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她想,他就是把天上的月亮摘下来给她,她也不会快...
    可是这一次,他用尽了所有的办法,却还是不能让她从牛角尖里钻出来。

    “你如果现在不想离婚,那我们就先暂时分开一段时间也行。”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回去的,你如果想回江蓝村去,我陪你去住一段时间。”

    “白芷的伤怎么样了?”

    “无碍了。”

    星尔缓缓抬起头看了看远处的夕阳薄暮:“你不用守着我,没事儿去看看她吧。”

    “我不守着自己的妻子,去守着别人做什么?”

    萧庭月将她拥的更紧,星尔唇角勾出淡淡讥诮的笑来:“别说这样的话了,你不觉得无聊,我也会觉得没意思。”

    “星尔,我对白芷已经没有任何感情了。”

    “嗯,所以过一段时间,你对我也就如对她一样了,没什么不能放下的。”

    “星尔,我们不能好好说说话吗?”

    “我们不是在好好说话吗?”星尔转过身来,平静的看着他:“萧庭月,我今天没有犯病,精神也没有失常,我没有暴躁狂怒,也

    没有摔东西砸东西打人,我很正常,我也很平静,我们不是在好好说话吗?”

    “星尔,我知道孩子的事情让你伤了心,我也很难受,那也是我的孩子……”

    “不,萧庭月,你不会为他难受的,他不是你 身上掉下来的肉,他也不是你希冀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你很快就能走出来,忘掉

    他,可是,我不能。”

    星尔摇摇头,缓缓向后退了一步:“我不能,我要是也忘了他,这世上就不会再有人记着他了。”

    “在你的心中,我就是一个冷血至极,没有心的男人是不是?”

    萧庭月憔悴了很多,她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

    她只记得十六岁初次见到他的情景,她最狼狈无助的时候,他如神一样从天而降。

    他的外套的温度她到现在还能记得。

    他是那样的遥远,矜贵。

    她从来都没有真切的拥有过他。

    她只是做了一场梦,而如今,她是该从梦中醒来了。

    “星尔,我知晓我没有完全尽到一个做丈夫的责任,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我没有出现,可是星尔,我也是第一次结婚,第一次做一

    个丈夫,第一次做一个失去孩子的父亲,我和你一样,不知所措……”

    “你别说了萧庭月,我不想听。”

    星尔抬手捂住耳朵,“我什么都不想听了萧庭月,我只想一个人,我想一个人待着,一个人安静的待着,你如果不让我走,就让

    我现在回房间去。”

    萧庭月忽然转过身去,他点了一支烟,燃着的烟送到嘴边,他多想狠狠的抽一口,把胸腔内的躁郁和烦闷全都排解出来,可烟

    都送到嘴边了,他却又将烟丢在地上,抬脚碾灭了。

    “我送你上去,送你回房间休息。”

    他看了她一眼,疲惫的开口。

    星尔没有抬头,直接转过了身去。

    萧庭月站在原地顿了几秒钟,终究还是走到她身边,轻轻拉住了她的手:“星尔,你想回江蓝村的话,我陪你一起去住几日,你

    想外婆的话,我送你去看外婆好不好?”

    “我想外婆,可我不想去看她老人家,她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她会受不了的。”

    “好,那就等你身子再好一些,再养胖一些的时候,我们再一起回去好不好?”

    “再说吧。”

    他就牵着她的手,她的手就在他的掌心之中,他曾以为这一辈子姜星尔都会毫无保留,无条件的爱着萧庭月,他亦曾自负的认

    为,他的小姑娘永远都会乖乖的留在他的身边,毕竟,她那么疯狂的爱着他。

    所以他忘记了,姜星尔并不是普通的小女孩儿,姜星尔,也并不是那个收起了满身的刺,乖巧无比的他的小姑娘。

    霍霆琛曾对他说,姜星尔这个小姑娘,她心里很有想法,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的底线在那里。

    她可以为了他退让,为了她将底线放宽,可她的底线,永远都在那里。

    等到某一日,触到了她的底线,她会倔强强硬的让人束手无策。

    他对她,毫无办法。

    软的硬的,不管怎样,都毫无办法。

    葡萄藤架下一侧的桌案上,摆着精致的蛋糕。

    可星尔根本就没有看到那蛋糕的存在。

    而所有人,好似都把那蛋糕给忘却了,它就孤零零的摆放在那里,等到第二日,它或许被丢入垃圾桶,或许被其他人吞吃入腹

    。

    但那一切,都和姜星尔无关了。

    她曾会为了他一个淡淡的笑容仰或一个温柔的动作,就欣喜若狂,欢愉的无法自持。

    可到最后,她想,他就是把天上的月亮都摘下来给她,她也不会快乐了。

    ……

    六月里的时候,苏苏周末从学校回来,来看她。

    天气极好,苏苏带了她出去逛街吃大餐,时隔一个多月,星尔再一次遇到了白芷。

    苏苏抱了几条漂亮的裙子去试衣间,星尔就坐在沙发上等着苏苏出来,她看到了白芷。

    商场里冷气开的很足,白芷穿了一条白色绣满栀子欢的长裙子,搭了小羊皮的软底鞋,肩上披了薄薄的一条披肩,长发松松的

    扎了一下,垂散在肩上。

    她并不是一个人,身侧还跟着一个年轻女孩儿,走路的时候那个女孩儿扶着她的胳膊,十分小心翼翼的样子。

    星尔认得那个女孩儿,好像是白芷的妹妹,曾经纠缠过萧庭月的那个白若。

    她们都没有看到坐在沙发上捧了一杯温茶的她,说笑着走到了隔壁的母婴店。

    星尔忽然把茶杯放了下来,她的大脑在对她说,不要跟过去,星尔,不要跟过去,可她的双腿却已经迈开了,一步一步的向隔

    壁走去。

    店内的导购小姐笑着询问她:“小姐,您朋友马上就出来了……”

    星尔却还能回以一个淡淡的微笑:“我去隔壁看一下,马上就回来。”

    她走到隔壁,站在店门外,正看到白芷拿了一套很漂亮的婴儿衣服,在手心里摩挲着,眉眼含了淡淡的笑意和身侧的妹妹说着

    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