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你让我回江蓝村吧,我不想在这里
    顾庭安忽然低头,他吻住月亮的 小嘴,那力道却那样的大,他几乎是要将她吞噬干净一样的强势而又霸道,月亮蹙了眉,却

    没有挣开,甚至抬起手,轻轻搂住了他的脖子。

    他吻到她几乎窒息的时候,方才放开她,月亮两腮酡红,软软的靠在他怀中,轻轻却又急促的喘着。

    “过几天我带你去个地方。”顾庭安抱她放在自己膝上,揉了揉她微乱的发:“咱们先去瞧一瞧你那个仇人,如今落得什么地步了

    。”

    月亮眼瞳忽地一亮:“少爷?”

    顾庭安薄唇泛出潋滟笑意,他生的阴柔,可却并不让人讨厌,这样一笑,更是春水桃花一般,让人心头忍不住微微颤动。

    “姜心安是么。”

    月亮眸色倏然暗沉下来:“是,就算是化成了灰,我也认得出她。”

    顾庭安摩挲着她的耳垂:“她不过是姜家的私生女,之前又得罪了萧庭月的小妻子,蓉城待不下去了,跟着她那个做小三的亲妈

    回了她外祖家去。”

    “你哥哥的肾给了她,她如今身子好了,倒是玩的花哨,之前我的人说,她肚子里怀了孩子,却一口咬死了是那边的市长公子的

    种,但是人家不认啊,死活不肯松口让她进门,你知道她和她那个航空母舰级别的小三亲妈做了什么决定吗?”

    月亮摇头,无耻之人的无耻和卑鄙,向来都是超脱正常人的想象的。

    如果她但凡有一点良心,但凡有一点悲悯之心,她就不会那么急不可耐的剥夺哥哥活下来的权利,夺走了哥哥的肾脏。

    “她们母女俩决定把那个孩子生下来,然后母凭子贵嫁到市长家去做少奶奶……”

    顾庭安摇头讥诮的轻笑:“真是异想天开,也不想想她是什么身份,姜家如今早已败落了,就算是未曾败落,她一个上不得台面

    的私生女,放在古代就是外室生的贱种,连我都不如,还妄想一步登天?”

    “少爷,她怎能和您相提并论?”月亮蹙了眉。

    顾庭安朗声一笑:“月亮,也就你高看少爷我一眼,我是个什么禽兽不如的东西,我自个儿可是清楚的很。”

    “少爷是好人。”

    月亮不许他再说,仰首将唇轻轻压在了他的唇上:“反正在月亮心里,少爷就是个好人。”

    顾庭安眼底笑意更深,可到最后,那笑意却渐渐变成了晦暗不明的暗色:“好啊,少爷是好人,少爷就为了小月亮,去做一次好

    人好了……”

    ……

    萧庭月当夜接了电话匆匆离开的第二日,蓉城却出了一桩让众人侧目的大事。

    萧老爷子忽然中毒暴毙一事,原本萧庭月嫌疑最大,却忽然有人去警局自首,招认了一切罪行。

    连同那一日驾车自尽横死的佣人,都是他预先安排好的所谓人证。

    而目的不过是为了把脏水泼到萧庭月的身上去。

    今日他之所以会来认罪,也是因为顾庭安已经发现了蛛丝马迹,他为了不连累家人,方才决定自首。

    而他的供词却更是扬起了轩然大波,萧家两兄弟不和,人尽皆知,可被 逐出萧家的二少爷却帮着那个驱逐自己的大哥洗清了身

    上的污名……

    顾庭安的口碑一时水涨船高,而随同萧庭月嫌疑被洗清,萧氏集团的股价也开始逐步的回暖,就在众人以为顾庭安会重新回来

    萧家之时,他却举行了一场记者招待会。

    会上顾庭安在所有媒体前声明,他不会再回去萧家,亦是不会再与萧庭月争夺萧氏集团,将他驱逐出萧家是爷爷的命令,如今

    爷爷不在了,他将会毕生遵守,永不更改。

    而在处理完国内的一些事情之后,他会接手萧家在国外的一部分产业,定居国外,不再回来蓉城。

    顾庭安这一则声明无疑将他的名声推向了顶峰,就连萧庭月都不得不承认,顾庭安以退为进的招数倒是比那种吃相难看的争权

    夺利要高明的多了。

    人心得了,舆论优势也占据了,萧氏集团内部他的风评也开始大幅度的转好。

    若说萧庭月从前从来不曾将顾庭安放在眼中,那么也就是从这件事开始,他正儿八经的将顾庭安当成了对手看待。

    星尔的二十岁生日终究还是没能大过。

    宫外孕小产,再到爷爷忽然暴毙,萧庭月是非缠身,而她自己缠绵病榻,精神时好时坏,待到从医院出来时,已经是花团锦簇

    的五月中旬。

    萧庭月任何人都没有邀请,星尔下车之后,他带她直接去了宅子的后园。

    那里不知何时多了葱葱郁郁的葡萄藤架,架子下有一架花枝缠绕的秋千,还摆着一些颇具农趣的藤编桌椅。

    星尔不觉怔住了。

    如果她不是一路乘车从医院回来这里,知晓这是他在蓉城的私宅,还以为,她是回到了江蓝村外婆家的那个小院子里。

    农村人喜欢在院子里种上葡萄藤,夏日里可以纳凉,又有酸甜可口的葡萄吃。

    她小时候爱淘气,和村里的孩子们一起在外面玩的时候,从别家的秋千架子上摔下来过,差点破了相。

    外婆心疼的不行,就专程让人在院子里给她搭了一个秋千架,特别的稳,并不算高。

    可就算如此,她每一次荡秋千的时候,外婆还是会特别害怕,特别的小心翼翼。

    每次都要站在边上扶着绳子,生怕她再摔下来。

    外婆家的秋千架子没有这一个秋千那么漂亮,也没有花枝缠绕。

    这一个秋千,像是给小公主专程用的一般,华丽无比,就连坐垫都铺了毛绒绒的埃及绒,雪白柔软。

    星尔忍不住一步一步走上前去,她抬手,抚了抚那葡萄藤,不知是从哪里移过来的,树干颇有些年头的样子。

    “想不想试一试?”

    萧庭月自后轻轻扶住她的肩,星尔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她转过身去,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你让我回江蓝村吧,我不想在

    这里。”

    “星尔!”

    萧庭月知晓小姑娘脾气固执,可从前她虽然固执倔强,任性,但却并非这样的顽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