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昏迷不醒倒在了萧庭月怀中
    “我知道,庭月,我都知道,我早已不是六年前干干净净的白芷了,我亦是知道,你嫌恶我,不愿再与我有任何的牵扯,我什

    么都清楚,可我还是愿意为了你,付出我的全部,哪怕你厌弃我……”

    “白小姐,您不必这样自怨自艾,先生没有这个意思。”

    东子听她这般说,不免心中不忍,她为了洗清先生身上嫌疑,甚至不惜与虎谋皮,不管结果如何,她这般做,对于先生的这些

    下属来说,都已经算是难得可贵。

    “我心里很清楚,东子,你不用安慰我,也不用管我……”

    白芷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她左手腕上鲜血将纱布湿透了,鲜红的血滴滴答答的落下来,她咬死了牙关不肯呻吟一声,东子还

    要伸手再扶,白芷却避开了。

    “阿芷。”

    那希冀中的声音忽然在耳畔响起时,白芷的眼眶蓦然刺痛了一下,她将牙关咬的更紧,可到底眼泪还是落了下来。

    “我让东子先送你去医院。”

    萧庭月伸出手,将白芷从地上扶起来,白芷双腿绵软,辅一起身就站立不住向地上栽去,萧庭月再次伸手拦住她,白芷却已经

    软软倒在了他臂弯之中。

    萧庭月这才看到她脸上失了全部的血色,唇色都变成了一片惨白,而那手腕上的层叠纱布,早已尽数被鲜血濡透了……

    白芷昏迷不醒倒在萧庭月怀中,他眉宇微蹙,正欲开口唤东子,白芷昏迷中却喃喃唤了一声:“庭月……”

    萧庭月看到她眼角淌下的一行泪,衣衫外露出的雪白肌肤上,密布 都是摄人的淤痕,这一夜,她不知遭遇了什么,经历了什么

    ,却都是为了他,为了一个早已不再爱她,甚至冤屈了她的萧庭月。

    “大哥,我一直都有个疑惑,你到底何德何能,让她这般用心至死的爱着你,如果她爱的人不是你,她这辈子定然幸福无比,如

    果她没有爱上你,她又怎会走到今日这一步?”

    顾庭安的声音忽然响起,萧庭月抬眸,定定看了他一眼:“畜生就是畜生,畜生又怎会知道人心。”

    顾庭安自嘲一笑:“可我这个畜生,却至少比大哥你懂得怜香惜玉!”

    萧庭月抱了白芷转身向外走。

    “大哥,我们的约定,您可不要忘记了,国外产业的一半,我可等着收入囊中呢……”

    萧庭月停了脚步回身望向顾庭安,怒到了极致,他反而唇角勾出笑来:“顾庭安,你最好长命百岁的活着,我等着你的报应!”

    “那我可要多谢大哥的一片好意了。”

    顾庭安稳稳坐在沙发上,一对视之间,没有腥风血雨,却是刀戈相向的撕开了最后一层遮羞布。

    萧庭月转过身去,白芷手腕上的血滴了一路,顾庭安的目光就落在那鲜红的血色中,渐渐,他眸中也变作了一片赤红。

    白芷抬手将刀子摁在手腕上划破肌肤那一刻,顾庭安都未曾料到,这样温柔柔弱的白芷,她竟会做出这样的举止。

    他对她的记忆还残留在数年之前,那时候,她刚刚和萧庭月在一起,正是人生中最美的时光。

    顾庭安一直都记得,那时候,他不过是十**岁的少年,他的这颗心还未曾彻底的染上糟污,还没有黑透。

    萧庭月对他从来都是厌弃而又不假以辞色的,可白芷却不同。

    每一次见到他,白芷都会停下来笑着和他说话,哪怕只是简单的一句,吃饭了吗,都让他的心暖起来。

    白芷和萧庭月约会的时候,他有时候也会去偷偷的窥伺,她有先天的疾病,萧庭月待她总是格外的小心翼翼而又照顾有加。

    那时候的白芷,明媚灿烂而又自信阳光,他见过她灵动狡黠笑着的模样,也见过她怅然坐着暗自垂泪的模样。

    再后来,爷爷棒打鸳鸯,执意拆散她和萧庭月,白芷伤神之下,曾数次病发,有两次都下了病危通知书。

    顾庭安还记得,有一次他偷偷去了医院看她,只敢站在门外,却并不敢进去要她知道。

    她一个人坐在病床上,目光一直盯着病房的门,他知道,她在盼着萧庭月来,可那时候爷爷下了狠心,萧庭月等闲去哪里都许

    多人明里暗里跟着,来看她一次都难上加难。

    他看着她从满怀希冀到最后失望伤神,他那时心里都在想,如果有一个人也这样爱他,那么就算是前方是刀山火海,他也要闯

    过去将她娶回家来。

    顾庭安忽然抬手捂住脸,回忆被阻断,他亦是不愿再回想从前。

    所有的人和事,都面目全非了,早已面目全非了。

    “少爷……”

    细细的一道女声忽然在身后响起,顾庭安将手放下来,脸上又挂了淡淡轻佻的笑:“是小月亮啊,来,过来少爷身边……”

    月亮如从前那样乖巧的伏在他的膝上,顾庭安低头亲了她一口:“今晚爷可没办法满足你了……”

    月亮心中酸涩难忍,却仍是甜美笑着:“少爷累坏了吧,月亮给少爷捶捶腰好不好?”

    顾庭安看着面前那张秀美可人的小脸,他从前一直都觉得月亮眉眼有些像白芷,可是今日见了白芷再看月亮,他才蓦然发现,

    她们之间竟是再无任何一丝的相像之处了。

    如今的白芷是憔悴的,伤神的,虽依旧让人怜惜,却再不是记忆中的样子。

    可月亮却是鲜活的,生动的,纯粹的。

    是整个 世界里只有少爷一个人的月亮,是全部都只属于他的月亮。

    顾庭安忽然伸手将月亮拉入怀中:“月亮你告诉我……你会不会永远爱我,如果我不是那个能帮你报仇的萧庭安,如果我永远都

    是一无所有的顾庭安,你还会不会爱我?”

    月亮笑了起来,她笑起来的样子真是干净而又美好。

    十七岁的月亮啊,他天真而又美好,孤独而又满是伤痕的月亮……

    “少爷,月亮会永远陪着少爷的,月亮也会永远爱少爷,不管少爷是萧庭安,还是顾庭安,都只是月亮的 少爷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