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他的妻子是姜星尔,一生一世都是姜星尔
    白芷放下手机,站在明媚的阳光之中许久,她方才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来。

    她早已不干净了,在嫁给段家振,被他肆意羞辱了这么多年之后,她从里到外都不干净了。

    这一副不干净的身子,还有必要矫揉做作的守着护着吗?

    如果能用这一副不干净的身子,重新换取庭月对她的怜悯和怜惜,那么,她又有什么不能做?

    白芷将手机放入包中,取了墨镜戴上,她一步一步向外走去,一步一步走入阳光之中,却一步一步走入人生的阴霾。

    ……

    萧庭月回来病房的时候,星尔正抱膝坐在床上,对着窗口发呆。

    “在想什么?”

    萧庭月自后圈住她的肩,温声询问,星尔没有回头,也没有应声,手肘用力撞在他的身上,将他推开。

    “星尔?”

    “离婚协议你带来了吗?”

    她的声音很冷,毫无任何情绪的波动和温度。

    萧庭月定定立在那里,光影将她和他的影子拉长,然后交叠在一起。

    可他与她之间,却实则有着那样深远的距离。

    “我不会离婚。”

    萧庭月话音刚落,星尔却忽然将手边桌案上的东西尽数推在地上,碎裂声中,她跪坐在床上,眸色平静唇角却有淡淡笑意:“萧

    庭月,你知道我的性子,我想要的东西想要的人,不择手段也要弄到手,如今我不想要了,你以为你留得住我吗?”

    “你生着病,病中思虑过重,这些话我不会当真,你好好休息,晚饭时我来陪你。”

    萧庭月转过身向外走,手指触到门的扶手之时,星尔的声音又清晰传来:“萧庭月,你想留着我也可以,你让我的孩子活过来,

    我和你才有可能……”

    “一切,都等你病好了我们再谈。”

    萧庭月没有回身,他伸手拉开房门,抬步走了出去,他一直走,一直向前走,一直走到走廊的尽头,他方才从口袋中摸出烟来

    ,点了三次方才将烟点着,手指夹着烟送到嘴边,他深深的吸了一口,复又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雾涌入肺中,却冲不散覆在心

    头的浓浓愁绪。

    他举步向前,前方却尽数都是浓雾深渊,可他从不会后退,就算一步过去踏入万丈深渊,粉身碎骨,他也不会再退缩。

    向所有人宣告她是他的妻子那一刻,他就从来没有想过再把她的手放开。

    不管发生什么,不管他们变成什么样,他的妻子是姜星尔,这一生一世,都是姜星尔。

    ……

    方晋南睁开眼,只觉得头痛欲裂,眼前一阵天旋地转,鼻端却扑入诱人甜香,那香气极为的熟悉,似在她那一栋公寓之中,似

    在她发丝之间,都清晰嗅过。

    随着那香气越来越浓郁,面前近乎全裸的那一具女体,更是逐渐的清晰起来。

    方晋南用力闭上眼,复又睁开,视线渐渐清明了几分,女人的容貌映入眼帘,方晋南忽然目光一倏,翻身跃下床去,醉意却已

    消了一半。

    “唐茹。”

    方晋南沉沉开口,声音里却含了几分嘶哑,宿醉让他头痛欲裂,喉咙中更是火烧一样疼痛难忍。

    唐茹身上只有薄薄一层轻纱,她听得他的声音,身子微颤了一下,旋即却仍是不怕死的上前了一步:“南哥……”

    “你再上前一步,唐老先生的氧气管现在我就会让人拔掉。”

    方晋南这样淡淡一句,却是让唐茹定在那里,再不敢上前一步。

    昔日的唐家大小姐,骄纵,美貌,无数的男人狗一样围着她转,想要得她一眼青睐。

    可她却偏偏被方晋南给迷了眼,他越是不凑上来,她越是想要得到他的心,她想要的,还没有得不到的。

    可唐茹怎么都没想到,方晋南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她落魄潦倒,四处看人冷脸,曾经那些仰慕她的男人,如今却是个个儿都想

    要打她的主意来。

    父亲在icu生死不知,哥哥逃的无影无踪,唐家掌控在方晋南之手,她放下身段,几次诉情,可方晋南却根本不理会。

    他被一个有夫之妇给迷了心智了,为了人家掏心掏肺,却不将她这一片痴心放在眼中。

    今晚她得了一个好机会,却没料到,他本已醉的人事不知,却又为何忽然幡然醒来。

    “南哥,我究竟哪里不如她……”

    方晋南转过身去,伸手捞了一边架子上的衬衫套在身上。

    唐茹着迷的望着他的背影,方晋南身量极高,宽肩窄臀,腿长有力,一身肌肉女人看了无不心动,却又不是那种过分的粗硕。

    唐茹忍不住的上前走了一步:“南哥……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可我还是干干净净的……”

    “唐茹。”

    方晋南转过身来,单手扣着衬衫的扣子,嘴里却叼了一支烟,他微微眯了眯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和唐城滚到床上去的时

    候,还没十七岁的吧。”

    唐茹霍然脸色大变,一下咬紧了牙关,这是他们兄妹之间没有第三人知道的辛秘,可方晋南怎会知晓?

    方晋南瞧着她的脸色,笑容越发讽刺,他抬手‘啪’地按开火机,点了烟,缓缓的吐出漂亮的烟圈来:“唐大小姐十七岁就破了处

    ,和自己的亲哥哥十八般招式大概都历练过了,怎么,补了一张膜,就敢装雏了?”

    “你胡说!你在哪听了几句胡言乱语就这般的编排污蔑我……”

    唐茹慌乱开口,方晋南笑容更深了几分,“唐大小姐,大家都不是傻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不就是想用你的脸你

    的身子蛊惑了我,让我继续为你唐家卖命?”

    “南哥,我是真心仰慕你,你很早就知道我对你的情意的……”

    唐茹眼圈微红,缓缓淌出泪来,她向来艳丽高傲,此番楚楚可怜的模样,倒是颇能唬人,可方晋南却根本不吃她这一套。

    “南哥,我如今哪里还求你为唐家卖命,我只想要一安身立足之地……”唐茹哀婉开口,柔柔落泪祈求。

    只是,于方晋南来说,见惯了明媚星光,又怎会为微末萤光迷了一双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