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签字,离婚。
    萧庭月将协议翻到最后一页,黑色钢笔笔尖落在白色a4纸上,渐渐氤氲开一片黑色墨迹。

    “星尔……”

    萧庭月缓缓抬起头来,他的双眸微红,就那样看着星尔。

    蓉城最神秘尊贵的男人,出生就含着金汤匙的那个男人,这一生他没有向谁低过头,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一个求字。

    可是这一刻,他望着自己的太太,他的妻子姜星尔,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不顾尊严,脸面,求她不要离婚。

    “星尔,我们不离婚,好不好?”

    星尔原本在笑着的,可那笑容到最后,却是再也挂不住了,成了摇摇欲坠的苦涩。

    她缓缓转过脸去,即将到来的盛夏,万物最生机勃勃的时光,她该成为翱翔在天际自由的飞鸟,而不是困在这一场两败俱伤爱

    情里的困兽。

    就像是威尔斯,那只小白虎,它不该存活在这漂亮的宅子里,更该去活在广袤的天地之中。

    “萧庭月,等我走了之后,如果有可能,把威尔斯放回去吧,它该活在它应该生活的地方,而不是这牢笼里。”

    星尔垂了眼眸,她终究还是没有落泪,她努力的笑了笑:“签字吧,这一场错误,早就该结束了。”

    “星尔……”

    “别再逼我。”

    星尔手中的刀子蓦然攥紧,她何尝又不是在逼自己。

    如果她再一次妥协,将来等着她的,又不知是什么。

    她曾以为自己是爱情至上的人,可以奋不顾身献出一切,可现在她才发现,她还是那个自私自利的姜星尔,快意恩仇的姜星尔

    ,她还是适合,活在她自己的生存法则之中。

    萧庭月看着她颈间又有血珠滚落,他终于知晓,这一刻,他终于清楚的知晓,有时候对于你所真正在意的事务,你反而会心甘

    情愿的放开手。

    就像是此刻,他有一万种方法留住她,可在她流血这一刻,他第一个念头就是,不要再让她受伤。

    ‘萧庭月’三个字签在离婚协议的最后一页,刚劲有力的笔锋几乎要划破白纸,他搁下笔那一刻,似是心脏中有什么东西骤然被挖

    去了一般,空荡荡一片。

    星尔伸手,将钢笔从桌子上拿起来,比起萧庭月签下这个名字的艰涩,她却是轻松利落的多了。

    签下名字那一瞬间,她忽然想到从前。

    在他的书房中,好似也有同样的一幕。

    合约上签下名字,成为他隐婚的妻子,那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欢喜,无法言说的欢喜,超越了一切的忐忑和对未来不确定的

    恐惧。

    飞蛾扑火的姿势壮丽决绝,可多数的飞蛾,不过只是感动了自己而已。

    “好了。”

    星尔放下笔,离婚协议推到祁东周的面前:“余下的事情麻烦您了。”

    祁东周点点头,“放心。”

    他伸手将离婚协议拿过来,重新放好。

    赵靖慈却走到星尔身边:“星尔,你接下来什么打算?”

    “也没什么其他打算,先把身子好好养一养吧。”

    赵靖慈睨了一眼她脖子上血淋淋的伤口,颇有些心惊胆颤的样子:“我觉得还是先把刀子放下来吧。”

    星尔‘扑哧’笑出来:“好。”

    “我给你处理一下吧,车子上有急救包。”

    赵靖慈看着她脖子上那道伤口和血渍,心疼的不行。

    “好啊。”星尔干脆利落的应下来,随同赵靖慈向外走去。

    她走了几步,忽然又站定,回身看向萧庭月。

    那是六月末的盛夏,午后的阳光最是耀眼明亮。

    他曾是她生命中最明亮温暖的存在,可是如今,他们都变的面目全非了。

    她到这一刻依旧发现,自己对他没有任何的恨意,是,无论他 做了什么,无论他怎样待她。

    她都无法恨他,可是,她也不会再继续的爱他了。

    “萧庭月。”

    她唤他名字。

    璀璨夺目的阳光里,他缓缓向前走了一步。

    烟灰色的衬衫,依旧半卷了衣袖在枕上,露出线条流畅优美的小臂,阳光折射在他高挺鼻梁上架着的镜片上,她看不到他眼底

    的情绪,也不知晓他此刻是什么样的表情。

    “我和你没有婚礼,也没有彩礼,嫁妆,算起来,我跟着你这么久,也算是锦衣玉食,如今分开,我们两不相欠了,你的财产,

    我分文不要,我的东西,我也会一样不少的带走,只是如今,我还暂且没有落脚地,东西只能先寄存在你这里,稍后,我会再

    来拿,不知方便不方便……”

    她说到这里,她看到萧庭月的眼底流泻出难以言说的一种情绪,那种情绪让人很难受,所以她垂下了眼眸,不再看着他。

    可他却又上前走了一步:“夫妻一场,我没有尽到做丈夫的责任,我也没有保住我们的孩子,一切过错都在我的身上,你执意要

    离开,星尔,我舍不得你伤害自己,我放手,但我希望,就算你离开我,以后也可以衣食无忧,就算你不要,我的一切,都有

    你的一半。”

    “萧庭月,你了解我的性子,我不会要的,一分钱我都不会要。”

    “好,你不要我的钱,那么星月居你还要不要?”

    “星月居?”星尔怔怔,片刻后,却仍是讥诮一笑:“还有什么意义吗?这个名字不过在提醒着我们过去的错误而已,萧庭月,不

    要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了。”

    萧庭月没有应声,他转而吩咐赵妈:“将太太的行李都收拾妥当,卧室封起来,任何人,从这一刻开始,再不许踏进去半步。”

    赵妈抹着眼泪点头,却又哀求的看向星尔:“太太,夫妻没有隔夜的仇啊……”

    “赵妈,之前,谢谢你对我的照顾,我以后有机会,还会回来看你的。”星尔笑着轻声安抚她。

    赵妈与她接触这么久,又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性子。

    她若是哭闹,如从前那样和先生怄气,一切反而好商量。

    可她此时这般,坦荡,平静,心如止水,却是决绝已定,再无可能更改了。

    “好好保重身子,下次再见,还想吃赵妈做的饭菜呢。”

    星尔上前一步,轻轻给了赵妈一个拥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