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疯癫
    他没有回头,也没有再看姜心安一眼,他只是用毯子将他的孩子细心的裹了起来,抱紧在怀中,然后向外走去。

    秦冉立在门边,姜心安躺在床上,拿了手机不知在看什么。

    她面上毫无痛色,也没有任何的不悦,甚至还轻轻的哼着歌儿。

    于她来说,终于解决了这个拖油瓶,这个心腹大患,她当然是开心不已。

    秦冉忽然开了口:“姜心安,你早晚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姜心安哼着歌儿顿了一下,斜了秦冉一眼:“你放心吧,我就是后悔死,我也不会嫁给徐松!”

    秦冉冷笑一声,摔上门离开。

    是她年轻时做人小三,拆散盛若兰和姜慕生的报应,所以姜心安生下来就有病,所以姜心安如今会长成这样禽兽不如的东西。

    这都是她造的孽!

    秦冉上楼敲开了秦母的房门,秦母正磕着瓜子看着电视,看到小女儿进来,立时笑容洋溢。

    她还不知晓孩子的事情,先问了孩子的情况,秦冉敷衍了过去。

    “妈,我之前不是给了你一张卡……”

    秦母嘴里嚼着的瓜子立时索然无味了起来:“小冉啊,那卡不是你让妈保管着的吗?”

    秦冉点点头:“是,我是让您帮我保管着,但是现在,我需要用钱,你也看到了,姜慕生根本是个没良心的,不会再管我们娘俩

    了,心安如今又跟着外面的人学坏了,我想带她换个地方生活,好好改一改她的性子……总得买套房子吧……”

    秦母将手里的瓜子丢在盘子里:“现在我怕是不能给你了……”

    秦冉心口一缩:“妈,怎么了?你不是都存好了吗?存折都给我看了,你要是心疼利息,我就把利息给你……”

    秦母脸上颇有些不自在,却还是倚老卖老的开口道:“我是存上了不假,但是后来,你哥嫂不是要用吗,我就想着,反正你现在

    也用不上,就先挪出来给他们用了……”

    秦冉只觉得耳边嗡地一阵响,全身的血都往头上涌去。

    她知道父母偏心哥嫂,也知道哥嫂是吸血鬼,可她自问已经做的足够了,却没想到她的亲生母亲还会这样算计她。

    哭天抹泪的换取了她放下戒心,将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给了自己的亲生母亲,想着他们就算再怎样的贪心,也不会做的这么绝

    ……

    可是如今看来,是她错了。

    “全都挪了?八百万啊……哥嫂要做什么能花这么多?”

    秦母连忙摇头:“没有没有,那哪能全给你花完呢……”

    秦冉松了一口气:“那还有多少?”

    秦母支支吾吾道:“怎么也还有几十万呢……”

    秦冉只觉得一口气又堵了上来,她紧紧摁住心口,呼哧呼哧的倒着气,秦母慌忙站起来用力掐了掐她的人中:“小冉,你看看你

    ,这可是你亲哥,你的钱花在亲哥身上算什么?打断骨头连着筋呢……”

    秦冉缓过气来,抬手将秦母的手推到一边:“是,哥哥是你的亲生儿子,我这个女儿又算什么?妈,八百万啊,我攒了一辈子…

    …就这么一点老底了……”

    秦母虎了脸:“你哥嫂拿去投资买房了,又不是胡乱挥霍了?将来赚了钱,不定双倍给你呢!”

    秦冉更觉天塌地陷一般的绝望,哥嫂有几斤几两,她比谁都清楚,他们投资买房,怕是早晚被人坑的血本无归……

    “房子买到哪里了?我立刻想办法找人去卖掉,哪怕赔点钱……”

    秦母怒了:“小冉,你这是什么意思!爹妈养活你一场,难道连八百万都不值?”

    “这么些年,我早就把你们的养育之恩还清了吧……我拿回来多少钱,你们心里有数……不用我多说!”

    秦冉痛哭出声,哥嫂问询上楼来,赶紧劝和起来,秦冉却不听,只询问房子到底买在了哪里。

    到底他们做了亏心事,眼看秦冉追究不放,只得开了口。

    却原来是买在了市中心的别墅区,专门给秦刚买的婚房,因为位置并不算太好,还在建设中,七百多万才拿下了一套别墅。

    秦冉哭嚷着逼着哥嫂去退掉房子,哥嫂又怎么肯,他们全款买了别墅,正在亲戚朋友间扬眉吐气呢,若是退掉了,岂不是丢脸

    死了。

    秦冉见他们不肯,就嚷着要报警。

    秦母此时却使出了杀手锏,扑到阳台上就嚷着要跳楼,哥嫂一个劝秦冉,一个扑过去护着老母亲,家里乱成了一团糟。

    秦冉怔怔坐在地上,看着秦母跨坐在窗台上,她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秦母跳下去,所以这事儿到最后仍是她吃了这个哑巴亏。

    可这不是从前,几十万,百十万的事儿,这是她攒了一辈子的,若是再往前推个十来年,她依旧能从姜慕生手里弄回来,可是

    现在,她人老珠黄了,姜心安又不讨姜慕生的喜爱了,她们母女怎么存活下去?

    姜家的私生女,父亲都不认不管了,还怎么嫁个好人家?

    偏生姜心安还做着美梦,想和姜星尔比个高低,嫁一个萧庭月这样的人物……

    她真是自作孽。

    秦冉呵呵冷笑出声,她这一辈子过的算什么?

    一辈子无名无份,一辈子见不得光,唯一的女儿又走上了歧途,眼瞅着是拉不回来了。

    人没了,钱也没了,她什么都没有了……

    秦冉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她看到镜子里照出来一个形容憔悴的中年女人,是了,她老了,如今早已不复当年,她就连这如花美

    貌都失去了……

    她眼泪没了,就这样笑着,一步一笑的向外走。

    秦母怔怔从窗台上下来,试着叫了一声:“小冉……”

    秦冉却回头对她嘘了一声:“嘘,别说话,慕生来看我了……”

    秦母大惊失色,哥嫂也满面惶恐。

    秦冉却对着镜子摆出矫揉做作的姿态来,如二八少女一般娇羞的模样,细细柔弱的开口:“慕生……你来了?”

    秦母一下子瘫软在地,“老大,你妹妹,该不会是失心疯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