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你心心念念的萧庭月的老婆,她宫外孕流产了!
    “唐茹,把你的心思好好收起来吧,唐家,我是不会再给你们东山再起的机会的,我方晋南不和女人过不去,你好生找个好男

    人嫁了,不要再过问这些江湖事,再有下次,我方晋南不会 再留任何情面。”

    唐茹知晓这个男人心比钢铁还要坚硬,她就算是使劲浑身解数,怕是也不能撼动他半分。

    可是,她不是昔日的唐家大小姐了啊,她又去哪里找一个比他更好的男人?

    随便找一个男人嫁了,她又如何心甘?

    因为她很明确的知晓,那些男人,不是觊觎她的美色,就是觊觎她的身体,再仰或,是她手中攥着的那一笔嫁妆。

    “南哥,我们相识这么多年,你是要眼睁睁的看着我走上绝路?”

    唐茹泪眼凄迷:“那个女人没有出现的时候,你对我不是这样的……”

    方晋南将烟蒂丢在烟灰缸中,他长眉挑了一挑:“可是她出现了,唐茹,遇到她之后,我才知道我喜欢的女人是什么样儿的。”

    “一个杀人犯?一个嫁过人流过产的女人?你还稀罕的像宝贝一样?”

    唐茹这般心高气傲的人,怎会受得住方晋南这一席话,当即就羞怒的脱口而出。

    方晋南神色巨变,伸手掐住了唐茹脖子:“你说什么,什么流过产……”

    他明明让他的那两个下属暗中守着星尔,就是怕她在萧家受委屈,这些日子萧家发生的事情他自然知晓,萧老爷子忽然暴毙,

    最初将星尔卷了进来,可很快嫌疑落在萧庭月身上,方晋南就未曾再出面。

    毕竟,他在意的只有星尔一个。

    可是,她流产了……什么时候的事,是何人做的手脚?他为何却一概不知?

    唐茹被他扼住脖颈,只觉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晕厥过去。

    她心中又痛又恨,却又绝望无助,干脆一股脑全都说了出来:“就是你心心念念 的萧庭月的老婆,她宫外孕流产了,为了这件

    事,萧庭月和许家也撕破了脸,许家把许寒雪赶出了家门,断绝了关系……”

    “有多久了,事情发生有多久了,说!”

    方晋南本就是血雨中闯过来的人,他一旦发怒,更是如修罗一般让人心悸,唐茹几乎要被他扭断脖子,惊惧之下,双腿都软了

    ,再也支撑不住:“已经将近一个月了……”

    方晋南倏然松手,将唐茹重重推倒在地:“滚,别他吗再让我见到你!”

    唐茹几乎是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胡乱拉了一条毯子裹在身上,踉跄的出了房间。

    方晋南却立在那里,许久都没有动。

    唐茹都知晓的事情,他却像是聋子瞎子一样,一无所知。

    他方晋南自诩自己有几分能耐,可如今瞧来,他虽然掌控了唐家,瞧着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可他手底下的那些人,却并不知

    晓为他的命令行事。

    因着他是和他们一样从底层爬上来的,因着他并未曾有什么架子,和兄弟们之间向来也没有什么尊卑,所以,他的话,他们就

    敢不听了。

    是他的错,在上一次星尔从他的宅子离开一个人去了警局自首的时候,他就该毫不留情的重罚那两人。

    若是他当日不念着情分手下留情,那么今日,他就不会被人蒙蔽在鼓中,已经一个月了,他却对她小产的事情,丝毫不知。

    他知道,那些出生入死跟着他的人,怕他 因为女色误了大事,上一次为星尔的事他想尽办法找人顶罪,摆平之时,他们就颇多

    怨言,他亦是知道,他身上维系着很多人的荣辱,他不能随心所欲。

    可星尔她不是旁人,她是他记挂在心里头的那个人,他宁愿自己的路难走十倍,百倍,千倍,他也不希望她受到一点的委屈。

    倒了,他方晋南可以重新爬起来东山再起,男人活在世上,多流点血流点汗,算不得什么。

    可他却不愿她承受任何,丝毫的伤痛。

    方晋南离开房间,下楼,一直走到他的黑色悍马前。

    两个下属正在车边抽着烟,方晋南看了他们二人一眼,忽然眼底寒光一闪,他抽出一把匕首指向两人。

    两人吓的嘴里叼着的烟都 掉了:“南哥……”

    “你们隐瞒我了什么,你们自己心里清楚,从今儿开始,我们还是要把规矩给立起来。”

    方晋南将那匕首抛给二人:“你们两个,自己把自己的五根手指头剁下来,然后,想要继续跟着我方晋南的,以后就惟我命令是

    从,不想要再跟着我的,自去另谋出路,我方晋南概不阻拦!”

    “南哥,兄弟们都是靠两只手吃饭的,这要是剁了,怎么为南哥出生入死……”

    “南哥,我们知道我们隐瞒你错了,可是我们也是 为了南哥着想,您不能因为一个女人,误了您和兄弟们的前程……”

    “别他吗和我废话。”

    “剁了手,之前一切,既往不咎,若不然,我要的就不是手指头这么简单了!”

    两人瘫软跪倒在地上,不知多久,其中一人忽然拿了地上的匕首,牙关紧咬,单手撑地,五指展开,夜色中雪亮光芒闪过,温

    热鲜血四溅而出,男人的惨叫却划破夜空……

    五根手指血淋淋落在地上,方晋南面不改色走上前,将那几根断指尽数踢到马路上去。

    另一人也如法炮制,方晋南看着两人捂着血糊糊的手掌跪在地上,散落在马路上的那些断指,被过往车子碾成肉泥,再无接好

    的可能。

    他方才开口:“让兄弟们送你们去医院包扎,要走要留,你们自己决定。”

    他说完,直接跳上了车子。

    夜色里黑色的车子疾驰而过,犹如脱弦的利箭,将这夜幕撕开了一道口子。

    有些东西,再怎样的克制,压抑,却还是会划破屏障横空而出的。

    就像有一种人他们的感情,看似隐忍,克制,称不上强硬,霸道,却足以源远流长,让你生生世世都铭记不忘。

    星尔再一次从梦中惊醒,她辅一有动静,在她床侧守着的萧庭月立时就睁开眼来,淡淡的光芒铺满了房间,一杯温热的蜂蜜水

    送到嘴边:“星尔,喝一点水润润嗓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