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傻瓜才会不爱姜星尔
    白芷整个人细微的颤栗起来,因为激动,因为亢奋,因为这未可知的未来。

    “阿芷,我说过的,我会让你梦想成真……”

    “顾庭安,你不是说你爱我吗?你爱我,为什么还要把我往你哥的床上送?”

    顾庭安忽然恍惚的笑了一笑:“阿芷,我当然爱你啊,可我爱的,是身为萧庭月女人的那个你啊……”

    白芷蓦地狠狠咬住了牙关,许久之后,她方才一字一句讥诮开了口:“顾庭安,你根本就是个人渣,变态!”

    “承蒙夸奖……”顾庭安站起身来:“阿芷,好好休养,祝我们合作愉快!”

    白芷看着他转身出了病房,她忽然抓起床边的水杯,用力砸在了门背上。

    杯子落地,碎裂声音清晰刺耳,白芷拉起被子将自己整个全都蒙了起来。

    为什么,从那些追求者,到段家振,再到顾庭安,都不能全心全意真心的爱她,对她好。

    为什么他们一个一个,不是在算计她,就是在利用她?

    她只是想要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她只是想要一个温暖的家和真心的拥抱,就这么难吗?

    ……

    赵靖慈在深夜三点钟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

    正 睡的极香的三公子气恼的抄起手机就要破口大骂,却在看到那上面闪烁的名字之时,整个人的狂躁呢愤怒立时被抚平了。

    “星尔?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赵靖慈瞬间睡意全消,翻身坐起来,有些急切的询问出声。

    “阿慈,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帮我。”

    “你和我说什么拜托啊,什么事,不管我能不能办到我都帮你!”

    “阿慈,我想离婚,你能帮我找一个厉害一点的律师,尽快帮我把婚离掉吗?”

    “好啊,我大哥最好的一个哥们儿魔都第一金牌律师,死的能说成活的,活的也能辨成死的,你等着,我明天一早就让我哥去找

    他。”

    “阿慈,你都不问我为什么吗?”

    星尔没料到他问都不问直接应下了,这个小三爷,总是不按套路出牌。

    “为什么要问?你想离婚我就帮你离婚啊,你既然提出离婚,一则肯定是萧庭月对你不好了,二则就是你不喜欢他了,既然如此

    ,我何必劝你,我自然帮你离掉啊。”

    赵靖慈的话说的倒是毫无任何毛病。

    星尔也不由得点头释然:“你说的对阿慈,那明日我等你回话。”

    赵靖慈挂了电话,随手抄起睡袍就出了卧室,直接上楼去找赵靖之。

    凌晨三点了,这人书房还亮着灯,赵靖慈不由腹诽,工作起来就不要命了,也不知道爱惜身体。

    他停住脚步,干脆下楼又去厨房热了一杯牛奶,复又上三层去。

    赵靖之是典型的工作狂,熬夜的时候烟不离手,咖啡不断,赵靖慈推开门,扑鼻满是烟味儿差点没把他呛死,“哥你就不能少抽

    点烟啊,熏死人了!”

    “大半夜不睡觉你跑上来干什么?”赵靖之抬头看到门口立着的人,第一个动作就是掐了手里的烟,复又起身开了身后窗子。

    清凉湿润的空气涌进来,将烟味儿冲散了少许,赵靖慈端了牛奶进去:“大哥,你别喝咖啡了,喝点牛奶吧,养养胃。”

    赵靖之看了他一眼,书房明亮灯光之下,那年轻桀骜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惺忪睡意,看起来却颇是有几分孩子气。

    不由又想起幼时的他,像是小尾巴一样跟在他的身后。

    他有时候很忙,不耐烦应付他,他就会委屈不已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想上前又不敢的样子。

    到最后都是他心软,永远都是他对他心软。

    赵靖之想起兰姨刚怀孕的时候,有人偷偷的说,他要有新的弟弟妹妹了,他就会渐渐不再受宠,他的位子也会被人觊觎……

    他也曾对未出世的弟弟妹妹心存过怨恨,甚至在双胞胎兄弟生下来之后他也很少抱过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的,他渐渐

    接纳了他们,甚至,在他的心里,这世上除了父母,再没人能比他们更重要,尤其是那个从小就捣蛋无法无天,却在他跟前乖

    巧的不得了的阿慈。

    “你煮的?”

    赵靖之看了看冒着热气的牛奶,赵靖慈嘿嘿一笑:“我看你书房亮着灯,知道你熬夜呢……就下楼去煮了一杯。”

    赵靖之却没有喝,将牛奶推到赵靖慈面前:“你喝了吧,正长身体呢。”

    赵靖慈一副受伤的表情:“大哥,你不会是嫌弃我的手艺吧,我可是头一次给人煮牛奶……”

    “头一次?”

    赵靖之微微挑眉,眼底的神色倒是带了几分的愉悦。

    赵靖慈猛点头,赵靖之伸手把牛奶杯端了起来,一饮而尽。

    “怎么样?”赵靖慈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热一杯牛奶比烧开水还简单呢,能怎么样?

    可他还是十分认真的夸赞了一句:“很棒,口感刚刚好。”

    赵靖慈立时眉开眼笑,随即没形象的歪在他对面的沙发上,笑嘻嘻的冲他开口:“大哥,喝了我的牛奶,就得答应我一件事……

    ”

    赵靖之知晓他的套路,连眉毛都没抬一下:“又想要什么,说吧?”

    “你那个好哥们儿,在美国打赢了天价官司的那个祁东周大律师,你能不能把他请来,借给我一天啊……”

    赵靖之坐下来,抬眸看着赵靖慈:“你惹什么事儿了要用律师?”

    他就是把天捅个窟窿,他也能帮他摆平,何至于要动用律师。

    “不是我,就是星尔,你知道的嘛,我要帮她离婚,所以,你让东周哥来一趟好不好?大哥你和他关系这么铁,你开口他肯定来

    ……”

    赵靖之搁在桌案上的手指一根一根攥了起来,他面上神色却依旧是平静的:“阿慈,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对那个姜星尔,有

    好感?”

    “是啊,这还用说。”赵靖慈毫不犹豫的开口:“再说了,她这样的姑娘,傻瓜才会不喜欢啊。”

    赵靖之只觉得胸腔内忽然有一股莫名的烦躁涌动而出,他站起身走到窗边,低首点了一支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