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她要让庭月对她亏欠更深
    “姐……”白若眼圈红了,轻轻握住了白芷的手:“你快别哭了,对眼睛不好……”

    “白小姐,您身子不好,先生说了,会提供最好的医生和护工来照顾您。”

    白芷轻轻摇头,抬手抹了泪,复又苦涩轻笑;“不用他这样,我其实该感谢姜小姐,前日得知怀了身孕,我一直在想要不要这个

    孩子……现在也好,这孩子本就不该生下来的,我该谢谢姜小姐如此……”

    白芷说的轻描淡写,可到底她是女人,这是她掉的第二个孩子,她又怎会心中不难过?

    但她不喜欢顾庭安,她也不想这辈子身上都打下了顾庭安的印迹,她的心里装着萧庭月,只有萧庭月。

    她清楚的知道,如果生下了这个孩子,她这辈子都和萧庭月没有任何可能了,而且她的身体也未必能吃得消。

    可要她再去打掉,她心中终究还是有些许的不忍。

    如此最好。

    她不追究姜星尔的过失,她忍痛咽下这些委屈,庭月只会对她愧疚更深。

    他欠了她这一份人情,总要还给她。

    而扎在姜星尔心口里的那一根刺,也能将她折磨的日夜难安。

    就算萧庭月对她澄清她怀的是顾庭安的孩子,那又怎样,身为女人,怀疑的种子种下来,很轻易就能生根发芽。

    “你去告诉你们先生,我不会追究这件事的,让他放心。”

    白芷似是十分虚弱,说完这几句话,就又躺下轻轻闭了眼。

    “白小姐,多谢,我会转告先生的,您好好休息。”

    东子心内轻叹一声,白芷为了先生做到这样地步,如今又毫不犹豫的放弃追究太太的过失,先生只会对她愧疚更深。

    今后她遇到什么事,若需要求助先生,先生欠了这一份情,又怎能坐视不理?

    太太眼中揉不下沙子,又是至情至性之人,两个人之间的矛盾,怕是只会越来越深。

    ……

    东子离开后不久,顾庭安也到了医院。

    他只身一人,身边一个下属都未带。

    到了病房,顾庭安直接让白若出去,白若虽心中不愿,可顾庭安这人生的相貌阴柔,平日里笑起来也是如沐春风,但他此时一

    脸阴霾眸色阴鹫的模样,白若却实在不敢再去招惹他。

    顾庭安看着白若出去,方才一步一步走到白芷床边。

    “阿芷,你的心肠恁般的狠……”

    白芷闭了眼,声音虚弱:“顾庭安,你早就知道的,我从来都不喜欢你,我爱的人只是你的大哥,我们本就是互相利用……”

    “你虽然厌弃我,但那孩子难道不是你的?”

    白芷缓缓的睁开眼,虚弱却又讥诮的一笑:“庭安,就算孩子今日没有掉,我这一副身子,能给你把孩子健健康康的生下来?”

    顾庭安紧紧攥着的双手倏然松开来,他复又上前一步:“阿芷,如果你没有生病,你和正常人一样,这个孩子你会不会要?”

    “你问我干什么?是我让孩子掉了的吗?是你的大嫂发了疯把我推下去的……”

    顾庭安忽然扬眉笑了:“阿芷,你骗得了别人,骗得了我吗?好端端的,你怎么就遇上了姜星尔,好端端的,她怎么会推你下去

    ?你前些日子去了蓉城的寺院上香祈福,菩萨跟前求了什么?你出来时身上多了一块佛牌,你不离身的日日带着……”

    “你跟踪我!”

    白芷倏然睁大了眼怒目看向顾庭安:“顾庭安!你别忘了,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阿芷,我一直都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如果爱情可以让一个女人变得面目全非,那么是不是说明你的选择是错误的?

    ”

    “与你有什么关系,顾庭安,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如果我说,我已经给你找到了匹配的心脏呢。”

    白芷忽然沉默下来,她一点点的睁大了眼,那睁大的眼瞳中,渐渐有烈烈的火光在肆意燃烧。

    没有人想死,没有人想生不如死的活着。

    她想要一个健康的身体,她盼了多少年啊。

    顾庭安就像是在饿的快要死的人面前摆了一大桌子的丰盛佳肴,没有人能抗拒饥肠辘辘之时的美食,没有人。

    “你要我 做什么,顾庭安,你又想交换什么?”

    顾庭安忽然凉凉一笑,他菲薄的唇微微的勾着,那笑容里却透着自嘲:“阿芷,如果我说,我这一辈子算计了很多人,可我从来

    没有想过算计你,你相不相信?”

    白芷抿了抿唇,眼底仿似有淡淡的一抹动容。

    但是,她再不是当年的白芷了,她被生活 磋磨成了这样,她谁都不能相信,也谁都不愿相信,她只愿意相信她自己了。

    “我知道你不相信。”

    顾庭安笑容更甚:“好了,我就直接说了,我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心脏,与你匹配值很高,阿芷,我给你一副健康的身子,你想办

    法嫁给我大哥,之前我们所有的谋算,我都不会露出口风,所以日后,我需要你帮我做什么的时候,阿芷,你不可以拒绝。”

    “如果你让我帮你害了他的性命,害的他身败名裂变成个穷光蛋,难道我也要答应你?”

    “不不不。”顾庭安笑意更深,可那笑容却不达眼底:“阿芷,我那个大哥,瞧着温文尔雅衣冠楚楚,可我清楚的很,他真要吃人

    的时候,骨头渣滓都不会吐出来,我斗不过他,我也没想过与他斗,我不过是想要给自己留一个后手而已。”

    “顾庭安,你未免太高看我了,我想嫁给他,做梦都想,可庭月他,心里没有我啊,所以,我无法帮你,我也帮不到你……”

    “如果你当真怀了他的孩子呢?”

    顾庭安的声音忽然低了下来,幽幽沉沉,就像是藏在暗处的一条毒蛇,忽然吐出了鲜红的信子。

    白芷倏然咬紧了牙关,她想要成为庭月的妻子,想要和他白首到老一辈子,她做梦都想,可她亦是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但是……如果这个梦,真的有可能变成现实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