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无名无份的孩子,生下来做什么?
    “那是谁啊大哥。”赵靖慈急的不行。

    赵靖之唇角笑容淡淡,看着他着急的模样,轻描淡写的吐出了两个字:“秘密。”

    赵靖慈还想追问,赵靖之却把他赶出了书房:“滚回去睡觉去,明天上午你东周哥过来你可别顶着两个黑眼圈。”

    ……

    星尔在上午九点钟的时候接到了赵靖慈的电话,他说两天后带那位金牌律师来蓉城找她,这两日让她暂且忍耐,毕竟律师也要

    做一些功课,方能有百分百的胜算。

    星尔挂了电话,没有露出分毫,只是下楼吃早餐的时候,她似是今日比昨日的胃口更好一些,吃了小半碗的粥之后,又吃了一

    个鸡蛋。

    现在任何事在萧庭月心中,都没有星尔有胃口吃饭更让他心中高兴。

    “星尔。”

    萧庭月见她站起身,也跟着离开餐桌:“我带你去医院一趟,好不好?”

    虽然他能将那一日在商场发生的事情压下,但是白芷放弃追究星尔的责任,还是免除了极多的麻烦。

    毕竟众目睽睽之下,无数双眼睛都在看着。

    不管怎样,星尔当时情绪失控,将白芷推下电梯,总归是她的不是,于情于理,都要和白芷说一声抱歉。

    星尔抬眸,眸光深邃平静看着萧庭月,她有千言万语,可却再不愿对他说出口。

    “好。”

    她转过身去,无悲无喜,一片平静。

    “星尔,白芷放弃追究责任,到底是我们欠了她一份人情,前次她又在爷爷暴毙一事上……”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我把她推下去,害的她小产,我理应去说一声对不起。”

    星尔打断他的话,往楼上走去:“我去换一件衣服,马上就下来。”

    “星尔……”

    萧庭月看着她纤瘦的背影上楼去,他们之间有着深深的沟壑,万里深的深渊,却似怎样都无法跨过。

    如果不是这一次监控实证和路人指证,他不会相信她做这样的事,如果不是因此,他也不会让她去向白芷道歉。

    她等着他开口解释的时候,他选择了对她隐瞒。

    可当他想要开口说清楚全部的来龙去脉的时候,她已经不愿再听了。

    车行途中,两人一路无话,到了医院,星尔下车来,跟在他身后往白芷的病房而去。

    快走到电梯那里时,萧庭月忽然停了脚步:“星尔,不如你去车上等着我。”

    他到底还是有些不愿,让星尔去与白芷道歉。

    星尔抬眸看了他一眼,“白小姐不追究我的过错,我难道不该亲口说一声对不起和谢谢吗?”

    萧庭月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我只是不想你对任何人说抱歉。”

    “可我做错了事,就该去面对。”

    星尔直接走进了电梯。

    白芷的身子虚弱到了极致,她的心脏本来就问题极其严重,又遭此磋磨,已经濒临无法负荷的边缘。

    萧庭月和星尔到病房的时候,医生正对白芷和白忠林夫妻说着她的身体状况:“……必须要尽快心脏移植,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

    “医生,我女儿的身体情况十分特殊,移植的心脏太难找到合适的,更何况还需要那么多钱,能不能有什么保守的治疗办法……

    ”

    白忠林苦着脸开口。

    “只要找到合适的心脏源,这些费用我来解决。”

    萧庭月 推门进去,星尔跟在他身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上柔弱憔悴的白芷。

    而原本兀自垂眸失神坐着的白芷,在看到萧庭月出现那一刻,蓦地眼中明亮璀璨的一片,像是顷刻间活力注入了一般,她整个

    人都蒙了淡淡的光泽,再不复方才的憔悴无助。

    星尔一直都是平静的,来的路上,她也早告诉自己,她该对白芷说一声对不起,这没什么委屈的,毕竟是她伤了人。

    可不知为何,在看到白芷这一刻,她体内的那些狂躁和所有不安定的分子好似都被激活了一般,她渐渐又要无法控制自己的心

    魔。

    “庭月……姜小姐。”

    白芷那一双明媚绚烂的眼眸在触到萧庭月身后的星尔时,骤然僵了一下,旋即,她的嘴角却是溢出了淡淡的苦涩。

    “萧先生……”

    白忠林赔了笑上前,萧庭月并未看他一眼,声色淡淡:“我和太太今日来探望白小姐。”

    “怎么敢劳烦您……”

    白忠林点头哈腰的样子,白芷面上尴尬,咬了嘴唇轻唤了一声:“爸,妈,你们先回去吧,一会儿妹妹就来了,我这里也不需要

    你们守着。”

    白忠林喏喏的应着,拽了白母出了病房,还殷勤的轻轻关了门。

    出了病房走出去几步,白母就摇头轻叹:“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萧庭月的太太,原来这般漂亮,咱们阿芷……”

    “漂亮怎么了?男人可不是看谁漂亮就喜欢谁的……你懂什么!”

    白忠林嘴里这样说着,脸色却不免有些沉郁。

    在顾庭安和萧庭月之间,傻子都知道该选择的是谁。

    白芷千不该万不该和顾庭安有了这样的丑事,男人向来忌讳这些,就算再怜惜她,也不可能给她一个身份了。

    怕是萧庭月连碰都不愿再碰白芷了……

    ……

    “心脏移植的事情你不用太过担心,我会着人去寻找合适的心脏源,费用我也会帮你付清,白小姐,不管怎样,上次的事情,我

    还是要谢谢你,还有 这一次你放弃追究星尔责任一事,我也该向你说一声谢谢。”

    萧庭月自始至终都握着星尔的手,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口吻也客气到了生疏的地步。

    白芷盖在被子下的一双手,紧紧的攥住,攥的指尖生疼,面上却仍是淡淡柔弱的笑意:“庭月,你帮了我太多,帮了白家太多,

    该说谢谢的是我才对。”

    “还有姜小姐……”

    白芷面色微微有些苍白,抬手抚在了自己的小腹上:“我相信姜小姐只是无心之失,我也能体会到姜小姐的失子之痛,同样身为

    女人,我了解这种感受,这个孩子,我本来也就不想要的……无名无份的,生下来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