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星尔,我签字,你不要伤害自己。
    她说到最后,自嘲一笑:“我不过是身世如浮萍的人,也不敢妄想太多,只要今后可以平平静静的过日子,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个孩子,本来就是她不想要的,无名无份,生下来做什么?

    无名无份,生下来做什么……

    生下来做什么……

    星尔忽然抬眸,冷冷看向白芷:“你想要名分,我让给你啊,你坦坦荡荡说出来,我反而敬你几分……”

    “星尔!”

    萧庭月赶紧呵止星尔,可白芷却已经脸色惨白,渐渐呼吸急促,她揪着心口位置,大口大口的倒着气,萧庭月一步上前,将摆

    在桌案上的药瓶打开,倒出两粒药塞入白芷口中,合水服下。

    白芷渐渐的缓过气来,却是泪如雨下,她转过脸闭了眼,轻轻摇摇头:“庭月,你们走吧……”

    萧庭月知晓白芷和顾庭安之间的这些事,也知晓她心中隐痛。

    可星尔知晓的却是,这孩子是萧庭月的,白芷自怨自艾是因为无名无份。

    她又怎么能忍?

    星尔转身向外走去,白芷兀自垂泪不止。

    “白芷,星尔不知内幕,才会这样说,你别想太多了,好好休息,我们改日再来看你。”

    “庭月……”

    白芷柔弱轻唤,萧庭月步子微顿了一下,却还是向外走去:“你好好休息。”

    白芷看着他的身影消失,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再为她停留了,不管她是落泪,还是病发。

    他的心里,他的眼里,都只有姜星尔一个,再也装不下她了。

    白芷轻轻将被子拉起来,盖住了自己的脸。

    她的泪无休无止的往外淌着,仿佛永远都不会停止了一般。

    可她仍是不肯承认,怎样都不肯承认,她和萧庭月之间,是再也没有任何可能了。

    ……

    星尔离开医院之后,再也没有和萧庭月说一句话。

    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她全似浑然不觉一般,不闻,不看,不听。

    萧庭月实在担心她,可她又不肯他进来房间,无奈之下,只得让苏苏来陪着她。

    苏苏在萧庭月的宅子里住了两日就得回学校去,她这周期末考,自然不能耽误。

    苏苏离开不久,宅子里却又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赵靖慈和祁东周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萧庭月一眼就认出了祁东周,那位享誉国内外赫赫有名的金牌律师。

    “三公子,祁先生……久仰大名。”

    “萧先生,我在魔都也久仰萧先生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幸会。”

    “三公子,祁先生今日来此,是有何贵干?”

    萧庭月不喜啰嗦,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

    祁东周微微一笑:“却是有事,承蒙友人相托,来为贵太太打这一场离婚官司。”

    萧庭月脸色骤变,目光锐利阴鹫望向赵靖慈:“三公子的手笔?”

    赵靖慈冷笑一声:“是我又怎样,受人之托,承人之事而已。”

    萧庭月倏然手指紧攥,他知道星尔想离婚,星尔亦是在他面前提过几次。

    他以为自己总能慢慢的将她哄回来,可他实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悄无声息的做出了这样的事来。

    萧庭月倏然转身,星尔却衣衫整齐的从楼上下来,站定:“是我拜托阿慈的,这件事全是我自己的主意,和阿慈无关。”

    “星尔,现在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

    “你错了萧庭月,所有的事情,不过是才刚刚开始而已。”

    星尔缓缓向外走,从客厅穿过的时候,她随手将果盘下折叠的水果刀拿在了手中:“我那一日在医院说的很清楚,萧庭月,我把

    萧太太的位子让给白芷了。”

    “姜星尔!”

    萧庭月几乎是咬牙切齿唤出她的名字:“我也说的很清楚,我的太太只有你一个……”

    星尔含笑看着他,笑容璀璨却又狡黠,她将那折叠的水果刀打开来,刀刃直接贴在了自己的颈上:“那么,你现在是要一个死了

    的萧太太,还是要一个活着的姜星尔?”

    “星尔……”

    萧庭月上前一步,刀刃立刻将薄薄的皮肉划破,鲜血淋漓淌下,闻讯出来的赵妈和佣人们都惊呆了,赵妈吓的脸色惨白,一叠

    声的唤着太太,星尔握着刀的手,却动都未动。

    祁东周不由侧目,片刻后,他方才睨了一眼同样目瞪口呆的赵靖慈:“这还用我出手?我感觉自己今日就是来做摆设的……”

    “卧槽!”

    赵靖慈费了好大劲儿方才讲将那句话咽回去——果然是他亲姐姐,真他吗牛逼啊。

    萧庭月的步子硬生生顿住,他那一张脸,她曾一见钟情,曾爱的无法自拔,从不曾妥协,退缩,从不曾流露出过这般的绝望…

    …和痛楚。

    “星尔,你把刀子放下,我什么都答应你,别伤害自己。”

    “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吗萧庭月?”

    星尔展眉一笑,扬声对赵靖慈开口:“阿慈,离婚协议准备好了吗?”

    赵靖慈呆呆的点头,祁东周从公文包中取出早已拟好的离婚协议,他身为律师,自然会帮自己的代理人争取权益最大化。

    离婚协议上条条框框说的很清楚,星尔至少能分他二成的家产。

    星尔坐下来,那匕首却仍是贴着她的颈侧,鲜血渐渐凝固了,不再如方才那样让人心惊胆颤。

    萧庭月的目光自始至终都落在她的颈侧,那触目的血痕上。

    他看都未看那摆在两人之间的离婚协议,直接拿了笔:“星尔,我签字,你把刀子放下来。”

    星尔扬眉看他,嘴角笑容更盛:“你签啊,你签完字,我自然会放下刀子。”

    萧庭月握紧了钢笔,握到每一根手指的骨节都硬生生的突兀而出,手背上一片青筋毕露。

    “萧先生,不看一下吗?”祁东周大律师十分有职业道德的开口。

    “不用,我的一切,都可以给她。”

    祁东周啧了一声,身子微微靠向赵靖慈,小声嘀咕了一句:“给你姐姐写少了,早知道,净身出户……”

    萧庭月将协议翻到最后一页,黑色钢笔笔尖落在白色a4纸上,渐渐氤氲开一片黑色墨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