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她肚子里怀了四哥的孩子!
    今日的白芷和那一日的白芷,看起来差别极大。

    那一日在医院,她还隐约记得,白芷的容色之间有着化不开的愁绪和抑郁。

    可是此时的白芷……

    星尔想到了一个词,容光焕发,对,就是容光焕发。

    她的眸色很柔和,眉目之间带着淡淡温柔的笑意,星尔看到过很多这样的笑容,譬如年轻的妈妈看着淘气的孩子,譬如,大腹

    便便的准妈妈温柔的摩挲着隆起的小腹。

    星尔脑中嗡嗡作响,她感觉自己渐渐的变成了一条绷紧的弦,那弦绷的越来越紧,越来越紧,快要把她给逼疯了。

    耳边一阵一阵持续不断的,全都是断续的话语,时而是婴孩的笑声哭闹,时而却又是姜心语恶毒的诅咒,这都是报应,姜星尔

    ,这都是你的报应……

    报应,是报应,所以她的孩子死了,再也不来看她。

    因为那孩子无法轮回投胎,像是孤魂野鬼一样四处的游荡,所以他恨她这个手上沾了鲜血的妈妈。

    “姜星尔?”

    白芷手里拿了一块婴儿口水巾,有些讶异的看着忽然冲进来站在她身边的星尔。

    “你想干什么!”

    白若一步上前,挡在了白芷和星尔之间,她满目戒备的看着星尔:“你来干什么?你离我姐远一点……”

    白芷温温柔柔的将白若拉到一边:“小妹你别这样,姜小姐我们见过面的,她待我很和气。”

    白芷说着,复又温柔笑着看向星尔:“姜小姐,你看起来脸色很不好,是有点不舒服吗?”

    星尔站着不动,目光定定落在白芷拿在手中的婴儿物品上。

    白芷垂眸看了看那一块口水巾,搁回货架上,笑了一笑:“我是随便看看而已……觉得挺可爱的。”

    她说着,目光却有些微微的躲闪,似乎是不敢直视星尔的眼睛一般。

    “你……怀孕了?”

    星尔却忽然开了口,白芷仿佛吓了一大跳的样子,怔然睁大了眼,却是下意识的抬手护住了自己的小腹,她摇摇头:“没,没有

    ……”

    “姐,你干嘛不承认!你就是怀孕了怎么了?她自己不能生,还不许别人生孩子?”

    白若狠狠瞪了姜星尔一眼,挽住白芷的手臂,一副护着她的模样。

    白芷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小妹,你别胡说,姜小姐刚没了孩子,心情正不好呢……”

    “你怀孕了?”

    星尔却不理会白若的话,她似乎也没有听到她说了什么,她只是盯着白芷,盯着白芷双手交叠捂着的平坦小腹。

    “小姐……打扰一下,有客人想要看这边的货品……”

    导购小姐礼貌的开口,白芷赶紧拉了白若让开到一边,走出店外。

    星尔也跟着走了出去。

    白若有些戒备的瞪着星尔:“你老跟着我们干什么?”

    “小妹,你别这么凶……”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怀孕了是吗白芷?”

    如果此时星尔面前有一面镜子,她就会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有多么的狼狈,憔悴,而又,疯狂。

    她的面色惨白,可眸子却灼亮到摄人,她的双腮滚烫,手脚却入骨的冰凉。

    她捏紧了双手站在白芷的面前,一次一次的追问,确认,她是不是怀孕了。

    她的肚子里,是不是有了一个小小的生命。

    白芷似乎有些为难的咬着嘴唇,抬眸看向星尔的时候,却又含了愧疚的情绪:“姜小姐,我,我没有……”

    “哎呀,姐,你就直截了当的告诉她,你怀孕了,你怀了四哥的孩子又怎么了!”

    “你住嘴!”

    白芷眸色一沉,疾声出口制止白若,可白若却已经连珠炮的说了出来。

    星尔觉得周遭忽然安静了下来,白若的红唇翻动着,说了什么,吵嚷了什么,她都听不到。

    她在那寂静之后,听到了一声细微的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很轻很轻,可异常的清晰。

    她忽然笑了一笑,她笑起来的样子,一定很可怕吧,要不然为什么白若的脸色会变的那么的难看,白芷的眼中会浮出惊恐的神

    色?

    “姜星尔……”

    白若上前挡在白芷的面前,厉声开口:“你自己不争气流掉了孩子,难道还不许别人给四哥生孩子?我告诉你,你本来就是个第

    三者,四哥爱的只有我姐姐一个,你要是识时务,你就主动退出,你若是等到四哥赶你走,到那时候……”

    “姜星尔,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可别胡来,我姐怀着身孕呢……”

    白若看着面前姜星尔面色惨白如鬼一般可怖的模样,她似是吓坏了,不停的向后退去。

    白芷被她挽着手臂,白若向后退,她也连带着向后退去,而她们后面,就是扶手电梯。

    星尔像是魔症了,白若向后退一步,她向前走一步,一步一步,不知不觉间就将两人逼到了电梯的边缘处。

    “星尔!”

    苏苏的叫声忽然响起,而周遭渐渐察觉异样的路人也都停了脚步注目过来。

    星尔回头,望着苏苏,苏苏丢了手里的东西向她跑过来,她那么紧张,那么的担心。

    星尔忽然对苏苏笑了一笑,然后,她转过脸来看向白芷。

    她的瞳仁已经失了焦距,目光里一片茫然,她对着白芷,缓缓的伸出手来:“白芷……你把孩子给我,那是我的孩子……”

    白芷只觉得那一面贴身戴着的四面佛牌此刻仿似滚烫无比熨烫着她的肌肤,人在危急关头总有求生的本能,就在她下意识的要

    离开电梯的时候,白若的身子却忽然向后倒去……

    “啊……”

    白芷短促的尖叫了一声,整个人仰面向后倒去,正跌在那匀速下行的电梯上。

    “姐……”

    白若惊慌失措,她摔在下行的电梯上,想要拽住白芷,可白芷却已经额头磕破,满面是血的从电梯上滚落而下……

    “姐,姐……救命,快救命啊,我姐还怀着身孕呢……”

    白若踉踉跄跄的爬起来,商场的员工及时按停了电梯,可白芷却依然摔的极重,她磕破了额头昏迷不醒,而小腹内也有鲜血丝

    丝缕缕的涌出,染红了雪白的裙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