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意犹未尽
    她将自己抱的更紧,她将自己的身子蜷缩的更紧,她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轻轻的颤,再到最后,那颤栗开始加重,她的脑子里一

    片混沌。

    浑浑噩噩之中她听到耳边有婴孩的哭声,然后倏然一变,却又是姜心语凄厉的惨叫,她霍然睁开眼,坐起来,光线暗淡的房间

    里,她眼前却仿似看到一垂暮老者坐在那里,面容上带了慈爱笑意,正对她微微颔首。

    “爷爷……”

    星尔喃喃,眸中光芒破碎,瞳仁中渐渐失了焦距。

    她枯坐在床上,开了一半的房门中涌进来夜的寒凉,她的身子冷透了,可她的心,却早已死了。

    ……

    顾庭安挂了电话,转身沉默走到床前,他伸手,手掌还未落在白芷的肩上,白芷就低声哽咽一声躲闪开来。

    顾庭安自嘲一笑,垂眸看了一眼自己修长苍白的手指:“阿芷,我方才若不这样说,大哥会来吗?”

    白芷低声抽噎,抬手狠狠将眼泪抹去:“你如愿以偿了吧,答应我的是不是该做到了?”

    “阿芷,我骗谁都不会骗你啊,我从来没有想过和大哥争萧家的继承权,我不过是想在萧家讨口饭吃而已。”

    顾庭安自嘲一笑:“我们各取所需,阿芷。”

    萧庭月赶到的时候,楼下客厅内灯火通明,顾庭安衣衫散乱坐在沙发上,白芷在他对面,乌发蓬乱,满脸眼泪,身侧有两个佣

    人模样的人左右搀扶着她,而她左手腕上凌乱裹着纱布,有鲜血隐约渗出。

    一看到萧庭月进来,白芷的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下来,她怔怔向萧庭月走了一步,却又忽然顿住了,似是骤然想到了什

    么,慌乱的低下头来,眼泪却落的更凶。

    这一路上的时间消磨,萧庭月已经冷静克制下来,但在见到白芷周身衣服都被撕烂,脸上一片红肿,露出的肌肤上满是青紫淤

    痕那一刻,萧庭月的怒火忽然又暴涨了起来。

    上一次他因为许寒雪寄照片之事,不问缘由就给了她一耳光。

    他连一句道歉都未曾对白芷讲,本就心中存了些许的愧疚,今日却又发生这样的事。

    他在误会白芷之时,曾以为她已经变了,再不是当日那个善良温和的白芷,可是今日知晓她这般举止,终是心中生出愧疚怜惜

    。

    她的遭遇已经足够坎坷凄惨,他又何必将自己曾经用心爱过的女人想的这般无耻?

    “大哥,怎么样,我们兄弟谈一谈?”

    顾庭安站起身,缓缓开了口,他唇角勾出淡漠的笑,手指摩挲在下颌上,眸光瞥过一边的白芷,眸色里却是掩不住的意犹未尽

    。

    “东子。”

    萧庭月忽然开了口,一直立在萧庭月身后,宛若幽灵一般的男人忽然将手中的枪上了膛,越过萧庭月,走到顾庭安的面前站定

    ,乌黑的枪管抬起来,对准了顾庭安的眉心。

    “你还没有和我谈的资格。”

    萧庭月声音里的鄙薄清晰无比,顾庭安不由得桀桀一笑。

    从小到大他都是如此,他也曾真心将他当大哥看待,可在萧庭月的眼中,他和他的母亲,只是卑劣的占了他的家的小人而已。

    没有人从一开始心就是黑的,他知道萧庭月是嫡长子嫡长孙,他知道爷爷父亲,最看重的都是大哥,他也没有想过和他抢啊,

    可到头来,萧庭月却还是容不下他。

    “大哥,今非昔比,您还是好好想一想,到底要不要和我坐下来谈一谈。”

    顾庭安抬起手,手指将枪管轻轻推开到一边,他对萧庭月扬唇一笑:“大哥若肯好好谈,我当下就会放了白芷,还有大哥身上的

    嫌疑……”

    “顾庭安,你毒杀自己亲爷爷,就不怕下地狱遭报应么!”

    “我从来都身在地狱,又何惧下地狱?”

    顾庭安大笑一声:“怎么样我的好哥哥,这笔交易不错吧?我索求不多,改回萧姓,萧氏集团国外的 产业分给我一半,从今往

    后,咱们兄弟俩井水不犯河水,相敬如宾,如何?”

    “你呢,身上的嫌疑洗清,你仍是蓉城最矜贵神秘的豪门贵胄萧庭月,除却舍了这些许的身外利益,大哥您可谓是分毫未伤……

    ”

    顾庭安说着,眸光又落在白芷身上:“还有这样柔弱娇美的红粉知己为了大哥您生死不顾,可真是人生赢家让人羡慕啊!”

    白芷在顾庭安话音落定那一刻,忽然簌簌的剧烈颤抖起来,她转身,用力将身侧的人推开,就要向身后墙壁撞去。

    那么多佣人在,自然不会让她撞上去,白芷身形刚刚一动,就被人自后拽住了手臂,她捂住脸哀戚哭出声来:“庭月,我没办法

    活下去了……庭月……”

    白芷哭的凄惨,双手被人死死拽着,她膝盖一弯扑跪在地上,哭的嗓子渐渐暗哑。

    “你想要国外一般产业,可以,但是,你想再改回萧姓,顾庭安,绝无可能!”

    顾庭安也知晓,他做了这样伤天害理的事,萧庭月怎么都不会答应让他重回萧家,一半的目的达成了,他自然见好就收。

    “放人。”

    顾庭安摆了摆手,白芷的双臂被松开,她整个人几乎都狼狈扑在地上,瘫软如泥,起不来身。

    萧庭月看了东子一眼:“去把白小姐扶起来。”

    白芷身形蓦地一颤,顾庭安唇角笑意却微微一收,他没有想到,萧庭月如今对白芷,竟是真的全无感情了。

    若在从前,白芷不要说遇到这般事,就是红一红眼睛,萧庭月都心疼不已。

    可是如今……

    顾庭安双手手指不由得根根攥紧,可就算如此,白芷的心中也只有萧庭月,从不会有他存在。

    哪怕今晚他睡了她三次,她自始至终惦记的,仍是萧庭月而已。

    东子走到白芷身前,扶了白芷起身,可白芷双腿都是 软的,根本站立不起。

    “先生……”东子有些为难的看向萧庭月,他总不能把白芷抱起来吧?

    “不用了。”

    伏在地上的白芷忽然哑哑开口,她双臂无力的撑起身子,呢喃开口:“我自己可以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