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他会永远在这里等着他的小姑娘回来
    “都是一家人……一家人花了钱,又不是给了外人,她就气成这样……我们真是白疼她和外甥女了……”

    嫂子不满的抱怨了一句,大哥倒是回头呵斥了媳妇一声:“你少说几句吧,当初买房子我就说不要买别墅,你们非不听……”

    “到时候升值了涨起来,我看你有脸说我!”

    “升值?涨起来?房子先盖好再说吧,现在市里烂尾楼还少?”

    “那你现在怪我也没用啊,买都已经买了……谁知道她这么爱钱如命……”

    “妈,小妹这样,得去看医生送医院去……”

    秦母却一咬牙道:“那不行,你小妹跟了姜慕生半辈子了,现在病了姜慕生不能不管!”

    “对,妈您说的对,就得让姜慕生管,小妹跟着受了一辈子的气,到现在都没名分,还有安安,怎么说也是他亲生女儿,总不能

    不管不问吧!”

    “老大你现在就给那个姜慕生打电话,他若是不肯接,你就去蓉城亲自找他!”

    秦母坐在沙发上,轻哼了一声:“还真当我们老秦家没人了,他们是高门大户,要脸面名声,我们可不怕,敢不管,给他闹个天

    翻地覆!”

    “就是,给他闹个天翻地覆!”

    “那就这样说定了,先把你妹妹送到房间去……”

    秦母看了一眼仍在对着镜子搔首弄姿的秦冉,别过脸去:“真是不要脸,半截身子都埋土里了,还想男人!呸!”

    ……

    “先生,赵三公子带了太太回了京城……”

    肖城斟酌了一下,方才又小心翼翼道:“许是三公子托了赵大公子帮忙,行踪十分隐秘,我们也不好再去窥伺……”

    “着人盯着赵家的三公子即可。”

    萧庭月没有抬头,一手握了笔,一手指了指面前桌案:“咖啡续上。”

    肖城瞧着他脸上疲色,不由劝道:“先生,您去歇会儿了吧,这都快三点了……”

    “无碍。”萧庭月笔下微微顿了顿:“肖城,京城那边,你亲自去盯着,除了你和东子,别人我也不放心。”

    “我知道,您放心吧先生,我一早就过去。”

    萧庭月点点头,挥手让他出去。

    这是萧氏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此刻,整个萧氏集团的大楼几乎没有窗子再亮着光,唯有这一处,依旧灯火通明。

    萧庭月不知又灌下几杯咖啡,面前桌案上文件处理完毕,天色熹微,东方微微发白,他站起身来,却仍是毫无睡意。

    自她离开之后,他的失眠症似又犯了,清醒的时间远远多过睡着之时,而深度睡眠更是几乎没有。

    从前她还在身边的时候,也会有觉得烦心的时候。

    毕竟这么多年,他真是一个人清静惯了,他又不是宫泽那种爱闹腾的性子,向来也是偏爱独处与安静。

    她却是活泼外放的人,爱热闹,话又多,总是叽叽喳喳围着他说个没完。

    那时候觉得她颇为聒噪,恨不得将耳朵堵起来,可现在却又觉得这寂静像是无边无际的寂寞一样,吞噬人心。

    萧庭月站起身来,点了一支烟走到窗边。

    他把灯全部都关掉了,却将窗子打开。

    清晨清新的空气涌进来,让人顿觉舒心。

    蓉城偏北,距离他的宅子并不算太远的那一处。

    他早已择好的一处地皮,不久的将来,将会在那里建起一栋漂亮的宅邸,属于他和她的。

    但是此时,他却不知那宅邸将建成什么模样了。

    她说,萧庭月,不要再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

    可于他来说,却意义深重。

    他没有想过换一个妻子,在将她变成自己的责任那一刻起,他也没有想过放开她。

    只是现在,他的小姑娘生气了,很生他的气,所以才会头也不回的离开。

    但他会永远等在这里。

    萧庭月下楼的时候,东方第一道光束将天幕刺破,守在楼下偏僻处的花台后的一道纤细身影,不知第几次站起来,活动着僵硬

    的四肢,望向集团大楼的出口处。

    当她看到那一道她翘首以盼的身影终于出现,并且身侧并无旁人跟着之时,白芷终于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快步的向萧庭月走

    去。

    “庭月……”

    白芷柔声轻唤,萧庭月目光掠过声音来源之处,却仍是平静的淡漠,他停住,看着白芷微微喘息着在他面前站定。

    “庭月……我怕你不肯见我,我知道,你这几天心情正不好。”

    白芷柔柔怯怯的看了萧庭月一眼:“庭月,我等了你一夜,我只是想要来和你说一句,如果可以的话,如果你同意,我愿意亲自

    去向你太太解释……”

    “解释什么?”萧庭月缓缓开口。

    白芷怔了一下,眼圈微微红了红,她咬了咬嘴唇:“我想对她说清楚,你只是念着旧情帮过我,你对我并无任何逾距,让她不要

    再因为我的存在生你的气,如果她肯原谅你,我愿意永远离开这里……”

    萧庭月唇角微微勾了勾:“白芷,她走之后我想了很多,我们曾经相恋过,而后来,你嫁了人,我也娶了妻,我们就该是井水不

    犯河水再无任何往来才是。”

    白芷眼中的泪雾一点一点凝聚了起来:“所以,庭月,你说这些话的意思,是后悔当初帮我离婚了,是吗?”

    萧庭月眉宇微蹙:“白芷,帮忙与帮忙,也有很大的分别,之前,是我错了,是我太自以为是。”

    “庭月,你知道我是什么人,我白芷从来都不会做伤人的事,如果我知道我逃回国来会带给你这么大的困扰,我宁愿当初被段家

    振打死在美国……”

    白芷捂住嘴,低低的哭出声来。

    萧庭月站着没有动,太阳从云层穿破,金光四射落在他的身上。

    他明明就在她的身前,依旧如天神一般让人心襟动摇,可她却偏生无法再靠近他一步。

    “白芷,你好好保重吧,以后,不要再来这里。”

    萧庭月越过她向停车坪走去,白芷踉跄追了几步:“庭月,你终究还是怨恨我了是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