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死婴
    孩子自然是不能要的,想办法托付哥嫂送出去,可姜心安却不肯认命。

    姜星尔这样的贱人都能嫁给萧庭月,不管 她从前多不干净,手上还沾了人命,萧庭月还不是娶了她?

    凭什么她姜心安就要是这样截然不同的命运?

    孩子又怎能送出去?将来长大了难道不是隐患?

    这孩子既然不知是谁的孽种,那就留不得了。

    秦冉着急上火的让哥嫂联络有没有夫妻想要收养弃婴,这边姜心安却满目怨愤的望着那个襁褓之中安睡的婴儿,几次恨不得亲

    手将他柔嫩的脖颈掐断。

    但她终究还是不能下这样的狠手。

    她若将那孩子掐死,必定要留下她的指纹,姜心安怔怔坐了半夜,那熟睡的孩子哭闹起来的时候,她终是厌烦的蹙了眉。

    她的目光落在身侧的枕头上,哭闹的孩子怎会这样的让人心烦?

    她原本想把孩子生下,逼着那市长公子娶她进门,可却没想到他们竟会脸面都不顾去做亲子鉴定。

    而那口口声声说爱她,爱到死去活来,愿意为她上刀山下火海的男人,此时却成了缩头乌龟。

    明明那时候孩子在腹中时,他曾对他说,孩子生下来就想办法说服父母娶她进门。

    可孩子生下来了,她却连他的人影都见不到了!

    姜心安缓缓的把枕头拿了起来。

    门外传来敲门声,是舅妈的声音不耐烦的响起:“心安,孩子哭闹你就喂奶啊,大家不要睡觉了?”

    “知道了。”

    姜心安缓缓应了一声。

    她今日这般乖巧,舅妈倒是有些吃惊,但睡意袭来,沉沉打了哥呵欠,又转身回了房间。

    婴孩的哭闹声渐渐平息了下来,夜又归于了平静。

    姜心安将枕头从那婴孩的脸上移开,襁褓中白嫩的婴孩,脸色却是透着乌青。

    他不会哭了,也没有呼吸了。

    真好。

    姜心安缓缓的笑了一笑。

    她真是厌恶死了这个拖油瓶,就是他,差一点毁了她的全部人生。

    现在他死了,那么她就又能回到从前的姜心安了。

    没人会知道她顺生过一个孩子,她依旧可以让那些男人围在她的身边转。

    而这一次,她谁的话都不会相信了。

    清晨。

    秦冉起床,只觉得昨夜好似格外的安静,那孩子往日总要夜里吃上两三次夜奶,昨夜却好像只哭了一小会儿。

    秦冉扣了扣女儿的房门,片刻后,姜心安打着呵欠开了门。

    “宝宝呢?”

    秦冉往床上看去,姜心安揉了揉眼,没好气的开口:“还在睡着呢,睡的像只猪一样……”

    这到底是女儿身上掉下来的肉,秦冉终是有几分的心疼。

    闻言瞪了姜心安一眼:“他还能闹你几天?你舅舅舅妈已经联络好了人家了,就快把他送走了……”

    秦冉说着走到床前,那婴孩裹在襁褓里睡的正香,只是这脸色……

    秦冉只觉得心口里咯噔一声,她伸手探到那孩子鼻子下,却全无气息……

    秦冉惊呆了,姜心安回到床边,又要躺回去睡回笼觉,秦冉却一巴掌搧在了她脸上:“姜心安,你这是作孽,作孽你知道不知道

    !”

    姜心安这是 第二次挨巴掌,她打小娇生惯养,因为有病,谁都宠着她纵容着她,秦冉更是从小到大一根手指头都没碰过她……

    她怎么能受得了这样的气?

    姜心安从床上跳起来,狠狠推了秦冉一把:“你有什么资格骂我?作孽?要说作孽,你数年前没做过孽?盛若兰的两个孩子夭折

    不是你做的孽?”

    秦冉脸色煞白,捂着心口怔怔的靠在墙上,姜心安却像是暴怒的兽一样,将那婴孩的一应物品尽数砸在地上:“我才多大?这孩

    子活着将来找上我怎么办?我还要嫁人,我还要锦衣玉食过一辈子,他是我的污点,你懂不懂!”

    秦冉哆哆嗦嗦的伸手指向她的脸:“禽兽,姜心安你禽兽不如……你就是禽兽!”

    姜心安讥诮一笑:“我是禽兽又如何?这不就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吗?你又比我高贵多少?有什么资格动手打我?我爸早就不要你

    了,你在我面前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如果不是你,我现在还在蓉城,还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是你拖累了我,是你毁了我

    ,就是你,秦冉!”

    “你……你……不孝之子,你要遭天打雷劈……”

    秦冉只觉得心跳越来越快,她捂住心口,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终是再受不住,双眼一翻,人事不省的晕厥在地……

    姜心安浑身脱力了一般跌坐在床上,那婴孩全无气息的尸体就在她的身边。

    她不想看到他,不想再看到他一眼,她必须要尽快把他的尸体处理掉,必须要尽快!

    “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娘俩一大早吵成这样,邻居听到了会笑话的……”

    舅舅在外面敲门,舅妈在不满的小声抱怨。

    对,他们最贪婪,只认钱,只要给他们钱,他们就一定能把孩子的尸体处理掉,那就和她再没有任何关系了……

    姜心安跳下床,拉开了卧室的门。

    ……

    五十万。

    这是姜心安偷偷攒的小金库里最后一笔钱。

    舅妈哭天抹泪 拍着腿:“这是作孽啊,做这种事是要下地狱的……”

    “你们不就是要钱吗!说吧,多少钱,你们肯做!”

    “多少钱我们都不做,做了我们将来下地狱的!”

    舅妈拉扯着舅舅向外走,姜心安将自己那一张卡拍在了两人跟前:“五十万,怎么样,把这个孩子的尸体处理掉,处理干净,五

    十万就是你们的!”

    夫妻俩停了脚步,对视了一眼,五十万,处理掉一个死婴,这生意真是划算死了。

    小城市就这么大,每天医院里都不知道多少弃婴死婴,要处理掉还不是轻而易举?

    “安安啊,如果你不是我们外甥女,我们死也不会做这样的事的……”

    舅妈一副掏心掏肺对她好的口吻。

    姜心安鄙薄一笑:“别给我废话,拿了钱就把事情给我办的干净一点。”

    “虽然有点难度,但是你放心吧,谁让我是你舅妈呢……”

    舅妈蹭过去,拿了那张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