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星尔别怕,有我在。
    “姐……姐你没事儿吧,救命,快来人,救命啊……”

    白若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从停止的电梯上冲了下去,商场的负责人和保安也都围拢上前,有人打了急救电话,也有人报了警,现

    场乱成了一团糟。

    白芷穿着白色的裙子,而此时那一条白色的裙子,已然被鲜血濡湿了大半。

    白芷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无数条血线从她腿根处淌下,就连空气之中,好似都弥漫着浓稠的血腥味道。

    苏苏紧紧的抓着星尔的手,星尔的手指冰凉,双瞳失了焦距,口中仍在不停呢喃:“我的孩子没了,你把孩子给我,那是我的孩

    子……”

    周遭的人都听到了她的话,投过来的目光带着惊惧又带着愤怒。

    “真是最毒妇人心……”

    “我刚才都看到了,是她要把那个孕妇推下去的……”

    “看起来年纪轻轻挺漂亮个小姑娘,怎么这么心狠手辣!”

    “你们闭嘴!”苏苏实在气不过,对着那几人吼了出声:“你们知道什么,你们知道来龙去脉吗!”

    星尔却忽然挣开苏苏的手往电梯下冲去。

    白若正伏在白芷身上嚎哭,一眼看到星尔奔过来,她起身将星尔用力推到了一边:“你还敢过来!你这个杀人犯,杀人凶手……

    ”

    星尔踉跄跌在地上,商场的保安拉住了白若,白若却仍是疯狂哭喊着向着星尔踢打过去。

    星尔坐在 地上,她的双瞳依旧没有焦距,目光茫然落在白芷身下的血泊上。

    那一天她的身体里是不是也这么多的血,那一天,她是不是和此刻的白芷一样?

    她忽然手脚并用的爬过去,胡乱的用手捧着地上将要凝固的鲜血:“宝宝没事儿的,宝宝你不会死的,宝宝……宝宝妈妈来了…

    …”

    “她疯了,她是个疯子……”

    白若浑身颤栗,怔怔跌坐在地,苏苏冲下来紧紧将星尔抱在了怀中:“星尔,你清醒一点,你星尔!”

    “我很清醒,我的孩子,这是我的孩子……”

    星尔拼命的挣着,她明明瘦成了这样,可却力气大的出奇,苏苏抱不住她,眼看她又扑到白芷的身边,斜刺里却忽然有一双手

    将她整个儿抱了起来。

    苏苏一怔,抬眸看到那个人,不由一惊:“谢锦修?”

    星尔犹在拼命挣扎,双手沾染的鲜血尽数蹭在谢锦修的衣衫上,他却连眉都没有蹙一下:“苏苏,这是怎么了?”

    高考之后,他出国念书,星尔和萧庭月在一起之后,谢锦修就渐渐断了和她的联络,算起来,这是高考之后,他们第一次见面

    ,却不料会是在这样的情境之下。

    他对姜星尔的记忆还存留在一中时那个向来无法无天胆大妄为的影像之上。

    他也一直都认为,姜星尔这样的姑娘,不管在那里都会活成焦点,都会幸福。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他会看到这样一个姜星尔。

    枯瘦,憔悴,精神混乱的,状似癫疯的一个姜星尔。

    苏苏摇头,眼泪乱纷纷的滚落下来:“谢锦修,你给你小舅打电话,让他来一趟吧……我怕星尔会被警察带走……”

    毕竟方才她举止狂乱,白芷跌下电梯摔的昏迷不醒,很多人都看到了和星尔有关,她是必定要被带回去问话的。

    救护车停在商场外,救护人员抬了担架床匆匆赶来,警察也随后赶到,问询了现场众人,又调了监控出来。

    虽然监控角度不太好,可却能清晰看出白芷和白若摔倒之时,星尔正对白芷伸出手来……

    警察理所当然的要将星尔带回去问话,白芷被抬走,白若也跟着出去,星尔却好似从癫狂之中清醒过来,一点一点的恢复了平

    静。

    “苏苏。”

    星尔脸色煞白,她有些茫然的望着苏苏,又看了看谢锦修:“我怎么了?我手上……怎么这么多的血?”

    “你们几个都跟我走一趟警局吧。”

    警察调取了现场各种证据之后,对星尔和苏苏谢锦修说道。

    谢锦修正要想办法拖延一些时间,忽然在一层的入口处响起一道沉稳的男声:“我是她的丈夫,我陪她一起去。”

    “萧先生?”

    一位警官认出了萧庭月,态度立时变的温和了许多。

    萧庭月微微颔首,与那迎上来的警官握了握手:“事情既然牵扯到了我的太太,那我就陪她一起走一趟。”

    “那就麻烦萧先生了,我们也是公事公办。”

    “应该的。”

    萧庭月没有多说,直接走到了谢锦修跟前,他伸手姜星尔抱了过来:“没事儿,别怕,一切都有我呢。”

    星尔却自始至终都望着自己手指尖上的那些殷红的血迹,“萧叔叔……”

    她忽然轻轻开了口,那声音低微到只有他一人可以听到:“我是不是,又杀人了?”

    萧庭月倏然将她抱紧,她瘦的硌人的身体揉进他的怀中,硌的他每一根肋骨都在隐隐生疼,可他却是更用力的抱住了她:“星尔

    ,别怕,有我在,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白芷醒过来的时候,睁开眼看到了守在床边的白若,她该是很累,趴在床边睡着了。

    而后,她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东子。

    白芷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可她的嗓子仿佛被黏住了一样,根本发不出一丁点的声音。

    东子走过去,倒了半杯水递给她。

    白芷没有力气去接,白若听到动静睁开了眼,接过水杯喂了她喝下去。

    “是四哥让你来看姐姐的吗?”白若满目希冀的望着东子。

    东子却没有看她,望着白芷开了口:“白小姐,先生让我来看你情况如何了,顺便,商谈如何赔偿一事……”

    “赔偿什么?”

    白芷忽然自嘲一笑,她双手撑在床上,艰涩的坐起身来:“我不用他赔偿我,东子,你去告诉他,不用……”

    “您不用,但警察那里还需要您一句话,白小姐,事情牵扯到了我们太太,先生的意思,您不追究,什么都好商量。”

    白芷怔怔看着东子,倏然间眼底淌下一行泪来:“他就没有问问我吗东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