竟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待听到星尔以死相逼离婚,他也不由得唏嘘摇头:“

    怨不得人都说母子连心,可见你兰姨做的梦亦是准的,靖之,你说,如今该如何十号?”

    “父亲就没想过让星尔和兰姨见面?也许长痛不如短痛,有些事早一些说破,兰姨说不定也放下了心结……”

    “可我怕她想起从前,怕她想起夭折的孩子,还有姓姜的畜生曾经对她做的那一切……我怕她会承受不住……”

    赵正勋实在不想再经历同样的噩梦,他和盛若兰走到一起太不容易,而盛若兰如今身子这样差,他真是怕再有任何一丁点的意

    外发生了。

    “但是兰姨和星尔若是相认了,兰姨心中自会觉得安慰无比,兰姨当日既然肯接受了您,那就说明她将过去放下了,如今我听您

    常说起的,都是兰姨挂念女儿,从未见她梦魇之中有别的人事,可见,她唯一的心结大约也只有星尔妹妹一个,父亲,依我说

    ,现在星尔回来了,兰姨身子又见不好,不如让她们见一面吧……”

    赵正勋蹙眉踌躇许久,终是点点头:“让我再考虑一下,靖之,你照顾好弟弟妹妹,我明日再给你回复。”

    赵靖之挂了电话,却就让人着手去办星尔出国的签证。

    如今星尔离婚回来,正是最伤心无助的时候,若能 和兰姨母女相认,对两人都只有好处。

    星尔出国去见兰姨,两人不如在国外好好休养一番,母女也好亲近亲近,这是再两全其美不过的好事儿了。

    星尔直到随同赵靖慈去了机场,方才知晓赵靖慈要跟她一起去瑞士了。

    “你不会把我拐到瑞士然后卖掉吧?”

    星尔十分怀疑赵靖慈拐骗她去瑞士的初衷。

    赵靖慈瞧着星尔 ,病愈之后不过半月时光,她却比刚离开蓉城时,好似换了一个人一般。

    那时候的姜星尔,就像是他从小到大养一盆枯死一盆的花一般,蔫儿巴巴的让人心疼又怜惜,可现在这花儿却又重新活了过来

    ,复又变的水嫩而又灵气十足。

    就像是他初次见到她时一样,那个生机勃勃的,让人看了一眼就忘不掉的姜星尔。

    只是可惜啊,老天弄人,她却偏偏是自己的姐姐!

    赵三公子看着星尔越来越漂亮,心里就越发的想要捶胸顿足,大哥肯定是嫉妒,嫉妒他遇到了这么好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才要棒

    打鸳鸯,他要带星尔去 找亲娘认一认,说不定就是乌龙一场!

    “你现在胖回来一点,不是之前那个病秧子模样了,兴许也能卖上个好价钱……”

    赵靖慈说着,忽然又神秘兮兮的压低了声音:“我听说国外有专门做这种人口买卖生意的组织,像你这样的年轻女孩儿,人家会

    把你照片放到网上,然后拍卖,谁出的钱多,你就属于谁……”

    星尔扑过去抱紧了赵靖慈的手臂,水汪汪的大眼睛瞪大了看着他:“阿慈,你一定会把我买回去的,倾家荡产也会买的,对不对

    ?”

    赵靖慈想说,小爷不买!

    可星尔这样看着他,他怎么都说不出一个不字……

    “那算了,既然还要买回来,那不如干脆不卖的好。”

    “阿慈,你对我这么好,我都有点害怕了……你不会是,有什么不轨之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